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遥远的地方

发表时间:2011年10月12日 作者:夏磊点击: 收藏此文

在那遥远的地方
文/夏 磊

      一
                 
  那一片湛蓝的湖水在我的心头荡漾了一年多时间了,却总是没能把它用文字描绘出来,或许它真的只能用画笔,或只能用音乐,只能用《在那遥远的地方》那种遥远的仿佛是天堂里的旋律才能让它浮现在眼前。那么,在那遥远的地方的同样火热的八月,我的永远的青海湖,你那里的油菜花还和往年一样盛开了吗?
  大约是生活在岛上的缘故吧,我从小看到的就是四周的长江水,因而一直以来就特别向往岛外的世界,我喜欢看地图,我总爱遐想着那些花花绿绿的地方哪里是高山哪里是田野,哪里是城市哪里是乡村,而最喜欢的还是那些浅蓝色或深蓝色的江河湖海,因为我知道全世界的水都是联通的,水是可以把我带到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后来去江西从事了地质勘查这个职业,尽管看图成了我的日常工作,可是我依然喜欢图上的蓝色,它是造物主给我们这个星球最美丽的馈赠。在走过了许多地方之后,每每的,我的目光总会停留在地图上宛如一颗蓝宝石的地点,它稍显孤单地落在了一片淡黄色中间,不过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它的幽蓝更加地显眼,那就是青海湖,它看起来离我们真的有点远。
  我始终觉得我是最喜欢看水的,这似乎和“智者乐水”没多少关系,相反的是,我每次站在水边思绪基本上是停滞的,水是生命之源,我觉得我面前的水本身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它越是一望无际就越是显得博大深沉,我愿意在它面前被震慑,也不惧怕内心的无助,我还会陶醉于什么都不想和什么都想不起来。因此,当我终于在这个八月来到青海时,面对着青海湖的广阔无垠的湖面,我的心在经过短促的颤粟之后变得和湖水一样平静,我选择了久久地坐在湖边的草地上,就如同回到我儿时的家园。
  我记得我的老师曾经打过的一个比方,他说青海湖是沧海桑田大洋东去时失落在青藏高原上的一颗明珠。其实在200万年前成湖初期,青海湖是一个淡水湖,与黄河水系是相通的,原本自西向东流的倒淌河是青海湖的入海通道。后来由于地质学上新构造运动,湖周围山地隆起,气候开始变干燥,倒淌河被堵塞,青海湖就慢慢变成了一个闭塞的咸水湖了,青海湖的蓝宝石一样的美也是这时才慢慢显露出来的。
  这是一个神奇的过程并且还在继续着,我想,我是幸运的,我见证了青海湖千万年来最美丽的这一瞬间,尽管这一瞬间里有无数的生命匆匆来去,但能够有机会静静地在湖边坐坐,能够有机会陪伴他一会儿,能够让自己的情感自然地流露,并且可以让思绪在千万年里穿行,也实在是不枉了。这会儿,作为一个弱小的生命置身这沧桑巨变其中,我是多么希望能和它们一起成为永远啊。
                 
