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赌

发表时间:2015年07月02日 作者:李永春点击: 收藏此文

最离奇的打赌

 

张果老和鲁班打赌,匪夷所思但却是真的。张果老是天上神仙,鲁班是地面工匠,按照常理来说,他们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一对,怎么会面对面的打赌呢?这事还得从头说起。

张果老原名张果,得道成仙后人们出于对神仙的尊重,称之为张果老。当年,张果在淮北蔡里山上修行,他和李石子两个小和尚替师傅熬煮人参果,耐不住人参果散发出的阵阵香味屡次偷吃,都被师弟李石子拦住了。等到晚上,张果独自一人偷偷爬起来,大口大口的把两个人参果都给偷吃了,还把人参汤倒给了寺院的那头毛驴,结果得道成仙。虽说是神仙了,可他顽劣的品性依然没改半分,整天骑着毛驴在淮北平原四处瞎转悠。

 鲁班出身于诗书世家,从小过目成诵,被当地人赞为神童;后来见皇帝昏庸、奸臣横行,没有参加科举,跟人学起了木匠。少年时,木匠手艺已经炉火纯青,无论是做家具建楼房,还是雕刻,已是名扬天下。  

有一年,南海蓬莱仙岛牡丹花开,观音菩萨邀请诸位神仙赏花。张果老头天晚上贪杯喝得酩酊大醉,第二天鸡叫头遍才记起赏花的事来,赶忙拉过毛驴急匆匆的赶路。当行至蒿沟村上空时,突然万道霞光冲天而起,惊得张果老差点掉下驴来。张果老睁开朦胧的双眼,顺着霞光一瞅,只见一座玲珑的木桥犹如一道长虹熠熠闪光,横亘于汴河两岸。

张果老十分惊讶:人间竟有如此高明的工匠,天上神仙也未必造的出来。桥头不远处,满头大汗的鲁班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抽着旱烟。张果老顽劣品性顿起,决定下来戏弄一番。张果老喝住毛驴,来到鲁班面前。“这桥是你修造的?”张果老倒骑毛驴懒洋洋的躺在驴背上,醉眼朦胧的问道。鲁班虽说手艺高超,但毕竟是一凡人,哪里认得眼前的邋遢老头就是大名鼎鼎的神仙张果老。听得张果老如此傲慢无礼,心中不由生出些许怒火。乜着眼看了看张果老,自顾自的吸着旱烟,没有理会。

看到鲁班不屑一顾的表情,越发激起张果老顽劣秉性,决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你这桥,虽说是好看,但是锦绣其外败絮其中,恐怕是撑不起很多重物吧?” “你这老头,好生无礼!汴河两岸百姓来往不便,央求我造桥。我为了这一方百姓方便,义务造桥。现已辛苦一夜,水没顾得上喝一口,米没沾一粒,造得如此精致耐用的大桥。你要过桥便过桥罢了,还在此挑刺诽谤,实在可恶!” “我怕桥塌,爱驴掉落河中。”鲁班抬头瞧了瞧那头又瘦又小的毛驴,赌气的说道:“如若你的驴踩塌了我的桥,我情愿挖去一只眼睛,自此以后再也无脸造桥。”张果老哈哈仰天大笑,“吹牛皮是要付出代价的,如果我的毛驴能平稳过桥,我将一生倒骑毛驴。”一个上天神仙,一个地上能工巧匠就这样杠上了。生性耿直、做事认真的鲁班二话不说,一骨碌翻身从地上爬起,与一生顽劣的张果老击掌为誓。

三击掌过后,张果老搂着毛驴的脖子,细语几句。只见那毛驴,一改刚才病靥靥的模样,浑身精力十足的登登走上桥去。张果老得意洋洋的拿眼瞧了瞧鲁班。谁知鲁班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丝毫不显得紧张。“马上就叫你尝到说大话的苦头”张果老心想。

毛驴用重若千斤的前蹄一步踏上木桥。若是普通人建造的,定会被它一蹄踩得桥身晃动,木屑乱飞。当一蹄踏上桥时,桥竟然纹丝不动。毛驴心中也暗叫不好,赶忙加了十二分的力气。可是,木桥依然岿然不动,木板完好无损。

在岸上观看的张果老也惊得目瞪口呆,他回过神来,暗叫一声“不妙!”连忙使出阴损的招数。只见他,左手竖掌立于胸前,右掌略微前伸,曲下中指,口中念念有词。鲁班在一旁看得洋洋得意,定要看了张果老的笑话,哪里看得出张果老正在呼唤八仙兄弟姐妹来帮忙。各自还在做着美梦的七大仙人,被张果老急促的吆喝声惊醒,搭眼一看,顿时明白究竟。大家齐心协力把附近的邙山、砀山两座大山搬到毛驴身上,只压得毛驴不停的摇晃起来,连抬起腿的力气都没有了。刚才还洋洋自得的鲁班,忽然发现好似有大山压在毛驴身上,紧接着,桥面开始下沉塌陷。看着辛苦造的桥马上就要垮塌,直急得鲁班抓耳挠腮,一生造桥无数,座座都是坚固耐用,经久不腐,哪里经得今天场面。

越着急越想不出办法,越想不出办法越着急。旱烟袋也被扔到地上,两手一遍一遍又一遍的抓弄着脑袋。突然,一手碰到插于身后腰间的长长斧柄,坚硬的斧柄给了他启发。只见鲁班从腰间拽出斧子,瞄准桥墩,嗖的一声,斧子准确无误的填塞到桥墩下面,止住了下沉的木桥。

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较量,两人大声的争执着输赢,互不相让。张果老看着东方的天空已经露出鱼肚白,怕迟了宴会。忙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请土地公公裁判输赢。

土地公公来到现场,听完各自陈述,缓缓说道,“你们两人都输了。张果老不该作弊,搬来两座大山压塌大桥,理当认输;如果没有那柄斧子,桥自然就塌了,鲁班也是输了。”

以前,不论是神仙还是凡人,都把诚信看得比生命还重要。既然土地公公裁判两人都输了,所以自此以后,张果老遵守诺言倒骑驴再也没有回过头来;鲁班当场要挖眼谢罪,被劝止了,但从此以后在做木工活放线时都闭起一只眼睛,以此惊醒自己要谦虚谨慎。

 

   

 

(编辑:admin)

上一篇:重回小满村

下一篇:桂英的烦恼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打赌]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