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在说什么 而在怎么说

发表时间:2015年01月21日 作者:星明点击: 收藏此文

 
 
     乔叶的《跟着爱情回家》,其实是一篇普通爱情婚姻故事。妻子知道丈夫有了外遇。有了思想准备,但还不知丈夫什么态度,可丈夫却假借朋友的事来谈自己的事问妻子,妻子也顺水推舟表明自己态度。
     两人各躺在自己被窝里后,丈夫说出一我个朋友爱上一姑娘,想和妻子离婚,”男人说,“如果你是那个妻子,你会同意离婚吗?”
  “纠缠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没有意义。”
  “一丝挽留的念头都没有吗?”
  “心走了,留个躯壳干什么?再说,他若想留,就不会提出离婚。”
  “孩子呢?你要吗?”
  “当然。”女人说,“好事做到底,不给人家添麻烦。再说也不放心,都说有后娘就有后爹,那还是让孩子跟着亲娘保险些。”
  “那她是不是能常回来看他?”
  “当然,他永远是孩子的爸爸。这不会变。”
  男人的愧疚越来越浓。
  “其实,如果……”他又说“如果”了,“如果对方不是个未婚姑娘的话,他是不会想去为她负责的。”
  “是啊,想当初,他之所以和妻子结婚,大约也是因为妻子是个未婚姑娘。”她笑,“现在,他已经把未婚姑娘变成了已婚老婆,自然该轮到去负责别的未婚姑娘了。”
      两人都心知肚明在谈自己接近崩溃婚姻,假借一朋友,说起来方便,也能遮蔽自己丑恶。这就把普通庸俗故事升华,让读者读着新、奇,这就是艺术。这就有了味道,勾起读者看下去兴趣儿。为什么乔叶能做到,而别人做不到呢?这是艺术功底,最近从网站看到一篇小说,说是一老头得十万大奖,本是一件好事,结果让儿女们眼红,之间产生矛盾。结果老人不但没得着,还搭上了。这是社会中最普通最常见故事,读着没什么意义。艺术来源于生活,但得高于生活,把生活照搬上去,谁去读你的小说。如果把这故事如这篇小说很好构思一下,就是一篇很好的小说。
     小说接下来,妻子还是利用这个假设批判了丈夫之所以变心,是因为自己老了,而找个末婚姑娘,不要拿爱情做挡箭牌。在这里揭露所谓爱情的实质。如果不是假借此事说自己,结果可能会是另个样子。
  当丈夫问妻子以后怎么办时,妻子表示把孩子拉扯大,或者再找个或五六十岁的。丈夫说她太悲观,妻子讲到婚姻中社会状态,男人越娶越年轻,所以女人越嫁越老翁。若是男人不爱找年轻,你那朋友怎么会离婚找一个姑娘呢?”
      “不是因为年轻。”他道,“是因为爱情。”
  “爱情?他和妻子当初也有爱情吧?”
  “那只是当初。现在,爱情死了。”
  “他的爱情再生性这么强,用不了死这个字,太大。不伤及肉和骨,蜕皮这个词就足够形容了。”
  “那她的爱情呢?”他隐忍着她的讥讽。
  “她的爱情根本就没必要提。”女人说,“他若顾及她的爱情,就不会想离婚。”
  男人沉默。
  “话说回来,无论现在的爱情如何,只要有过爱情,知道爱情曾经是多么美好,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女人说,“所以,我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男人有些惶恐,“不过,不过是假设。”
  “即使不是假设,我的答案也不会变。”女人说,“我会带着我没办法蜕皮的爱情活下去,尽可能找一个岁数大点儿的人品好的男人,把自己和孩子以后的生活安排妥当。我要吸取一切教训,争取成为下任丈夫爱情史上的最后一次运动,”女人微笑,“在做过首任丈夫的首任妻子之后,又成为末任丈夫的末任妻子,这感觉一定很奇特。”
  “你不能这么想!你不能这么对待自己!”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他把她拉到怀里,“我心疼你。”
  “心疼不是爱情。”她幽幽道。
      这个结尾作者在这里没给读者明确回答。要读者自己去想象。可能读者阅历不同结尾也不一样。这是很好结尾。
小说语言不但干净,情绪表达的很到位。这也足见作者功底。

