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土队员郭小铁

发表时间:2015年06月26日 作者:孟广友点击: 收藏此文

国土队员郭小铁(短篇小说)

孟广友

一、李想一、老高和郭小铁

国土所长李想一正和国土队员郭小铁在国土所院子里换晾衣绳子,副所长老高失失冒冒跑进来就说,不,不好了,火龙,三月三新,新厂要开,开——。老高性子急,一急说话磕巴。李想一见老高开了几回没开出来,就说老高你别急,不中用手打着节拍说。说话磕巴的人,唱歌不磕巴,李想一让老高用手打节拍,是让老高随着节拍把话说出来。老高的脸腾就红了,但还是竖起右手用食指和中指一点一点地说,火龙新厂,三月三,要开工了。什么?李想一正和郭小铁争论是换成塑料绳子还是铁丝好,李想一想换成塑料绳子,说塑料不生锈,体现人性化,郭小铁要换成铁丝,说铁丝强实。现听老高这么一说,李想一也不争了,“啪”一下把手里的塑料绳子甩到地上,说去个鸡巴蛋,铁丝就铁丝,换根钢丝才好!拉着老高就往办公室走。
  老高说的火龙,是一家企业,名字叫火龙集团有限公司,因这几年生产销售形势不错,就想扩建厂房搞规模经营。规模经营当然是好事,产业大了,税收高了,既是区域经济新增长点,还能安排就业岗位。但扩建厂房就要用地,现在用地是简单说句话的事吗?火龙说他们扩建计划用地100亩,不错,他们厂区旁边倒也有个百十亩地,但那是耕地,要用这些地首先得有指标,还要立项,要调整规划,还要报到市里省里层层审批,没有这些,别说100亩,就是10亩1亩也是违法占地,我操违法占地是闹着玩的?因此,年前一听火龙有这个意向,李想一就赶忙派人登门,帮助火龙忙乎各种手续,并告诫火龙一定要等手续齐全才能动工。现在项目倒是立上了,可规划正在调整,指标还没下来,手续还没上报,火龙怎么就敢违着法地动工呢?李想一脑袋就一圈一圈地大起来。
  李想一大着脑袋拉老高来到办公室,问这消息是从哪来的。老高说镇政府。李想一一听就明白,这怕是火龙故意放出的风。今天是二月十六,离三月三还有半个大月。因老高分管的是火龙那个片区,李想一想想就对老高说,你赶快带人到火龙,做他们的工作,先把他们给稳住。老高应声就出了门。
  老高走后,李想一又赶忙往镇政府打电话。土地执法实行的是政府责任制,李想一往镇政府打电话,是找镇长。但镇政府的人说,镇长上县里开会去了,又打镇长的手机,镇长不接,李想一的心里就有些堵。
  现在基层国土执法这活真叫不好干,一边是国家十八亿亩耕地红线,一边是地方经济发展,国土所就象踩着高跷过钢丝,每天都是提着个心悬着个蛋。当然,作为国家国土人员就是替国家看家护院呢,发现违法用地,依规执法,责无旁贷。但这些平时挂在嘴边喊喊还行,真要在实际工作过中这么干,那可就憨不愣登憨到家了。不说别的,单说这些项目,都是政府费劲巴力招商招来的,凡进了辖区,不是省里的重点就是市里县里镇里的重点,依规执法?你去执执试试?譬如这个火龙公司,就是县重点企业,扩建的项目也是县重点项目,听说背景深着呢。火龙火龙,仅名字听上去就邪乎,既使他违规占地动了工,你执法恐怕也得多长三个脑子五个心眼,不然不烧你个皮焦肉烂才怪呢。
  李想一给镇长打电话镇长不接,李想一就明白镇长怕也听到了消息,县里的重点,镇长接了电话又有什么咒念?
