第四季:岁月【第十二章:悲愤party】

发表时间:2015年07月02日 作者:周良宗点击: 收藏此文

              ——我在其间,所以歌哭:献给中国地质工作者。从动笔那一刻起,我就进入了地质历史和国家历史的“第四季”。、

 

第十二章:悲愤party

 

周末很快就到了,林素音和周小丽如约而至杰克家。

杰克家位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西北郊。沿着A大道两旁,整齐规划排列着一幢幢白色栅栏圈围着的别墅般的住宅,绿树红花草坪占据住宅的80%面积,红顶白墙与木作廊道如搭积木般构造在绿树红花之中。杰克的家就是这些住宅中的一幢。因为开party的缘故,家里家外装点得如同过节一般,宽阔的花园里摆上了一排食品桌,桌上摆满苹果、香橙、西瓜、香蕉,高脚杯斟上红葡萄酒、黑啤酒,可口可乐、甜品糕点,还有烧烤架,架子上正在烤着什么,带着香气的蓝色烟雾袅袅飘起。一支八人小乐队演奏着舒缓明丽的乐曲,小提琴明丽、大提琴厚重、萨克斯悠扬,排箫空灵。主人和宾客满面春风,相互问候致意。男人绅士般文质彬彬,女士花朵般漂亮多姿。

杰克浓密的头发梳理得格外整齐,特意喷了一点定型剂,发质更显得硬挺和光洁,他的心怦怦跳着,他将向自己喜爱的女孩说一句内心深处的话,但是那要等到聚会最欢乐的时候。他需要照顾好特意邀请的两位女孩,不要让她们拘谨,不要让她们窘迫或者尴尬,要让她们快活,让她们受到大家的欢迎。

母亲注意到儿子今天的微妙变化,一边招呼着参加聚会的亲朋好友,一边用目光跟随着儿子,直到儿子带着两位漂亮的东方女孩径直向她走来。她的眼前陡然为之一亮。两个东方女孩都那么漂亮,一个苗条,一个丰满,都显得有几分羞涩含蓄。那就是让儿子心动的女孩子吗?她赶紧离开和朋友的小谈,起身迎了过去。她的高贵美丽本来就是今天家庭party的目视中心,她高挑的身躯和修长的双腿一动,众人的注视立即聚集到新来的两位东方女孩身上。

“妈妈,这是林素音,这是周小丽,她俩都是我的学妹。”

“哦,欢迎欢迎,美丽的孩子们。”母亲给她们一个轻拥,特意解释一句,说:“杰克爸爸因事不能按时回来,但他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了。”

“谢谢,非常感谢。”林素音和周小丽说。

“不客气,孩子们,祝你们早日学成,红十字事业需要更多的医生。”

“嗯,我们会努力的。”

杰克给她们介绍站在母亲身旁的叔叔克林斯,他担心母亲继续唠叨她的红十字事业。

克林斯叔叔乐呵呵伸手一握,笑容满面。他高兴地说:“我们杰克还是第一次邀请女孩子参加我们家庭party,你们真的年轻漂亮,非常漂亮。“

“谢谢,我们感到幸运。”林素音脸颊绯红,答道。

“不,不必客气,我也接受过中国朋友的款待。”叔叔狡黠地对杰克眨眨眼,热情地边告诉她们杰克的优点边带她们四下参观。那是一个健壮的中年男人,有一双明亮的巧克力色的眼睛。杰克事先和叔叔商量过如何接待,如何避免让两位东方女孩不拘束。他们走到花园一隅,那里有张小圆桌,桌上有水果糕点,克林斯请她们坐下,回忆着说:“我去过中国,那是一个古老而美丽的国家,那里有青海湖,有黄土高原,还有黄河和辽阔的沙漠,地质现象丰富但是贫油,人民生活很苦。”

林素音对他立即就有了亲切感,在遥远的异国能说起中国话题,那是感受特别的事。她好奇地问:“叔叔去的地方是西北吧?再看看我们的南方城市会新感受的。克林斯叔叔,我不明白,我们国家那么大怎么会缺乏石油啊?”

