杠手

发表时间:2015年06月26日 作者:孟广友点击: 收藏此文

杠   手(短篇小说)

 (上)

国土所的牛祥和马小阳成了杠手,牛祥叫马小阳马杠,马小阳叫牛祥牛杠。其实,牛祥和马小阳是两个完全不同性格的人,牛祥平日沉言寡语,话少的近乎吝啬,马小阳则活跃开朗,一会儿不说话能把他憋出毛病来,这么两个人,怎就会坐在一条板凳上杠起来呢?这让人有些匪夷所思,用张为华的话说,这风马牛原本就不相及嘛。

牛祥起初也是没有想要和马小阳抬杠的,牛祥的老婆孩子在河南,牛祥每年回河南探亲,或者老婆孩子来他这儿小住,他都不肯和老婆孩子说上几句话,牛祥怎会去理会马小阳呢?况且马小阳还是个话篓子,不爱说话的牛祥,最不待见的就是象马小阳这样爱说话的人,要不是实属无奈,要不是忍无可忍,牛祥才不肯给马小阳多扯半个字呢。

事情的起因也是为了马小阳的一句话。马小阳、牛祥和张为华三个人负责的是国土执法,兼管农村宅基纠纷调处。那一天,四弯村有两户邻居,因下暴雨把两家的界墙下塌了,在重砌新墙时,出现了纠纷。东边这家说西边那家占过了半尺,西边那家说东边这家占过了半尺。马小阳是和牛祥前往调处的,张为华临时有事,张为华没有去。马小阳原来同那两户农民很熟,因为这两户人家的宅基当初就是马小阳给办的手续。怎么说呢?这么说吧,本来调处宅基纠纷是一件很令人头疼的事,大概马小阳觉得他对这两户农宅最有发言权,那天马小阳就有点神气,他对牛祥夸下海口,三分钟解决问题。哪知事情却不象马小阳想像的那样,两户人家好像早把当初的马小阳给忘了,马小阳用皮尺把两家的界中测出后,两户人家都把眼睛瞪得象鸡蛋大,瞪着马小阳大呼测得不对。马小阳有些发窘,他说怎么不对,别说这个界中,就是你们宅院的角角落落,当初都是我给测的,你们忘了吗?两户人家没说忘,也没说不忘,但谁也不买马小阳的账。在马小阳定的界中线上,东边这家往西,西边那家往东,各自都又指了界中,马小阳和牛祥费了好大劲,最终也没调解出个结果。这下马小阳的脸面丢大了。

从这两户人家走出来,马小阳便忿忿地贬损起这两户人家。本来,贬损贬损这两户人家,牛祥也是赞同的,这两户人家也确实太不通道理了。问题是,这两户人家恰好都姓牛,马小阳在贬损这两户人家时,把牛姓全给捎带上了。马小阳说,这些姓牛的,咋都这么扭蛋!牛祥听后就不舒服了。牛祥平日不爱说话,要是马小阳不往下面说,牛祥不舒服也就不舒服了,牛祥也许还不会接马小阳这个岔,偏偏马小阳又说,我看这姓牛的呀,不是扭蛋,简直是牛粪。牛祥的脸就阴起来,牛祥说,照你这么说,姓马的就都是马粪了?马小阳有点奇怪地盯起牛祥的脸,看了半天,没有恼,相反“扑哧”声笑了。马小阳就这么个德性,话多,快人快语,没肝没肺,说过了也就说过了,从不和人计较。现在马小阳笑,却是因为牛祥,牛祥这个闷葫芦,平时怎么逗他他都不肯睬人,怎么突然就冒出话来了呢?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马小阳觉得好玩,很快就把刚才的事情给忘了,而和牛祥叫起了劲。马小阳说,姓马的马不马粪吧,但姓马的金马驹可多了去了。马小阳说的金马驹,是说马姓名人很多的意思。牛祥果然上当,牛祥说,姓牛的金牛也不少。马小阳说,那咱就比一比吧。马小阳说,东汉我们马家有经学家文学家马融,五代十国时有楚国第一代君主马殷,元末明初有画家马琬,明朝有大臣马士英,清代有西河大鼓创始人马三峰,现代有海洋地质学家古生物学家马廷英,有考古学家马衡,有作曲家小提琴家音乐教育家马思聪,有相声大师马季。马小阳如数家珍,从古代数到近代,又从近代数到现代,一口气竟数出这么多的马姓名人。其实马小阳知道他业余时间喜欢历史,而牛祥则喜欢地质,马小阳说完,便笑眯眯地看着牛祥,等牛祥说。牛祥有些发愣,他只知道姓牛的有个牛顿和牛群,牛顿是个科学家,牛群是个说相声的,而对其他却一无所知。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又不好不说。牛祥的脑子反映还算快,他想了想,只把牛顿说了出来,没有说牛群,因为他觉得即使他说出牛群,也比不过马姓名人的,马小阳说的马姓名人实在是太多了,他要以少攻多。牛祥说,我们牛性有牛顿,大数学家、物理学家、天文学家、自然科学家,名人不在多,而在他对人类的贡献。哪知马小阳听了后却说,对不起,牛顿不姓牛,牛顿是英国人,他的全名叫艾撒克.牛顿。好不容易有个牛顿,怎么又不姓牛呢?牛祥心里疑惑,嘴上当然是不能认同马小阳的。他说,不姓牛我们怎么都叫他牛顿?马小阳说,那是我们中国人对他的简称,他的全名叫艾撒克.牛顿。马小阳又重复了一遍。牛祥说,那是你的说法,他咋一姓牛你就要给他简称?我就这样叫,他姓牛,叫顿。马小阳说,你叫他也不姓牛,回头我给你拿书来看。牛祥说,你拿书来看他也姓牛,叫顿。

