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岁月【第一章·A卷宗】

发表时间:2015年02月27日 作者:周良宗点击: 收藏此文

【 ——我在其间,所以歌哭:献给中国地质工作者。

             从动笔那一刻起,我就进入了地质历史和国家历史的“第四季”。】

              

  第一章:A卷宗

 

  A卷宗:中华民国陆相油气勘察资料。

  孙文江把A卷宗往保险柜里放的时候,听到底楼吱嘎一声声轻响,有点像木楼梯响,又有点像木门响,很轻微,风吹草一般。

  这栋坐落在南京近郊的三层高的砖木结构的楼房有点年生了,青色的墙砖,灰色的瓦,几处风化,砖瓦露出残败的底子,朱红色的楼梯门窗,重新上了油漆,倒显得亮光光的有新意。楼前是一个花园,楼后是假山水池,照着苏州园林的设计,摆放了亭榭廊台。这大概是民国元年的建筑,南方军阀潘湘之买下了送给三姨太做公馆。北伐革命胜利之后,潘公馆被政府查封收缴,中央资源调查所当时恰好被国民政府批准成立,于是在公馆的门口挂上有青天白日徽记的木牌,公馆就变成了政府机构办公场所。办公场所有些瑕疵,就是那个三姨太惨死在公馆一楼,怪就怪潘湘之打仗打得渺无音信,三姨太生计艰难,她开初的时候靠卖首饰珠宝维持,后来靠卖身,有一天卖给一个打胜仗归来的兵痞,兵痞完事不给钱,扭打的时候兵痞一刀戳过来,死了。尸身还是在政府查封时候发现的。政府其他机构部门没人要这栋楼,资源调查所没有资格挑肥拣瘦,搬进来开张办公,肩负起为国民政府搞清楚哪里有打仗要用的石油、哪里有打仗要用的铁矿,历史使命特别沉重。一楼发生过命案,感觉上与二楼三楼不同,时常有轻微作响的声音,可以说是木门木楼梯干燥作响,也可以说是木门木楼潮湿作响,资源调查所的人没把它当回事,忙都忙不过来,谁还在乎奇奇怪怪的一点声响?

  孙文江把保险柜锁上,起身走出房间,他沿着楼廊左拐,距离他的房间十米远的门口,是老师马之远的办公室,看见老师还在伏案审查地质填图,就轻声问:

  “老师,又要加班吗?”

  马之远远没有抬头,专注着图上的数据,叮嘱说:“记着把A卷宗放进保险柜啊。”

  马之远刚才看过卷宗,陕北和甘肃区域地质踏勘标注出的最有可能储藏油气的坐标给了他很深的印象,战争迫在眉睫,急需石油钢铁,他必须提出解决办法。他需要按照卷宗信息组织实施钻探,明天,国民政府总统和资源委员会要听他报告。

  孙文江恭恭敬敬回答:“老师,我记得,已经放进保险柜了。”

  A卷宗是一套地质勘查图,包括江浙、川陕、甘肃、新疆、云南区域。最初的勘查者是美国地质科学家司徒斯特,其后是民国一群热血地质青年,资料整理成图是中央资源调查所的专家。如果政府批准投资,按图索骥实施钻探工程,肯定会多多少少解决一些国民政府缺乏石油的困难。因此,A卷宗相当于一份藏宝图。

  早在清朝末年,外国人对中国大陆的矿产资源勘查就开始了,外国专家后来在陕北钻井,在黄土地上打了几眼窟窿,看不见油花花冒出来,就愤愤骂这个破国家贫油,像外来的媳妇刚进门看不清楚家底,看见桌面摆了几个破碗就骂这个破家缺粮。那时,派系军阀打仗的事情忙得总统元帅屁滚尿流,没心思搞经济,国家自己的地质专家还年轻,地质学理论还不成形,按照西方地质教育的方式踏勘还没有重大突破,造山说、地质力学说、回旋运动说、螺旋镶嵌说、洼地说几大地质学派还在蛋壳中,陆相生油的地质理论还在形成中,已经取得的一手资料就更加重要了。马之远不允许资料在外边过夜,用过必须放回保险柜。

  保险柜是从英国购买的Ratner3级保险柜,设计缜密,保险性能无人可破,重量500公斤,镶嵌在墙体上,不用炸药难以开启。

  孙文江悄悄离开了。他今天心里有事,他约了林素音去大剧院看演出,他需要准时。

  他站在三楼的走廊上不经意地往下望了一眼,仿佛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那个时候,已经是晚上7点,二月初南京的天色黑得早,很多物体都拖着黑影子。他怀疑自己眼花看错了,却又不放心,就逐层楼走下去检查,看看各个办公室关好门没有。门卫室里灯光亮着,两个门卫端着小酒杯消磨着即将到来的又一个漫漫长夜。

  他走出院门的时候再次回望了一下三楼,老师房间的灯突然熄灭了,他的心顿时一惊。为什么突然熄灯?是老师关门要离开了吗?为什么又没有锁门的声音?老师身体健壮,走在木楼上楼板会发出声响,可是没有。他来不及多想,立即高喊一声,转身朝楼上冲去。