  得得,李想一想想,觉得目前还是把工作重心放在火龙身上吧,要想尽办法做火龙的工作,让他们赶快完善手续争取指标,但用地手续一天审批不下来,就使劲拽着他往后拖一天,反正不能让他违规开工既成事实。
  李想一对派老高去火龙的信心不大,老高性子急急起来说话还磕巴,肚里面的肠子弯弯也少。果然,老高没去多长时间,就涨头红脸地回来了。李想一顾不上听老高磕巴着发牢骚,便支走老高,然后把目光落在了郭小铁身上。
  郭小铁拉好晾衣绳子洗完手,正坐在办公桌前看一个案卷,李想一看郭小铁郭小铁也感觉到了,但他没有抬头。郭小铁这架势让李想一有些哭恼不得,便一拍桌子说郭小铁你他妈装什么蒜!郭小铁这才眯眼抬头,摸摸口袋说所长你说啥?装蒜?我没有呀。李想一摇摇头说,火龙这件事恐怕还得你上。郭小铁说副所长去了都不中,我尿得比他高?李想一本想说知道你尿得比他高,就别给我端架子了。但话到嘴边又改口道,你和火龙老板冮大铜是战友,你不上谁上?郭小铁说扯淡逻辑,那片区又不归我分管,谁规定是谁战友就得谁上?李想一说好好好,我不给你磨嘴了,你说你上不上吧?不等郭小铁接话又说闹意见也不分个时候,这节骨眼上——那啥,非得让我给你挑明?
  一句话说的郭小铁半晌不吭。郭小铁为没当上副所长窝气窝了半年了。郭小铁在部队当连长,几年前转业分到了国土所。去年所里副所长空缺,论资历论能力,谁都以为非郭莫属,哪知半路杀出了个老高。按说提拔干部是组织上的事,提老高提谁郭小铁都不该有意见,但老高前年还在一所中学耍大勺(当厨师),来不到一年就当副所长郭小铁不服。不过郭小铁窝气也白窝气,因为老高有个好舅,在县委当领导。也不是老高的舅,是老高现任老婆张笑妹的舅。老高虽然刷大勺一急说话还磕巴,但老高业余有个爱好,喜欢作画。老高在文化宫工作的现任老婆张笑妹也喜欢作画,因为一个喜欢,俩人走到了一起。张笑妹的舅姓朱长得也象猪,一副猪脖子一个猪脑袋,别看象猪,说话挺管用,一句话,老高就调到了国土局,又一句话,老高就当上了副所长。郭小铁后来想想也就想通了,这年头怪事不怪,谁让你没摊上个好舅或者好老婆呢?但前一段又传出个消息,说老高又准备调回局机关了,老高一走,郭小铁不又有希望了?李想一说闹意见也不分个时候,指的就是这个。
  郭小铁摸着后脑勺问李想一咋上,李想一说咋上不咋上你比我有办法。郭小铁说你是让我上他小三?李想一说你上小四我也没意见,你只要挡着在用地手续没下来之前别让他开工就行。郭小铁就呵呵笑起来。

  二、郭小铁、冮大铜和徐凤凰

李想一让郭小铁上,不全因为郭小铁和冮大铜是战友,关键是郭小铁业务强在所被称为“大拿”,这一点郭小铁心知肚明。其实郭小铁是个很要强的人,当不当副所长毕竟受部队培养多年,发发牢骚那只是嘴上的事,碰到工作他不会绕开。说点自私的话他也想表现自己,你想一个连长,在部队再不济也带百十号人,叫谁立正谁不敢稍息,突然转业转到这么个屁大小所,还跟着别人当兵,再不露两鼻子表现表现,说不准别人就真给他看成红薯一块了。