马小阳对自己说过的话从不当真的,但这次却很当回事,回头把书就给牛祥找了来。那书大大的,厚厚的,十六开的那种,是专门介绍世界科学家的。牛祥却不去看,他仍管牛顿叫牛顿。马小阳哈哈笑了笑,说,姓牛的再牛,也牛不过姓马的。

如果事情走到这里,完了也就完了,姓马姓牛又有什么呢?就是一个代号,姓马的再牛,马小阳还是马小阳,姓牛的再不牛,牛祥也还是牛祥,他们都是国土战线的一分子,都还要为国土事业勤奋工作,添砖加瓦。马小阳笑完后,也确实再没把这事当成事,原也是开玩笑的,转过头,就把事情丢在了脑后勺。马小阳丢了,牛祥却没有丢,而且,牛祥还把这件事情当做了一件大事放在了心上。

国土所在这个小镇街的东头,从东头往南走再往西拐有一个巷子,里面有一个叫“小博士”的读书社。“小博士”叫得名副其实,虽然地方不大,藏书却是不少,社科类、历史类、文学类,还有农村科普之类,将书店塞得满满当当。每天吃罢晚饭,牛祥便经常出现在这里了。当然,过去牛祥也是常来的,但那要少,假如说过去隔三岔五,现在几乎每天一趟了。牛祥来的目的也和过去不一样,过去牛祥来这里多是看一些地质或者社科之类的书,现在看得却是历史书籍或者名人传记之类。

这样描述牛祥,并不否定牛祥是一位好同志,牛祥的优点,其实可以举出很多,学习勤奋,工作敬业,团结同志,助人为乐,特别是牛祥的助人为乐,那种助是真助,牛祥不爱说话,牛祥是用行动代表言语的,因此,牛祥在所里的威信还是很高的。但好同志也会有好同志的缺点,牛祥的缺点,就是自尊心太强,容不得别人一句闲话,甚至一个玩笑,有时别人还没感觉出什么,他的自尊也许就给伤了。譬如现在,牛祥就觉得马小阳伤了他。过去,别人伤了牛祥,牛祥很少表现出来,都忍了。这一次,牛祥却总觉得心里鼓憋憋地。马姓有那么多名人,牛姓难道就没有?他不相信!牛祥遂做了决定,他要用心来做一做这件事,他要查出古代近代现代的牛姓名人,然后用同样的方法送给马小阳。牛祥甚至觉得,他要找回的或许不是牛姓名人,而是牛姓的尊严。