附:跟着爱情回家
作者:乔叶
  她知道他有了外遇,但还是对他好——是一如既往的那些个好:他的那份早餐永远是他喜欢的金灿灿的小米粥,电视的开机频道永远都是他习惯的中央五套,在床上轻咳时纸巾永远都在他最适手的那个位置……过于体贴或者过于平淡都是一种不正常,所以,她一直面如止水。顺其自然,她知道自己只有这样。无论那个女人是谁,最终有权决定的,都是他。
  那天晚上,他和她各偎一个被筒,她把自己这边的床头灯扭暗,他把自己这边的床头灯扭亮。她坐起来,预感到已经兵临城下。
  “我的一个朋友爱上了一个姑娘,想和他妻子
离婚。如果,我是说如果,”男人说,“如果你是那个妻子,你会同意离婚吗?”
  “他不爱他的妻子了?”
  “是。”
  “一点儿都不爱了?”
  “应该是。”男人犹豫着,“或许。”
  她的心揪痛。傻瓜都知道,这个“如果”是个铁锤,一下子,一下子,要把他们的家击碎。
  “我会离婚。”她平静地说。
  男人沉默,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么简单。要知道这么简单,他就把如果去掉了。然而稍顷,他心里又不舒服起来。她为什么会这么干脆?难道也是有什么情况?
  “为什么?”他终于还是问了出来。
  “纠缠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没有意义。”
  “一丝挽留的念头都没有吗?”
  “心走了,留个躯壳干什么?再说,他若想留,就不会提出离婚。”
  “孩子呢?你要吗?”
  “当然。”女人说,“好事做到底,不给人家添麻烦。再说也不放心,都说有后娘就有后爹,那还是让孩子跟着亲娘保险些。”
  “那他是不是能常回来看他?”
  “当然,他永远是孩子的爸爸。这不会变。”
  男人的愧疚越来越浓。
  “其实,如果……”他又说“如果”了,“如果对方不是个未婚姑娘的话,他是不会想去为她负责的。”
  “是啊,想当初,他之所以和妻子结婚,大约也是因为妻子是个未婚姑娘。”她笑,“现在,他已经把未婚姑娘变成了已婚老婆,自然该轮到去负责别的未婚姑娘了。”
  “那姑娘说她只有他,没有他她活不了。”
  “有道理,一个为爱情伤心的姑娘是活不下去的。至于那个女人,只要有孩子,母亲守着孩子相依为命地活下去,肯定没问题。”
  男人沉默。
  “母亲和孩子也不一定按照这种格局活下去的。”良久,他又说,“生活还有其他的可能性。”
  “当然,她还可以再找。”
  “对,对对。”
  “运气不错的话,可以找个四十多岁的。如果运气不太好,可以找个五六十岁的。”
  “你怎么这么说?”他仿佛自己受了侮辱。
  “你想要我怎么说?”她笑,“难道一个
离婚女人还能找个和她年龄差不多的男人不成?有数据统计,再婚夫妇年龄差距在三岁之内的比率,只占百分之五。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因为男人越娶越年轻,所以女人越嫁越老翁。若是男人不爱找年轻,你那朋友怎么会离婚找一个姑娘呢?”
  “不是因为年轻。”他道,“是因为爱情。”
  “爱情?他和妻子当初也有爱情吧?”
  “那只是当初。现在,爱情死了。”
  “他的爱情再生性这么强,用不了死这个字,太大。不伤及肉和骨,蜕皮这个词就足够形容了。”
  “那她的爱情呢?”他隐忍着她的讥讽。
  “她的爱情根本就没必要提。”女人说,“他若顾及她的爱情,就不会想离婚。”
  男人沉默。
  “话说回来,无论现在的爱情如何,只要有过爱情,知道爱情曾经是多么美好,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女人说,“所以,我谢谢你。”
  “谢我干什么?”男人有些惶恐,“不过,不过是假设。”
  “即使不是假设,我的答案也不会变。”女人说,“我会带着我没办法蜕皮的爱情活下去,尽可能找一个岁数大点儿的人品好的男人,把自己和孩子以后的生活安排妥当。我要吸取一切教训,争取成为下任丈夫爱情史上的最后一次运动,”女人微笑,“在做过首任丈夫的首任妻子之后,又成为末任丈夫的末任妻子,这感觉一定很奇特。”
  “你不能这么想!你不能这么对待自己!”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的妻子。”他把她拉到怀里,“我心疼你。”
  “心疼不是爱情。”她幽幽道。
  “心疼——疼惜——爱惜——爱情。”他在手心里画着,玩起了《开心辞典》中的词语转换游戏,“当然是爱情。”
  她的泪,顺着笑纹,刷地落下来。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不在说什么 而在怎么说] 的评论,总共:0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