  他的身后跟着两个醉晕晕的门卫。

  马之远四十岁,是国民政府专门从欧洲请回来的地质学专家,孙文江经常聆听老师讲课,心里对老师崇拜得不得了。那时候,孙文江从北京大学地质学系毕业,报考马之远开办的中央地质学培训班,还肩负着一个别人不知道的使命。地下党指示他保护并做马之远的工作,让马之远远离国民党。孙文江那时22岁,已经加入了共产党,还担任着地区共青团团委书记职务。党组织高瞻远瞩看到了革命成功之后的需要,像马之远这样的大科学家一定要做好保护工作,不能让国民党祸害了。

  马之远潜心研究造山运动,他的著述刷新了大地构造历史,给地质学界吹来一股新风,国际国内影响极大。蒋介石任命他为中央资源调查所长,兼任国民政府经济部门的技术顾问、国家资源委员会委员。国内3所大学聘请他作客座教授。他对蒋介石怀有感恩之心,一是委员长请他回国效力政府予以重任,二是得知他的妻子生病时委员长亲自请名医治疗。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年他去湖北神农架地质考察,走到途中遭遇土匪劫杀身负重伤,委员长派专机将他接回南京救治。他是真心感谢委员长,尽管各界对委员长非议很多,可是他相信委员长还是孙中山的学生,学生承继的是老师的三民主义。他更多的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科学家,他需要做好技术专业报效总统和政府,在日本军队侵略步伐加快的时候,最要紧的是找到石油。

  1937年的春天阴霾密布,战争气息已经从遥远的北方飘到江南,政府的一些机构正在做后撤的准备,军队紧急调遣部署,南京周围军队云集。鹰派和兔子派争论不休,老百姓惶惶不可终日,社会一片混乱。那时候,共产党领导的红军完成了长征大运动,胜利会师陕北,国民政府的军队一部分继续包围绞杀红军,一部分与日本军队对峙。国民政府军队武器比红军好,比起日本军队却要差许多,最可怕的是缺乏汽油,没有汽油,汽车坦克飞机都开不动,烧锅炉用蒸汽当动力的卡车,一天只走几公里,乌龟一样爬,还只望打胜仗?

  马之远和调查所的同事都着急上火,1929年做出的成绩轰动世界之后,多年来没有重大发现和研究成果了。1929年发现了50万年前的周口店猿人头骨,刷新了世界对人类演化历史的认知。沉寂这么多年,调查所应该有所作为了。

  马之远再次审阅着资源档案,从各地的地质勘查报告中中,他希望有新的发现,让他在黑暗中看见那闪烁的一点星光。他的心挂牵着甘肃玉门,他派自己的得意门生柳一剑带领勘查小队到了那里,送来的简报说已经在那里的一条河边发现了油脂,他们希望实施钻探。

  可以试钻。马之远心想,最便捷的办法是从陕甘宁边区借钻机,但是,共产党愿意吗?

  马之远没有听见蒙面人进门的声音,几乎就没有声音,风一样飘进来,当蒙面人拉响电灯开关的瞬间,马之远抬头看见了一个黑衣蒙面的人,他来不及叫喊出声,黑衣人挥掌切向他的脖子,当他被重重一击的时候,他听见了孙文江的大声呼喊。

  黑衣人听声一惊,迅速地把书桌上的资料一卷,收入随身布袋,缩身一闪,藏匿进黑暗之中。这时候,那间装有保险柜的办公室传来轰隆一声爆炸。

  孙文江冲上楼的时候,突然从拐角处伸出一把长刀斜砍过来,灯光下刀身闪着寒气,裹挟着一股寒风,孙文江急忙收住脚步,侧身后退,躲过致命一击。他迅疾揉身前扑,挥手如刀切向握刀的手腕。他的掌力沉重,带着董氏八卦掌的力量,切得那只手腕顿时垂落下来,长刀咣当掉在楼梯上。这个时候,孙文江才看清楚袭击他的人是一个黑衣蒙面人。

  蒙面人一击不中恼羞成怒,呼地一个鹰扑的动作扑过来,想从上扑下,把孙文江扑到楼下。孙文江矮身下去,一记擎天掌噗一声击在蒙面人小腹上,借力外送,把蒙面人打出几米外,噗通栽倒在地,不能动弹了。这时候,他听见了办公室的爆炸声。

  孙文江大惊,他不明白楼上发生什么事情了,心里轰一声作响如干柴被点燃。1937年的社会像一座火药库,四面八方都随时都在乒乒乓乓作响。孙文江飞奔三楼,当他一只脚跨进办公室门的时候,室内硝烟弥漫,迷蒙烟雾中突然一把长刀迎面砍来,他下意识后退躲闪,脚还没有站稳,一根木棒狠狠敲在他的后脑勺,轰一声,他只感到天晕地旋,倒在地上。那一刻,他的目光下意识地顺着地板往墙角望去,他看见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的窟窿,保险柜被打开了,烟雾还在窟窿前面弥漫,他顿时昏死过去。

  A卷宗在这样一个夜晚失踪了。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绝 望 (小说)

下一篇:一个电话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第四季:岁月【第一章·A卷宗】]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