但让牛祥有些失望的是,牛姓中并没有那么多的名人,牛祥翻了几天书,几乎把“小博士”的书籍翻完了,也没能找出几个牛姓名人。不过这时的牛祥,情绪似乎已不受多大影响了,原因是他改变了策略,他把他的策略叫做迂回进攻。牛祥是提前准备了卡片的,这时他已记满了三张卡片。牛祥很满意地看着那三张卡片,舒了口气。

当牛祥把记得满满当当的三张卡片递给马小阳时,马小阳说,什么?给谁写得情书?马小阳早把那件事情给忘了。牛祥不动声色地笑笑说,你看嘛。马小阳便看了。看了不到几眼,马小阳突然哈哈哈地大笑起来。

卡片上赫然写着:

牛姓名人

1、牛顿。1642年12月——1727年3月,英格兰物理学家、数学家、天文学家、自然哲学家和炼金术士。虽然他不是中国人,但他姓牛。他1687年发表论文《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对万有引力和三大运动定律进行了描述,从而奠定此后三个世纪里物理世界的科学观点,并成为了现代工程学的基础。他通过论证开普勒行星运动定律与他的引力理论间的一致性,展示了地面物体与天体的运动都遵循着相同的自然定律,消除了人们对太阳中心说的最后一丝疑虑,并推动了科学革命。

2、牛皋(1087—1147),南宋抗金将领。字伯远,汝州鲁山人。南宋初年聚集人民抗金。后隶归岳飞,为其推重,对金作战中屡立战功。

3、牛犇,著名电影演员(其他略)。

4、牛得草,著名豫剧大师(其他略)。

5、牛群,著名相声演员(其他略)。

备注:历史上牛姓名人很多,恕不一一列举。有一点需要说明的是,名人不在多少,在于他们对人类贡献的大小,譬如牛顿,他对人类的贡献是很多名人都难以超越的。

牛祥见马小阳大笑,仍不动声色他说,你笑什么,你往下看嘛。马小阳就又看到这样的文字:

还有一点需要说明,据考证,牛姓在百家姓中排名第312名,马姓排名第412名,牛姓比马姓排名整整靠前100名。

马小阳有些发愣,他大概是没有想到这个,或者说是没有掌握这方面的知识。马小阳说,这,这有什么,牛姓排名再靠前,但名人也是比不过马姓的嘛。牛祥说,这是没有什么,但牛姓排名在马姓前面却是不争的事实。说完,牛祥不等马小阳再说什么,扭头便走,牛祥觉得起码和马小阳战了个平手,牛祥走路的样子都有点雄赳赳气昂昂地。

如果事情走到这里,不再往下走,也许还不会有其他故事发生,但事情偏偏又往前走了。

马小阳爱生食大蒜,每顿饭都弄来那么一、二个蒜头,掰开,整瓣整瓣地吃,有时吃得满头大汗,吃得“丝丝”地吸着冷气,还吃。吃着大蒜,马小阳的嘴巴还不闲,边吃边宣扬食用大蒜的好处,这时他的嘴巴就会散发出一股辛辣酸臭的混合气味,很让牛祥感到厌恶。马小阳说,这大蒜呀,是天然抗生素,含有丰富的碳水化合物和较少的蛋白质,几乎不含脂肪,含有较为全面的微量元素,尤有较高含量的钾和磷。还含有一种叫“硫化丙烯”的辣素,它杀菌能力可达到青霉素的1/10,对病原菌和寄生虫都有良好的杀灭作用,可以预防流感、防止伤口感染、治疗感染性疾病,还能降血脂、预防冠心病和动脉硬化。大蒜有很强的抗氧化活性,常食用还能延缓衰老。说着,马小阳把脸转向牛祥,说,牛祥,你们河南中牟的大蒜可是很有名的,你回老家探亲,可要给我带上一些来哟。牛祥心里正厌恶马小阳,厌恶马小阳,牛祥也是没准备去接马小阳那些话的,没想马小阳会把头转向他,还给他要起大蒜,牛祥便又想到他和马小阳的那个牛姓马姓,心里突然就蹿出一种冲动,他没有说要不要给马小阳捎大蒜,而是反驳起马小阳。他说,你只知道大蒜的好处,你知道不知道食用大蒜还有许多害处?马小阳说,什么害处?牛祥说,第一,大蒜能使胃酸分泌增多,辣素有刺激作用,因此它对有胃肠道疾病、胃溃疡和十二指肠溃疡的病人危害最大。第二,大蒜是一种热性药,过多食用会引起肝阴、肾阴不足,从而引起口干、视力下降等症,第三,过量食用大蒜,还可造成肝功能障碍,引起肝病加重。牛祥说到这里,有些敌意地看着马小阳。