  转过脸郭小铁就给冮大铜打电话,打第一次冮大铜不接,又打一次冮大铜还没接,打第三次冮大铜才接住了电话。当李想一的面,郭小铁故意摁开扬声问冮大铜在哪里。冮大铜说不在家在外县。郭小铁说冮大老板你牛逼呀!冮大铜说郭小铁你他妈别总是阴阳怪气的好不好?我在谢村,你敢说谢村不是外县?冮大铜的火龙公司在本县一个叫北弯的地方,谢村是邻县紧挨北弯的一个镇,两者距离虽不到3公里,但谢村的确是外县。郭小铁说冮大铜你狡辩,我想见你。冮大铜说是不是又说我新厂那片地的事?我告诉你郭小铁,这事你最好别插手!郭小铁说强盗逻辑,哪有抢劫者告诉警察,他要抢劫了别让警察插手的。冮大铜便哈哈笑起来,说好好,看来他娘的我这抢劫者也只得会会你这警察了。接着问在哪见?郭小铁说到你厂吧。冮大铜嘿嘿一笑说你小子是不是想徐凤凰了?郭小铁说冮大铜你别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流氓,脑袋整天净想这,不怕累死你!冮大铜说妒忌了?哈哈。咋?我去接你你还是骑你那破驴来?郭小铁说不劳你冮总大驾了,咱天生骑破驴的命,我还是骑破驴去吧。冮大铜说你小子也算认命了?好吧半小时后我在厂等你。
  收了电话郭小铁对李想一挤吧下眼说我现在就去?李想一忙说那还等啥?哎对了,中午要是吃顿饭啥的不行别让你战友管咱来管,只要别使劲造就中,造多了咱掏不起。郭小铁说就冮大铜那?别说咱是上门给他服务呢,就是不服务孬好咱也是管理部门管着他呢,吃顿饭还要咱掏钱,笑话!李想一说不是不是我是怕——郭小铁说所长我知道你想说啥,那个你也别怕,要是咱这样再一再二再三地告诫他,到时他还敢不听招呼地违法开工,我就敢……
  李想一心说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乐着忙把高帽给郭小铁又往高处戴了戴,说那是那是,老郭出马一个顶仨嘛!
  别看郭小铁在李想一面前话说的梆硬,但当他骑着破摩托上了路,心里也犯嘀咕,他知道这事说着容易办起来怕是会很棘手。郭小铁对冮大铜太熟了,俩人不光战友,还是高中同学,个性都强到一起爱相互掐架,可以说俩人在一起这么多年也掐了这么多年。但郭小铁脑子转得好像总慢半拍同冮大铜掐总他妈处于劣势。俩人一块当兵一块考上军校,毕业分在一个营。郭小铁当排长时冮大铜当副指导员,郭小铁当副连长冮大铜当了指导员,郭小铁当了连长吧冮大铜却有先见之明转了业,郭小铁转业时冮大铜已下海办厂当了老板。那个徐凤凰,是郭小铁和冮大铜的同学,当年因生的漂亮高傲地也像只凤凰,她爸还是镇武装部长,平民出身的郭小铁和冮大铜同时暗恋徐凤凰也只能躲远处偷偷瞅瞅,但私下俩人却为争徐凤凰争得脸红脖粗,当军官后有时还不忘掐两家伙。不过有次俩人探家在街头菜摊前碰到徐凤凰,一看娘呀哪里还是凤凰,简直是只花母鸡。虽还残留些当年的姿色,穿戴也花哨,但从廉价衣衫不难看出生活的窘迫。后来一打听原来徐凤凰嫁了一个车老板,没过几天好日子车老板就出车祸砸成了半瘫,徐凤凰只好出来卖菜。俩人便一番感叹,这人的命运可真是难讲,地球这稍一转就转出了个天上地下。但不知什么时候徐凤凰竟成了冮大铜的办公室主任,人是衣马是鞍时装一上身头发一整吧,花母鸡俨然又变回了凤凰,这方面郭小铁又算输了一把。冮大铜为此常拿郭小铁开涮,说郭小铁你和我斗?你是郭(锅),我是冮(缸),你是小,我是大,你是铁我是铜,咱俩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哈哈你他妈的还是认命吧。郭小铁气得够呛但也没辙。这次冮大铜要扩建的新厂,郭小铁知道是县重点中的重点,项目没上时县领导比冮大铜还急,拽胳膊赶屁股地要他上,现在冮大铜投资投进去几个亿,设备定了工人也招了,就象老母猪肚里的猪娃已到了屁股门口,这时候你去找他说哎哎不行不行,你的猪娃这会儿还不能生生到地上属违法占地,那冮大铜不给你急?猪急了还咬人呢。就冮大铜那个臭德行和社会背景,他要想违规开工,别说你一个小国土所,就是国土局县政府他也不尿你。