杰克急向林素音解释说:“叔叔是美国地质勘探局的工程师,他曾经帮助中国政府在西北寻找过石油,遗憾的是笨叔叔暂时还没有什么发现。”

克林斯呵呵笑了,逗笑说:“小子,叔叔可不笨啊,叔叔很乐意帮助你的中国朋友找石油,可是那个地方我们钻了几口井都没有看见石油,那个地方没有海洋沉积,怎么可以生长出石油啊?”

林素音笑了又问:“叔叔你是不是海相生油理论派啊,陆相不能生油吗?听说你们美国专家和日本专家都给出中国贫油的结论,我总是觉得你们的结论下早了。”

“咦,”工程师有点惊异她说出这些话,他不明白是孙文江曾经告诉林素音许多地质常识的,不服气外国专家对中国贫油的说法也告诉过林素音。他说:“我们应邀到陕北帮助勘探,打过几口井,要不是干井,要不就是没有工业价值的井。海相生油可是我们业内共同承认的理论啊。”

林素音摇摇头,说:“有个朋友认为地质实践太少,过早下结论恐怕不准确。”

“对中国的实地勘察可是时间够长的啦,尊重理论啊,孩子。

“那就希望叔叔能够再去中国,我希望让中央地质资源调查所的人带你去考察。”

“我认识你们国家的李四光、黄汲清、谢家荣几位权威老师,也和他们探讨过。”

“叔叔,你有必要再去中国,我请父亲帮助你,你多做考察,一定会有新发现的。”

这时候,乐队开始了一轮新的演奏,那是一支欢乐的曲子,参加聚会人们开始跟随音乐翩翩起舞,他们刚刚开始的不太轻松的交谈也随即中断。

杰克的父亲老杰克是在第五支舞曲结束的时候回来的。

这是一个穿着整洁的男人,衣裤没有一丝皱褶,皮鞋油亮,年纪有些岁月了,鬓角冒出了几许斑白,目光深邃沉稳,给人扑面而来年富力强的感觉。从中国回到美国,看见西海岸的蔚蓝,中国贫穷混乱给他的沉闷感才缓解许多。蒋介石政府对美国的要求很多,多得滑稽,就是没有钱。美国政府对日本的石油钢铁支持很多,那是基于美国利益和经济需要。美国需要豢养一只恶狗,让它在亚洲为了美国恶狠狠狂吠,前提是美国可以控制这至狗。目前,这只狗打了鸡血一样兴奋疯狂,美国的话甚至变成了耳边风,美国开始考虑蒋介石政府提出的问题。他是昨晚上回到华盛顿的,七七事变的消息也跟着到了白宫,美国的外交处境开始受到国际指责,弱小的中国共产党的指责最强烈。外交部特别会议变成了外交战略反思会议。世界处于一个动荡时期,各国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政治追求不一样、军事发展加速、疆土索求利益索求白热化,欧洲德国迅速崛起,意大利与德国关系甚好,狂热的战争情绪席卷德国,日本先侵占中国东北,再打响全面进攻中国的第一枪,世界可能因为局部的战争演变成全球战争。这是很令人担心的事。

不能继续支持日本石油钢铁,这会影响美国的世界形象和霸主地位。日本正从一只猛犬变成疯狗,说不定什么时候反咬主人一口,需要提防。事实已经证明,美国叫他停止进一步对中国的动作,他一点也没有听进去,反而要求美国给他更多的自由。

老杰克与日本大使的每次对话都让他生气,日本傲慢、自大、没有教养,几次让他控制不住地语气严厉地批评日本大使。突发的七七事变证明他代表美国政府对日本批评的失败,日本在世界面前狠狠打了美国一记耳光。

老杰克没像往常一样哈哈大笑着直奔花园参加聚会,他脸色凝重地走上楼去,关了房门。约莫过了半个钟,他才换了一身宽松的衣裤走下来,在妻子陪同下走向说说笑笑的亲朋好友。亲朋好友对家庭主人的出现致意,纷纷停止了交谈和舞蹈,站立鼓掌。老杰克挥手致意,短暂微笑一下,脸色复归凝重,他声音沉重地说:

“今天,我们真不该party,因为今天是世界悲愤的一天。”

惊愕立即把欢乐猛砸下去,小乐队的演奏也嘎然而止,大家把疑问的目光纷纷投向老杰克。老杰克看见儿子身边美丽的东方女孩,微微皺皺眉头,大声宣布说:

“昨天晚上,7月7日,在中国北平卢沟桥发生了最严重的事件,日本军队打响全面进攻中国的第一枪。”

一分钟前还是欢乐的花园立即变得死一般沉寂。美国人是敏感的,也是非常聪明的,对亚洲发生的局部战争的担心立即变成心理的强烈感受。

老杰克接着说:“我估计,事态将进一步发展,我们的生活将会受到影响而改变。”

林素音和周小丽在那一刻震惊愕然,悲愤的狂潮如浪一般扑打心房,九一八的悲愤还犹在昨天,今天再度上演历史的悲剧,被侵略地区将变成人间地狱,她们的国度她们的家园她们的亲人将怎样面对丧国破家的屈辱?父亲在做什么?孙文江现在在做什么?她的泪水止不住涌流出来。

亲朋好友纷纷告别离去。杰克心情也很沉重,他事先设计的party嘎然中止,面对悲伤的林素音,他不能再向她表白自己内心想说的那句话,他安慰她,安慰很苍白。他要亲自驾车送她们回去,他看见了母亲投来的遗憾的关切的目光,他苦笑一下,打开大门。

这时,父亲叫住她们:“孩子,回来,再听我告诉你们一些事情。”

林素音正想探听更多的事情细节和国内现在的情况,她立即返回走到老杰克的身边。

老杰克端起一杯葡萄酒一饮而尽,他让她们坐在自己对面,神色严肃地跟她们谈起自己对中国时局的判断,他希望她们不要过多担忧悲伤,中国即使很快变成人间地狱也不要悲伤,但是那绝对不是中国战争的最后结果,世界不会支持任何侵略行径,美国也一样,现在美国已经决定开始控制对战争物资的出口,下一步还会对日本采取更严厉的手段。美国政府将思考蒋介石政府提出的需要作战飞机的要求。

“我的亲密朋友正准备筹建一支航空队支援中国。”他安慰说。

杰克立即说:“爸,我想参加航空队,飞到中国去。”

老杰克点点头,说:“儿子,我尊重你的选择,我也想亲自飞一次呢。”

杰克的眼里闪烁着亮光。

林素音感动了,说:“我想回国去,去帮助政府打击侵略者。”

周小丽脸庞红红的也激动地大声说:“我们明天就去学校请假,回国去。”

老杰克摇摇头说:“孩子们,你们应该学完自己的学业,用自己的技术去救治那些战争中受苦受难的人啊,现在你们回去也发挥不了什么作用,再说你们的父母肯定不希望你们现在这个时候回去。相信我相信美国政府会帮助你们国家的。”

老杰克话题一转,又说:“一个月前,我就跟中央政府航空委员会的林之同委员谈过飞行员培训问题,我们可以帮助中央政府培养飞行员。”

林素音眼睛听到父亲的名字,立即睁大了眼睛。

老杰克敏锐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孩子?”

“哦,不,林之同,那是我爸爸。”

轮到老杰克惊诧了,出乎他的意料,在他家里他居然看到了中国朋友的女儿,这个女儿又是那么漂亮和可爱。他呵呵一笑,说:“哦,孩子,那你可得留下,我们一起共进午餐,好吗?也让我用这种方式回敬你爸爸在南京对我的款待。”

杰克的心轻松下来,他乐呵呵望着母亲,问:“妈妈,需要我到厨房帮助你吗?”

母亲轻轻按按他的肩膀,说:“不,儿子,你们在一起多聊一会,我这边有你叔叔帮忙就行了。”


(编辑:admin)

上一篇:国土队员郭小铁

下一篇:金谷园的女人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第四季:岁月【第十二章:悲愤party】]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