张为华和其他同事见牛祥开了口,还是和马小阳摆阵对擂,都很感兴趣。张为华说,还有吗?还有吗?牛祥说,有,第四,吃了生大蒜隔上十里路都能把人熏倒。

张为华和同事们都哈哈笑起来,都说有意思,有意思。马小阳倒没怎么和牛祥计较,他说,总得来说,大蒜还是利多弊少,大蒜的好处,我还能说出二十条。牛祥说,来说总的,有利就会有弊,大蒜的害处,我也能再说出二十条。马小阳说,害就害吧,反正我要你给我带河南的大蒜来,我情愿让你害我。牛祥说,明知道要害你,我哪就能害你呢?马小阳就有点苦笑不得了,他愣愣地看了牛祥,半天才说,你真是个——杠头,牛杠。牛祥说,你才杠头,马杠!

总之,现在,牛祥和马小阳之间是在不知不觉中杠上了,两人也从牛祥和马小阳变成了牛杠和马杠。往下的日子,这样的场面就经常出现了,马小阳说东,牛祥偏说西,而牛祥说黑,马小阳则也会对白。

(中)

这是个星期一,因有群众举报北刀山出现无证采矿,所长说,马上查处。马小阳便和牛祥马上去查处,他们早早地上了路。北刀山在国土所的南边,有二十四里路,中间要穿过两道山梁和羊愁、飞升两个村庄,路大半是山路,很难走。马小阳和牛祥早早地上路,还有一层意思,就是张为华这天过生日,他们要赶回来吃张为华的生日午宴。张为华平时特抠门,今天却在镇上的大酒店摆了一桌。临出门,张为华还叮嘱他俩,辛苦你俩了,早去早回。马小阳说,放心,便宜不了你小子!但这天他们还是耽误了行程。原也是不应该耽误行程的,问题也还是出在了他们的杠杠上。

马小阳和牛祥骑的是一辆摩托车,他们在北刀山处理完无证采矿,才11点刚过,如按正常行速,他们11点40分,也就赶回镇里了。从北刀山往下来,有两条路,一条大路,一条小道。来到一个岔口,牛祥问,走哪条路?马小阳说,还走小路,小路近。牛祥也想走小路,他们来时就是走的小路。已经走到小路口了,听马小阳这么一说,牛祥偏偏把车又拐进了大路。牛祥说,大路宽,速度快。因为牛祥骑着车,摩托车把是在牛祥手里的,马小阳只是个乘客,马小阳就没有办法了。但当车子转过两道山弯时,俩人一下就傻了眼,因为前面的路上,有一长溜拉矿石的货车,走走停停,象一排蜗牛在爬行。说是大路,其实也全是山路,折折曲曲地,刚好容纳一辆货车行走,要想从旁边超过去,是完全不可能的。马小阳从摩托车上跳下来,气鼓鼓地对牛祥说,我说走小路,你偏走大路。牛祥理屈,但他的嘴巴却不肯屈,他说,塞翁失马,走小路走出其他事也说不准呢。这时候,马小阳再气也是白气了,因为他们想掉转头,也已来不及,屁股后头已有货车跟上来了,他们只好象蜗牛那样慢慢地爬行了。一路走走停停,来到山下的飞升村,已临近下午2点了。马小阳又饿又渴,一边嘟噜牛祥,一边骂张为华,便宜这小子了。

飞升村紧邻公路,路边开着几家酒店。走到一家酒店门口,马小阳说,回去怕是连菜汤都喝不着了,牛杠,今天的事情都怪你,你得请客,我们就在这家吃。这时牛祥已将车停下来,原也要说今天我请客,也是准备在这家酒店吃的,因为他看到一个姑娘迎了出来,那姑娘白白的,瘦瘦的,样子很象他大学时暗恋的女友。现见马小阳这么说,牛祥说,你怎能这样讲呢?事情同请客有什么关系?客今天我可以请,但话要说清楚,是我自己要请的,不是因为你要我请我才请的。马小阳真想杠牛祥几句,但他的肚子不同意,他说,好好,我不和你杠,我只要吃饭喝啤酒。