  这样想着郭小铁就到了火龙公司。
  火龙郭小铁不生,冮大铜为显摆常喊他来公司小聚。郭小铁骑车来到厂门口,门卫跟他笑笑就放他进去了。找个地方扎好摩托,郭小铁没有先进办公楼,而是围着厂区转了一圈,然后站在门口望墙外那一片麦田。这是一磨子好地号称粮库,年头里下了几场雪,麦子绿油油地正长得可人,但它们却面临厄运很快就可能被铲掉变成车间楼房,想到这郭小铁心尖不由颤了几颤。想着郭小铁就又想到了冮大铜那句重量级的话,心里恨得直痒痒,就说冮大铜这次我一定要把你小子给拿下,不为我自己也要为这片麦田为局长所长弟兄们想想,如果让你在眼皮底下违法动了工,毁了多年的粮库,再连累局长所长一圈人跟着挨板子受处分,那他娘可真就没有天理了。
  正想呢就听有人喊郭小铁,一看是徐凤凰从办公楼迎出来。徐凤凰说冮总在办公室等你你咋在这愣神呢。郭小铁说我最近研究易经,你们要建新厂房了我看看这片地的风水怎么样。徐凤凰格格一笑就说看了吗怎么样?郭小铁说地气不咋地我看你们也难盖起来。俩人说着就往办公楼走。徐凤凰虽年近四十但肤色好腰身也好,正是春季穿一套春秋裙,看上去风姿绰绰俨然一个没褪去青春的小少妇。郭小铁知道冮大铜早给徐凤凰有那个事了,心里不由骂了句冮大铜个王八蛋真好福气。但到了电梯里郭小铁仔细瞅瞅发现徐凤凰气色仍不大好,便问冮大铜那小子他——徐凤凰低眉低眼没有接郭小铁的话,而是说郭小铁咱不是外人,这次新厂那片地的事我劝你不要和他掐了,硬掐伤了同学情到最后怕是你也斗不过他。郭小铁就觉得心里暖烘烘的。起初郭小铁以为徐凤凰跟着冮大铜干一定幸福的不行,都是同学冮大铜又倾慕于她,徐凤凰拿着高薪不光解决了经济需求,那个啥,徐凤凰老公半瘫多年,干柴碰烈火怕是连她那个需求也解决的很好。但有次郭小铁喝多酒心里吃醋给徐凤凰打哈哈,徐凤凰倒也干脆没否认俩人有那个事,只是阴郁地说冮大铜啥都好,就是说话太压人。后来徐凤凰有话就愿意跟郭小铁说,碰到国土所同公司有工作上的事,徐凤凰倒成了内线,乐得郭小铁心里直说不错不错,咱没有得到身体得到精神也不错。
  进了冮大铜办公室,冮大铜一边让徐凤凰给郭小铁沏茶,一边开门见山地说,郭小铁,我就知道你会插手这件事,那你就说说我那片地咋办吧。郭小铁说赶快完善手续,争取指标。冮大铜说那好哇,那你们就赶快给我完善手续争取指标吧,反正三月三我要动工了。郭小铁说手续办不下来你咋动工?那是违法占地,小心上面抓你的现行。冮大铜说笑话,我的设备十天半月就回来了,工人也招好了,要是手续一年半载办不下来,我就等你们一年半载?我投资3亿2这个损失你们给我赔?郭小铁说错也,年前一听说你要扩建,我们就赶忙登门帮你弄手续,并再一再二告诫,手续办不下来不能占地,你说这话给你说过没有?再说,据我所知,你的设备到现在还没进行出厂检验呢,将来还要上码头下码头,上火车下火车,十天半月?怕是三个月也不一定能回来吧?工人你招了不错,但你不试产你会让他们上岗发工资?冮大铜愣了下,瞅瞅徐凤凰。郭小铁说别疑神疑鬼,你买设备的那个厂有我的一个兵。冮大铜说就算三个月吧,三个月你们能把手续给办下来?如果办不下来咋办?让我干等?郭小铁说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但办不办下来在省里市里,不过这件事是你在根上就错了,急三火四地赶什么?冮大铜说是我他妈的急三火四地赶——话到嘴边又打住了。