  二
                 
  我是二月出生的,我迷恋这个时节里的所有东西,我最喜欢的花就是在二月里漫山遍野开着的油菜花,那一片金黄早已在我心底打上了底色,因此,当我一步一步走近青海湖,当油菜花的清香一点一点在鼻腔里弥漫开来,我觉得这会是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邂逅,我进而知道,油菜花不仅仅只在二月开,它会盛开在适应它的每个季节的每个地方,而我要做的则是痴情地寻访,谁愿意错过本来就属于自己的美丽呢!
  正是晴朗的午后,青藏高原上的太阳从不吝啬自己的热情,天地之间的好多东西都在反射着阳光,耀眼而神秘。很远很远的地方,日月山和大通山上的雪峰和白云缠绵在一起,若即若离如真似幻。稍稍收回眼神,就是那万顷碧水和遍地繁花。文章开头说了,我没有办法用语言来描绘我看到的一切,而如果要把它比作一幅画,那么,上帝在途经我们青海的那天,一定是一位善于泼墨写意的丹青大家,他仅仅用了最干净的白色、最纯粹的深蓝和最灿烂的金黄这几种颜色,没有亭台点缀,没有弱柳扶风,恣意挥洒,寥寥数笔,便留下了这幅苍劲壮丽的巨作。
  青海湖和湖周围的一切都是远的和慢的,正如时光和岁月在慢慢地流淌。远处草原上的牛羊也似乎是静止不动的,唯有那五彩的经幡在料峭的冷风吹拂下扑棱棱作响,为这广袤的湖光山色平添了几许庄严。油菜花真是开得好美,没有谁能说清这里什么时候开始有油菜花,以及周围的许许多多各色花草,湖边的土地不见得很肥沃,但这里有世界上最干净的空气和最好的阳光,这里的所有生灵无疑是世上最幸运的。是的,我没有去鸟岛,更没有去试图品尝湟鱼,因为这里的世界是他们的,我们没有权利去惊扰他们,我只愿意呆呆地站在无边的油菜花海之中,让那几种纯粹的颜色把我染得和它们一样,让油菜花朴实的清香把我的身体浸透。油菜花开在了青海湖边,我没有选择地喜欢上了这里的和在这里遇见的一切。
  青海湖东岸的日月山是一定要去的,那是文成公主远嫁松赞干布途径并停留的地方,我们在敬畏自然的同时也一样应该感念崇高。
  八九月的青海,风中已满是凉意,而文成公主入藏经过这里时已是公元641年的隆冬时节,之所以要在冬季出发,是因为从长安到青海再到西藏有一个多月的路程,只有这个季节沿途中的河流才容易通过。很难想象那天的日月山口有多么寒冷,而闭上眼睛却仿佛看到那支庞大的送亲队伍正慢慢走来,看不见他们携带着的丰盛的嫁妆,也不知道他们带了多少书籍、乐器、绢帛和粮食种子,以及工匠艺人,然而正是这支队伍在这里告别了故乡之后随即走进了中华民族的历史华章。当文成公主走过玉树到达河源的时候,那里已经春暖花开了。如果说他们路过的青海的风光是一副壮丽的画卷,那么这一行人开辟唐蕃古道的经历则是一部伟大的史诗,它们也属于永远。
  日月山口高高伫立着文成公主的雕像,代表思乡之情的日亭和月亭两座山头上布满了绚丽的经幡。仿佛是突然地我的眼前一亮,我看到了一位像是这一带的人的年轻女子,这位女子穿着一件镶着彩边的红色藏袍,头戴一顶白色的绒帽,她抱着一只很小的雪白的小羊羔,坐在一头有着同样雪白长毛的牦牛背上。羊羔和牦牛都很温顺只偶尔转一转眼睛,而那女子却一直灿烂地笑着。这是一张没有任何杂质的笑脸,这是一双清澈见底同时只能看得见美和爱的眼睛,这幅动人的画面镶嵌在白云蓝天和雪山草原之上,任谁都会为之心灵震撼。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经过这里踏上唐蕃古道,他们心中该有很多不舍吧!他们要是也能像那女士一样笑着或看到她这样的笑容该多好啊!许多年以后,当我向西仰望这片神奇的土地时,我可能最先想到的就是这幅画。如今,我们的心灵中已经快没有一方净土了,如果还能永远珍藏着这样一张画,还能珍藏着画中那一张笑脸和心里这一份感动,还能用他们来照亮一会儿阴郁的日子,真的是一件幸福和需要感恩的事呢。
                 