酒店是栋二层小楼,因生意是淡季,二楼没有开。马小阳和牛祥跟着姑娘走进去,里面已坐着七、八个客人。他们拣了一张桌子坐下,要了两个凉菜,两瓶啤酒,两碗米饭。马小阳大概真的是渴极饿极,酒菜刚端上,就迫不及待地狼吞虎咽起来。因为有那个姑娘在场,牛祥吃得有些斯文。牛祥很想多看姑娘几眼,但又不好盯着人家看,便假装打量酒店的样子,趁机把那姑娘看了。这样一来,他把酒店里的情况也看清楚了。他们左边桌上围四个中年人,象是跑车的司机,他们一边聊天,一边喝啤酒。再往左是一位老头,面前放一碟花生米,手里拎一小瓶二锅头,正呷得悠闲自得。右边是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大的四五岁,小的还在妇女怀里抱着。被抱着得是个女孩,圆脸,大眼,眼睛正瞅牛祥,嘴里还咿咿呀呀地和牛祥说着话。小女孩挺可爱,恰好那姑娘也在看小女孩,牛祥便也呀呀地逗起小女孩来。可惜,马小阳很快就吃完了,他看了看牛祥,牛祥瓶里的啤酒才喝下一半,米饭也才吃下一小半,张口就催,你呀呀个啥,快吃,都要二点一刻了。牛祥说,慌啥么慌,赶魂呀。话虽说着,却怕马小阳看出他的秘密,还是埋头吃起来。

马小阳和牛祥从酒店走出来,看了看天,天晴的不错,看不出有半点的异常。马小阳说,好天啊。牛祥则去推车子,摩托车扎在路旁的一棵槐树下面。天和地就是在这个时候摇晃起来的。起初牛祥还以为是自己喝酒的缘故,可自己的酒量不是这样的呀,平时都喝三、四瓶呢。马小阳也在喊,怎么这么晕呢?牛祥突然就感觉出了不对劲,地震!他大喊。突然就想到了酒店里的那些人,趔趔趄趄地便往酒店奔,这时就见马小阳已跑在前面。

酒店里的人早已给吓懵,正不知所措地哇哇乱叫着。马小阳一巴掌就拍在一个司机的背上,冲他和他的伙伴们喊,快往外跑。牛祥也一手抱起地上的孩子,一把拽过那个姑娘,一步一趔趄地往外就奔。

酒店外乱乱地站满了人,这时,马小阳把那个妇女和妇女怀里抱着的孩子也救出来了。牛祥刚把一口气喘上来,却见那姑娘脸色煞白地冲屋子里喊,爹!爹!牛祥就又记起了那个手拎二锅头的老头。天和地还在晃,牛祥想都不知道想了,懵懵懂懂就又往里奔,这时候马小阳也跟了进来。危险!牛祥的脑子突然一个闪电划过,冲马小阳就喊,马杠,快滚!别给我争!马小阳也冲他喊,牛杠,你滚,但马小阳的那个滚字没有喊出来,因为这时突然有一阵风向他们袭来,天和地就暗了。

牛祥是在马小阳的叫喊声中醒来的。牛祥最先感觉出来的是左腿疼,左腿象是被什么东西压着,生疼生疼,他想挪动一下,没挪动了,接着便也觉出身子被什么东西虚掩着,他活动了一下,还好,胳膊和身子还能动,这时他就听到了马小阳的声音,牛杠,牛杠,你在吗?马小阳的声音很近,好像就在旁边。牛祥说,我在,马杠,你在哪?马小阳说,在你旁边。果然,牛祥就听到了马小阳呼哧呼哧地喘息声。牛祥笑了,马杠!马小阳也笑了,牛杠!牛祥说,你怎么样?马小阳说,身子被压着,没多大的事,只是胸口有点闷。牛祥说,我们救出去几个?马小阳说,不知道,哪里顾上看了?牛祥说,我知道,七个,可惜那个老头。牛祥眼前又闪过那个姑娘煞白的脸和手拎二锅头的老头。马小阳说,我知道你知道,你小子那点心眼,以为我没看出来?牛祥说,什么?马小阳说,什么什么,姑娘。牛祥呸了马小阳一口。