郭小铁眯着眼笑了笑,知道冮大铜不好将县领导撂出来。冮大铜见郭小铁眯眼笑就火刺棱地说,我告诉你郭小铁,你回去告诉你们所长局长,我的用地申请已报给你们两个月了,我是市人大代表,也知道带头守法不干违法占地的事,但到时要是屎憋到了屁眼门口你们还没把手续批回来,那我也只好拉了不能把屁眼憋坏。郭小铁说你要硬拉我也没法,但肯定会很臭先臭你然后再臭大家,你知道国家的法律不是开玩闹的。冮大铜一拍桌子说郭小铁,我是吃饭长大的不是被吓唬大的。郭小铁说如果不信你就试试看吧。旁边徐凤凰忙说哎呀你俩就别再掐了,都战友同学的掐来掐去也不怕别人笑话!然后对郭小铁说,你在单位号称国土专家呢难道就没一点法子?这帽子一戴郭小铁乐了,说专家咱不敢当,但业务还是懂一点,说句大话别说所里,很多事就连局里的科长局长都经常请教我呢。不过就冮大老板这个态度——冮大铜正瞪着徐凤凰埋怨徐凤凰多嘴,现听郭小铁这么一说,忙说郭小铁你个——拣词没有骂出来,接着说你你还给我摆臭架子。
  郭小铁并不是蒙冮大铜,还真把主意想出来了,但他还不打算说。不说不是要拿冮大铜一把,而是他认为象对冮大铜这样财大腰粗牛逼强势的老板,得讲战术瞅战机,不说是不说一说出来就得让他认铆。于是郭小铁说,在你跟前我有啥架子可摆,我是锅你是缸,我是小你是大——冮大铜连忙摆手说得得得,咱俩也别掐了,我知道你鬼点子多,你就赶快想想辙把这事给我解决了,也让我服你一回。但郭小铁却说这个事还没考虑成熟,还要回去再翻翻资料查查政策。冮大铜就有点急,就说郭小铁我可告诉你,别给我转圈耍心眼,话说前头,这事你若给我办不成,到时可别怪我违法——。郭小铁立刻就打断说冮大铜我也奉劝你,这个法你最好别违违了你非后悔不可。冮大铜瞪瞪眼也只好作罢,说真他妈不是冤家不聚头,算球算球,中午还是让我先犒劳犒劳你吧。然后对徐凤凰说中午还是小餐厅,上茅台。
  其实冮大铜作为企业家长年在台面上混,哪能不知道违法占地的严重性?报纸电视哪天都在吆喝十八亿亩耕地的事,他轻易也不愿去碰那根红线,也怕碰不对被电一家伙。现在郭小铁既然说有办法,他虽不知真假但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治拽住郭小铁试试了。

  三、郭小铁、冮大铜和明艳

接连几天冮大铜给郭小铁打了几次电话,又让徐凤凰给郭小铁打,但郭小铁都说还没考虑好。所里李想一也催郭小铁,郭小铁只是眨着眼笑不说话。又过两天,郭小铁却忽然揣起两本资料叫了一个县报的记者往火龙公司走。冮大铜闻讯忙带徐凤凰亲自在厂门口迎接。
  县报社的记者是个女的,叫明艳,是郭小铁老婆的表妹,人也长得明光艳丽。冮大铜不认识明艳,看看郭小铁,看看明艳,刚要开冮大铜的玩笑,哪知明艳却认识冮大铜,伸手叫了声冮老板你好。冮大铜看着郭小铁问,这——郭小铁先没介绍明艳,而是张嘴就说冮大铜你可真是兔子兴住旺运气,这回怕不光要解决你的用地问题你还要露大脸扬大名了。说得冮大铜一头雾水,使劲眨巴着眼看郭小铁。郭小铁这才指着明艳说这是县报的明记者。记者?冮大铜瞅瞅明艳更是云里雾里,说郭小铁你小子葫芦里究竟要卖啥药。郭小铁说走走走,到你生产厂区再说。拉起冮大铜便往厂区走。一行人到了生产厂区,郭小铁翻开资料指着那两排车间,说简单说吧是这么回事,国家提倡标准厂房提倡几年了,省里根据全省用地情况,也决定搞试点,最近国土厅下了个文件,打算先在全省树几个典型。你这厂房我已看了多回,完全符合条件,冮老板怎么样?记者我都给你带来了。