篁岭的美丽乡愁

发表时间:2015年03月31日 作者:夏磊点击: 收藏此文

  当我在这个傍晚走在婺源篁岭安静的石板台阶上,听到脚下的小溪汩汩地流向远处的时候,我的心变得湿润而且柔和,有一种清淡如水却又真真切切的东西在心里弥漫开来,那也许就是从来都不曾失落过的乡愁吧。
                 
  可能是自己不再年轻的缘故,这些年,只要是途经苏皖这一带或是受徽派文化影响的地方,总是不经意地在一些景物面前停下脚步,进而在它们那儿寻找些老家的影子,甚至有时候在完全不相干的地方,只要看到一个似曾相识的情景也会不禁陷入片刻的怀想。所以,祖籍安徽的我对篁岭这个古村是心仪已久的了。
                 
  是啊,乡愁不仅是对于故乡而言,它其实是对从前那些年代的美好东西的追忆,是对那些无法复制的情感的深情呼唤。有时当我们的日子过得越好,这种情绪反而越是强烈。并不是故乡真的回不去,也不是不想马上拔腿就走。乡愁是属于内心的,我们其实更想把乡愁换化成一种祝福,远远地望着,淡淡地想着。那一刻的温暖只有自己才能真正品尝出来。
                 
  慢慢走进篁岭的小街,不远处的一盏路灯悄无声息地亮了,天还没黑下来,这盏路灯显得并不太亮。忽然我想起在哪里见过它,对了,它看起来一点都不陌生,灯具和场景虽然都不同,但那孤单的一点亮光却是一样的。记得那是在南京老家读书的时候,每天下午放学都要走很远的路才回到家。好多个黄昏,在风里在雨里,一个孩子歪歪斜斜地在乡路上走着,他的眼里一直盯着闪烁在远处的一点灯火,那正是从自家门里照出来的,这点灯火后来就一直陪伴着我走过了好多好多地方,想一想就会心头一热,它永远都不会隐没在都市霓虹之中。
                 
  我喜欢黄昏,唯有这个时刻,我们才会回想一下这一天发生的事情,才会舍不得太阳落山,同时心里又期待一个宁静夜晚的到来。我愿意在这种宁静之中自由地呼吸自由地行走。我走到晒秋的架子旁,我知道这里是人们晾晒辣椒和红薯、玉米的地方,那些淳朴的老人可能刚刚回家;走在显得冷清的小巷里时,我知道弯弯的山路上正走着晚归的村里人;而当我站在高高的岭上看着山中的雾气慢慢升起看到远处闪烁的稀疏灯火时,那一抹乡愁又一次浅浅地袭来。
                 
  是的,我们都是从乡村走来,可当我们想要再走回去的时候,乡村却不知还在不在,我们要去哪里才能找到回乡的路啊。这会儿,我忽然觉得好像以前来过这里,也是这样久久地站在这里,甚至也有着一样的思绪。合上眼睛,好多熟悉的景象一幕幕闪过,好多熟悉的人远远近近地走来,过世多年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笑容还是那么慈祥,他们看起来竟都不怎么显老。我知道,我们心里的原乡是朴素的并且是永不褪色的。
                 
  在朋友们的引导下,我走进了篁岭的这间书屋。篁岭被称为是“中国最美符号”之一,这间书屋大概可以叫“篁岭的最美符号”吧。
                 
  人类自从有了文学就有了思想和历史的传承,而一个村落哪怕是最初的草棚,一旦炊烟升起,就开始了一段永无止境的生活,并且无关幸福或者是苦难。这两者何其相似,文字记录着篁岭的古老,篁岭的古老又不停地生发更多的文字。而这间书屋坐落在这个小巷之中,它忽然让篁岭平添了几分书卷气,这是多么让人心生温暖的事呀。
                 
  书屋不大,当四周的店铺陆续打烊,当阑珊的灯火一盏盏亮起又熄灭的时候,这个小书屋的灯光却一直照亮着它的门前,照亮着这个山村的一个角落。而当它这样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我觉得我们都被它照亮了。
                 
  山里的早晚比较冷,书屋的两个女生一袭白色的春装,干净大方,一如这书屋的陈设,几件小摆设透出主人的慧心。书屋有个小小的窗口,在这个窗口可以望见坡上坡下的人家和从那里透出来的点点灯光,她们告诉我,下午就坐在这窗口等着隔壁酒坊里那位老者的笛声响起。据说这位老者每天都在吹他的笛子,却时常一整天也卖不出一杯酒。我没能听到这笛声,然而我想,他的笛声就是篁岭的一种天籁,他的酒虽然没有卖出多少,但他唤起了多少游客的多少客居的乡愁?
                 
  这让我想起《诗经》中《小雅。何人斯》里的句子:“伯氏吹埙,仲氏吹篪。”这里的篪就是笛子,而“伯埙仲篪”后来就指一种和谐的关系,那么这从遥远年代飘过来的笛声它勾起的该是我们民族的乡愁吧。是的,我们的先民那么热爱他们的故土家园,我们最美的乡愁诗篇也可以说是从《诗经》开始。“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多么动人啊,一片雪花一片柳絮都能承载他们对故土的思念。那么篁岭梯田里的金黄的油菜花,它怎能不留住我们许多流连的脚步和回望的目光。
                 
  十几岁的时候,我喜欢用四处弄来的一点点钱买一本书,然后躺在长江的江滩上或芦苇丛一直看到太阳落山。在篁岭,我就想坐在高高的红豆杉树下或这间书屋的窗口旁看几页书。近来,许多人都在说我们需要“记住乡愁”,的确,我们有太多的东西需要用乡愁来修复和覆盖,我们的心灵太需要洗去阴霾回到从前的清清朗朗的世界了。
                 
  离开篁岭的时候天空已是深深的黛色,车子越走越远,篁岭的灯火都看不见了,从车窗吹进来的夜风带着清甜的油菜花香。闭上眼睛,我生命中的那盏灯光还有篁岭的街灯又在我心头亮起,大概,那就是我永远不敢忘怀的和我在篁岭感受到的美丽乡愁吧!
                 
  原载:江西日报(3月27日井冈山)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篁岭的美丽乡愁] 的评论,总共:2条评论
会员:流珊  2015-10-13 2
人类自从有了文学就有了思想和历史的传承,而一个村落哪怕是最初的草棚,一旦炊烟升起,就开始了一段永无止境的生活,并且无关幸福或者是苦难。您的文字唤醒了我们逝去的记忆,如涓涓流水滋润心田,使他不再干涸,不再丧失生机。妙不可言,乡心似月
会员:吴文峰  2015-5-3 1
真美,读到夏磊兄的文字,让我又想起了十年前的此月在贵州铜仁的初相逢,写作着,快乐着,我永远记着……祝贺您又获得井冈山大奖!!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