牛祥说,我刚才是不是迷糊了一会儿?马小阳说,一会儿?是我迷糊了一会儿,我迷糊过来,光叫你不知都叫了几个小时了。牛祥说,哦,现在几点了?马小阳说,谁晓得,六点了吧?也许八点。牛祥说,马杠,想不到咱俩会杠到这里来。马小阳本想说,呸,还不怪你?但他没有说,他说的是,牛杠,你给我听着,不管遇上啥情况,咱们都要挺住,一直挺到有人来营救。牛祥说,那就看你这马了,我们牛比马的耐力大。马小阳好像想起什么,忽然说,牛杠,你这个研究地质的,要地震了,提前咋也没给出点信息呢?牛祥心说,我们这个地方就是地震带,但啥时震啥时不震,怕当今国际社会都是难题,我哪能给出信息?但牛祥是不会这样对马小阳说的,他说,你们马姓那么多名人,还用我给信息?马小阳哈哈笑了笑,说,你到底承认我们马姓厉害了。牛祥说,你要听好了,我说得是马姓名人多,不是厉害,名人不在多,一个顶十个,我们牛顿怕顶你们一百个都不止呢。马小阳说,牛顿牛顿,我都说过一百遍了,你怎么还一口一个你们牛顿呢。牛祥说,他本来就是我们牛姓的人嘛。马小阳大约有些乏了,说,算了,不和你杠了,我们睡会吧。牛祥说,不杠啦?那就睡吧。

不知过了多久,牛祥醒过来,四周黑漆漆地,一时竟搞不清自己身置何处了。他感到又饿又渴,还冷的不行,因为左腿很难受,他想动动左腿,但没动得了,这才把事情想了起来。他立刻就喊起马小阳,马杠,马杠。马小阳说,牛杠,你醒了?牛祥说,你怎样?饿吗?马小阳说,我知道你该饿了,快把你周围摸一摸,这是酒店,可能会摸着点要吃的东西。牛祥其实也想到了,这时他已开始用手在周围寻摸,并且已找到了两小片东西,那东西融融的,虽沾满了石渣,还是能感觉出那是腊肉。但牛祥没有立刻吃下去,他说,马杠,我这里有两片好吃的东西,我想分你一半,不过这是有条件的,将来你要还我一碗。马小阳说,你吃吧,我已找到些吃过了,你要是能找到两头大蒜,我倒还感兴趣。其实此时的马小阳,身子和胳膊都被压着,动都难动一下,连说话的力气都快要没有了,他是为了牛祥,才硬撑着这样说的。牛祥说,又是大蒜。马小阳说,又是大蒜!牛祥说,臭大蒜!马小阳不想再和牛祥辩争大蒜臭不臭,因为他有些支撑不住了。他说,牛杠,我好像,要睡了。牛祥也已觉出马小阳的不对劲,他知道不能让马小阳这样睡下去,这样睡下去很危险,他必须继续刺激马小阳,把马小阳的精神调动起来,能争取一分钟是一分钟,因为他好像已听到有飞机的嗡嗡声了,怕是营救的人快要到了。他说,马杠,看来你这马还是没有牛的耐力大呀。果然,马小阳又来了些精神,说,马还是比牛强的,你没听人们对马的赞誉吗?龙马精神,老马识途,一马当先。牛祥说,人们对牛的赞誉就更高一筹,孺子牛,拓荒牛,革命的老黄牛。马小阳说,还有对牛弹琴 ,钻牛角,吹牛皮 。牛祥说,是呀,还有马屁精、马马虎虎、驴唇不对马嘴呢。