冮大铜有点诧异,说郭小铁你是让我在我这车间上再摞两层新车间,放弃那片地?郭小铁说对极,集约节约,利国利民利己,一举五得。冮大铜摆着手说别别别,一举三得五得我还没算,但我算了这一弄我至少要多投进去一千五百万。郭小铁忙说你没算我替你算了,你给子孙留地造福啥的高调咱就不唱了,这么说吧:第一,你要占的那片地是这一带多少年来最好的一块号称粮库,现在麦子长得正旺,你铲车一轰把它毁了,老百姓骂不骂你?我想当面不骂背地骂,现在不骂将来骂,落千古罪人的名声我不知道值多少钱?第二,你占地要给群众补偿吧?现今有些群众你给得再多胃口怕也填不满,等你开工投了产今天他来闹你一下明天他来闹你一下,再不就上市里省里来个缠访,到时不说你得不得安生,如果闹得三天两头停产我不知道值多少钱。第三——见郭小铁第一第二第三地说,徐凤凰和明艳便在一旁抿着嘴笑,这一来冮大铜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就打断说你就别再第三第四第五了,我来替你说吧。第三我要占那片地还要等你们的手续,不等强行开工就是违法,违法这名我也算落下了。第四我要建这啥标准厂房现在就能动工,设备一来也就驴到上套啥工夫都不耽误。第五,你带记者来这么一吹,我说不准还能名扬全省呢。郭小铁说冮总不愧为冮总,啥都清楚,不过我纠正你一点,不是说不准而是一定能名扬全省。明艳连忙接着说冮老板你可要支持我的工作哟,这是省报给我约的一篇稿子,题目我都想好了,就叫将土地留给子孙,把困难留给自己,火龙公司集约节约土地纪实。冮大铜瞅着明艳一乐,说还真有省里宣传这档子事?郭小铁抖着手里的文件,说这事谁还敢开玩笑?冮大铜的嘴就有点合不拢,说宣不宣传吧那个啥标准厂房倒还真是个主意,这么这么,咱们上谢村,上谢村山庄好好合计合计这事。
  冮大铜让徐凤凰安排好车,接着几个人就往谢村走。路上见冮大铜和明艳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稿子的事,郭小铁心里就乐得不行。郭小铁在单位被称“大拿”其实也没啥特别的,就是工作肯下身脑子动的也多,说句进步点的话就是有宗旨意识心里装着群众,他最反对有的人一身官气,戴个大沿帽就不知二哥贵姓,动不动就去拆人家的门楼扒人家的房。郭小铁知道冮大铜有个毛病就是爱“烧”,还特爱在女主持人女记者面前表现,他讲战术瞅战机抓得就是冮大铜这个弱点,现在怎么样?哈哈布袋口刚张开冮大铜就钻了进去。现在行了,事情至少说成了一半,得再在冮大铜屁股底下烧把火,把这个好事彻底给办好。

四、冮大铜和郭小铁

郭小铁的心血没有白费。在谢村那天郭小铁捣鼓着没让冮大铜少喝,冮大铜舌头一大一激动当场就拍了板,虽过后又出现犹豫,但郭小铁没有让冮大铜歇气,带着明艳连着几天跟着屁股采访,后来写成稿子又找关系在省报登了出来,这一来就把冮大铜给推到杆子上下不来了。三月三这天,火龙公司正式扩建动工,因国土厅刚下文件要树典型,主管副厅长也到现场来了。副厅长一来,市里县里领导还有电视台报社记者也呼呼啦啦来了一大帮,把个冮大铜给美的,对着镜头讲完话,转脸就偷偷给郭小铁说,伙计,多他妈投个一千来万,值!回头我要好好感谢你。郭小铁忙说感谢就不用了,咱还是应着心把厂盖好吧。接下来郭小铁三天两头的往火龙跑,帮助冮大铜出谋划策弄得泥一身汗一身,冮大铜财力雄厚请得也是名建筑公司,两个月新厂房就盖起来了。冮大铜高兴地直想蹦高,拉着郭小铁叫徐凤凰陪着又到谢村喝茅台,看看郭小铁晒的黝黑的脸,觉得光喝茅台不够意思,忽然说郭小铁你去过美国吗?要不让凤凰陪你去游一圈吧?这话有点露骨。徐凤凰的脸腾就红了,郭小铁心里痒了痒但立刻又觉得不对味,心里骂道冮大铜你真流氓,连忙摆手说不敢不敢,那里不安全有恐怖袭击。