  三
                 
  在青海湖边的每一天,总是不自禁地哼起一个熟悉和优美的旋律,当我在那个黄昏静静躺在青海湖东金银滩大草原柔软的草地上时,这歌声再次由远而近地传来,我几乎分不清这歌声是从草原上传来的,还是在我的心底缓缓流淌着的。
  对我这样的内地人来说,这的确是个遥远的地方,遥远得在梦里都不会出现,这里该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吧。看不到人们有多忙碌,那些如白云一样的羊群缓缓地在草原上飘动,雪白的藏民帐房和同样洁白的蒙古族的毡包散落在蓝天碧草中间,也恰如漂浮在海上的白帆或天上的云朵,无边的起伏的草原上开满了一种叫金露梅或银露梅的鲜艳的格桑花。真的,它们看过去都是那么遥远,它们完全不同于我以往所见的一切,它们让我觉得我是永远都无法走近的。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们走过她的帐篷都要留恋的张望。”
  “她那粉红的小脸好像红太阳,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像晚上明媚的月亮。”
  “我愿流浪在草原根她去防羊,每天看着那粉红的小脸和那美丽金边的衣裳。”
  “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这首歌又一次悠悠响起,我隐约觉得这首歌所唱的要比我以前理解的要深邃,或者说它同样是很遥远的,它不能仅仅理解为一首情歌,它更应该是人类对一种最纯粹的情感的憧憬,和所有最美的诗篇不同的是,它是用那样的最动人的旋律歌唱出来的。
  第一个唱这首歌的人王洛宾先生七十年前的那天傍晚也在这片草原上。
  来金银滩之前,王洛宾先生在西宁教书,他肯定想不到他的青海湖之行意味着什么,他不知道他会在这里遇见“好姑娘”卓玛,并且因此而达到他创作的最高境界,他写出了世界音乐史上不朽的作品《在那遥远的地方》。二十七岁的王洛宾是随抗战纪录片《民族万岁》剧组来到金银滩的,剧情要求他为藏族牧羊女当帮工,那天下午,他见到了十七岁的当地千户的女儿萨耶卓玛,他从未见过那么红红的笑脸,没见过那么清澈的眼睛,更没见过那么热情奔放的女孩,这正是他内心崇拜着的并甘愿追随的美丽,他无法用语言记录自己的感受,而同时,一串音符却在心底缓缓流出。王洛宾和卓玛同乘一匹马驰向草原深处,当他们回来的时候草原上已经洒满了金色的余晖,调皮的卓玛扬起马鞭轻轻地在王洛宾的身上打了一下,然后像一朵白云一样飘然而去。
  没有人能准确猜出卓玛这一鞭子的含意,是喜爱还是嗔怪,或者只是她愉快心情的自然流露和一种率性的表达吧。第二年,王洛宾又来到金银滩采风,他和卓玛又一次策马奔向草原。此后,王洛宾再没来过这里,他没想到的是他的“好姑娘”卓玛在三十二岁的时候永远离开了她心爱的草原,草原上也永远地留下了卓玛年轻美丽的容颜。我没有去仔细端详“好姑娘卓玛”的好几米高的雕像,我相信她有着青海湖水一样清澈的眼睛和让人久久留恋的粉红的笑脸,我觉得卓玛最应该永远留在人们最美的想象之中。
                 
  四
                 
  回想着这许许多多往事,一缕忧伤不知什么时候轻轻覆盖在了心头,它不是因为王洛宾和卓玛的美好的故事,也仿佛不是因为我在这里感受到了自己生命的渺小,我觉得多半是因为《在那遥远的地方》的那些音符吧!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作家三毛为那首歌而感动,专门去新疆找王洛宾,她甚至穿着特别定制的当年卓玛会穿的藏族服装,但还是没能唤醒王洛宾心中的爱,他的爱也许完全留在了那个遥远的地方了吧。
  人生中有些事回过头想时,竟发现不经意间已经错过了那么多美好,王洛宾也把深深的遗憾留在了卓玛和三毛身上。是啊!上苍给我们的日子只是沧桑中的一瞬,而属于自己的美丽更是这一瞬中的一瞬,有很多珍贵的东西还没有来得及好好珍惜就悄然失落了。日月山上的那位女子怕是再也看不到了,青海湖畔飘摇的经幡莫不是一双双手,在想着挽留那匆匆的日月。
  如果爱一个人,那就带着他或她来青海,面对着这里的一切亲口说出你深深地爱着他或她;如果你伤心了,最好也来青海,同样是这里的一切会让人的心变得很安详,并且会明白那些伤心的事包括无数的生命在这亘古不变的蓝天碧水白云草场之间真的不算什么。
  当心头反复重播《在那遥远的地方》时,我觉得有时候忧伤也可以咀嚼出丝丝的甜蜜。我想在月色皎洁的青海湖边,想在夕阳映照下的金银滩草地上无限亲切的想念生命中爱我的和我爱着的人以及一些难忘的瞬间,我想让它们和那歌声一起永远回响并珍藏在这个遥远的地方。
                 
      该文发表于《散文》第十期并作为封面推荐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浓浓槐花情

下一篇:天桂山问道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在那遥远的地方] 的评论,总共:11条评论
会员:远航  2015-4-10 11
问好!欣赏精彩 祝福快乐!
会员:紫藤  2011-10-16 10

这一曲唱得真的非常悠扬,如痴如醉。


夏书记,别一曲一曲隔得时间太长哦,不然嗓子吃不消,听众们也会等不及哦。

会员:夏磊  2011-10-14 9
谢谢贤斌兄弟,还望来饶一聚。
会员:吴贤斌  2011-10-14 8
被青海湖震撼!被夏磊震撼!衷心祝贺!
会员:夏磊  2011-10-13 7
谢谢南国伊豆,谢谢随云小绪,我想就让这一些美好悠扬在心头吧!秋安。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