杠得正热烈,马小阳突然就没了应声。牛祥的心顿时攫紧了,他立刻喊,马杠马杠马杠!但马小阳没有反映,象是睡着了。马杠马杠马杠!马杠马杠马杠!牛祥用尽全身力气喊了十多下,总算把马小阳喊得喔了一声。牛祥稍松一口气,说,马杠,你别吓我。马小阳的声音已经很虚弱,他说,我没,没事,我只是想睡。牛祥喊,马杠,你不能睡的。马小阳说,牛杠,我可能是,不,行了。牛祥说,马杠,你别胡说,你说过要挺住的,听,快听,你听到了吗?飞机的声音。马小阳的声音开始断簖续续,牛杠,求你,两件事,一、一,回河南,给我捎大蒜,到坟头来,看我,你也要学,吃,我们经常在,野外,杀菌,有好处。牛祥喊,马杠,你怎能这样!我凭什么要听你的!我不会给你捎,也不会去吃那东西!马小阳说,二,去看,我老娘,她不知,现在,咋样了。牛杠喊,我不去!马杠,那是你娘,不是我娘,我凭什么!马小阳说,牛杠,你真是个,杠,杠头!接下来,就没声息了。

牛祥喊,马杠马杠,你不能这样。马杠马杠,你说话呀!

马杠没有说话。

牛祥的眼圈红了,突然嗷一声就哭出来,他的哭声又尖利又凄婉,哭得根本不象个男人。他边哭边喊:

马杠马杠,我不和你杠了还不行吗?

马杠马杠,牛顿不姓牛,他叫艾撒克.牛顿,这样行了吗?

马杠马杠,马比牛强,你听呀,轻裘肥马、玉堂金马,车马盈门,还有,伯乐相马、兵强马壮、马到成功,还有,鞍前马后、马不停蹄,金戈铁马,这样还不行吗?

马杠马杠,我给你捎大蒜,中牟的大蒜,我给你捎一提包,捎一布袋,捎一麻袋,我和你比着吃,这总行了吧?

马杠马杠,我去看你老娘,你的老娘就是我的老娘!马杠,我求你了,你要挺住呀!

(下)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牛祥感觉眼前一片亮白。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帐篷里,帐篷里挤满了床,他就在其中一张床上躺着。很多穿白大褂的医生护士来来回回地忙碌着,屋里一片纷乱吵杂。这是怎么回事呢?当然,牛祥很快就想起了怎么回事。他想一骨碌爬起来,但没能爬起。一个护士走过来,制止着他:你的左腿还伤着,不能动的。牛祥用胳肘艰难地将身子撑起,左右地环顾,他喊,马杠马杠,我要找马杠。谁是马杠?护士当然不知道谁是马杠,但护士知道自己的职责,她严厉地制止牛祥说,你的左腿虽没伤着骨头,但皮外伤很重的,搞不好会化脓,况且你身子也还虚弱,这里是镇临时医院,你得继续躺在这里。牛祥是不会听护士话的,他此时心里只有马杠,他要去寻马杠,他已经将帐篷里梭巡过了,这里没有马杠。牛祥本应向护士问些话的,譬如说,他是怎样获救的,在这里躺几天了,今天几号,但他没有问。趁护士转身去忙其它事时,牛祥下了床,悄悄溜出了帐篷。

牛祥已感觉不出左腿疼,只感觉出虚弱。他的两只胳膊有些发软,两条腿也有些发软,象踩在棉花上,但这些都不能阻挡他心里面的那个念头。天上飘着小雨,淅淅沥沥地,街上到处是一片废墟,废墟旁到处是人,有解放军,有穿着各式各样衣服的人,他们在紧张地忙碌着,在废墟中寻找着每一个等待营救的人。牛祥知道自己就是被这些人救出的,但他已不去想这些了,他在雨水中艰难地踉踉跄跄地行走着。他要一个一个帐篷地去寻找,去把马杠给找出来。不远处就有一个帐篷,帐篷外挂着那个醒目的红十字,但当牛祥欲跨进帐篷时,突然改变了主意。他沿着已不是镇街的镇街继续往西走去,因为他突然决定应该先去看一个人,一个老人。街西往北走有一个巷子,巷子的尽头有两间老房子,那个老人就住在两间老房子里。牛祥不知道那两间老房子和那个老人还在不在,但这已经不是关键了,关键的是他必须去看。牛祥的泪水是在溜出帐篷时夺眶而出的,这时由于雨水的汇入,脸上已变成两条遏止不住的小溪。牛祥一边抹着脸上的溪水,一边在心里喊着,马杠,我不管你是死是活,现在,我都要先去看咱娘了。

2008、5、29日凌晨3时初稿于河南巩义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桂英的烦恼

下一篇:旷小槐和矿老大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杠手]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