  但没过几天冮大铜的高兴劲就下去不少。当时盖标准厂房也是没经验,工程结束一算账,乖乖冮大铜一下多按进去两千一百万。恰好当时邻镇也有两个企业扩建,一个大点的一个小点的,但都是大着胆子违法占的新地。企业家相互之间都熟,见冮大铜搞标准厂房多按进去那么多钱,背后捂着嘴笑当面却都夸冮大铜气魄大搞得好,不搞是不搞一搞就搞出来个全省典型。冮大铜虽眼一瞪说当典型咋?我这典型是响应国家号召省政府正儿八经给的,不是坑蒙拐骗卖假货卖来的。但背后想想也觉得窝心,我操两千一百万买了个虚名。再和郭小铁碰面有意没意地就说郭小铁给出了个馊主意。郭小铁也不反驳,只说主意馊不馊别太绝对,守法节地保你不亏不信咱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吧。
  还真让郭小铁给说准了。国家卫片执法已酝酿两年但谁都没在意,结果在这个年末就正式开始了。好家伙本县违法占地的企业一下被照上好几十个,当时按政策不管盖没盖起的厂房统统都得拆掉,不拆掉就要摘掉县领导的帽子。这一来县领导着了大急,那就拆吧,赶忙组织国土公安一帮部门上百号人,对违法占地的厂子一个一个地进行强拆。临镇那两个同冮大铜一起扩建的企业,老板不再捂嘴笑了,而是哭丧着脸象死了爹妈,小点的那个二话没说嘁哩喀喳厂房就给推了,大点的忙跑省里市里县里做工作,见谁给谁磕头作揖,最后厂房总算保住没被拆,但被罚了上千万不说还被列令停了产,啥时复工得等用地手续。正是生产销售的黄金季节,这时候你让老板停住呼吸都中只要别停他的产,几个亿的投资停一天得扔进去多少钱啊,但法令如山谁也没辙。
  冮大铜虽财大腰粗也被吓了一跳,暗自说还真他娘多亏了郭小铁呀。便想约郭小铁好好表示表示,谁知约了几次没约到。后来听说是郭小铁提拔副所长的事又黄了,心下一咯噔就忙给郭小铁打电话问怎么回事。不等回答就说郭小铁这次让我出面吧。郭小铁回答说不要。冮大铜说郭小铁你不要说不要,官场腐败能人不用用庸人我他妈还偏看不惯……
  郭小铁连忙说冮大铜你别插手你插手我给你急!冮大铜顿顿也只好叹口气,说要不你那破副所长就别干了,跟我干算啦,给你个副总,待遇条件随你开。郭小铁笑笑说快拉倒吧,咱俩掐了半辈子总掐不过你,现在这位上好歹还算管理者还能给你PK一下,要是到你手下下半辈子就彻底没出头之日了。冮大铜说真是江山易改那个啥难移,好吧好吧看来这个大人情我算欠定你了。郭小铁说你小子也承认输了一把?然后便呵呵笑起来。
  冮大铜到底没憋住,他决意要帮郭小铁,便直接找到了主管国土的副县长,副县长嘿嘿一笑说冮大老板咋也想起插手政务了?不过你来晚了,郭小铁的副所长看来是当不成了。冮大铜正要急,副县长说郭小铁是业务尖子,国土局准备调他到另一个辖区当所长了。冮大铜一乐说这还差不多,但马上就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空寞的难受。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国土队员郭小铁]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