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谷园的女人

发表时间:2015年06月28日 作者:陈希瑞点击: 收藏此文

    杨冬梅下乡那年,才十七岁。每天跟着大人们上工,撒种施肥,间苗锄草,累的腰酸背疼。一天,鸭塘村大狗主任来到公社知青点,说是让她去当小学老师,这让杨冬梅感激的要哭。

    杨冬梅当了老师,每天跟十几个孩子打交道。晚上,就住在村里,跟房东女儿招娣住在一起。房东还有个儿子叫北顺,都二十五六了,光棍一人。大狗主任大油头,穿戴干净,戴一块金光闪闪的手表,总露在外面,见了杨冬梅,总是“小羊小羊”地叫。北顺见了她,只低低地叫一声“杨老师”,然后赶快离开。

    有时候,公社里晚上放电影,杨冬梅叫上招娣一起去看。鸭塘村离公社只不过二里路,翻过一条小河,河对面就是。在人群后面,杨冬梅经常会看到,几个勾肩搭背的男女知青。

    那天,杨冬梅去公社办事,遇到一个弃婴,天寒地冻,弃婴早已经冻僵了。那是在干涸的河底,弃婴只穿一件红肚兜,明显是个男婴,却被狠心地抛弃了。等回来跟招娣说起此事,招娣一口咬定是知青点的人干的。男女之间做下丑事,有了孩子,不狠心扔掉,生下来分明就是个大麻烦。

    杨冬梅原本怕跟大狗正面接触,怕看见大狗那贼溜溜不怀好意的目光。晚上,大狗以杨冬梅辛苦工作为名,把她请到家里。一番觥筹交错之后,作陪的几个人醉醺醺四散而去,杨冬梅几次要走,都被大狗制止住,说,再喝点嘛,到了我家,就像到了你自己家是一样的,不要客气。再说,你当了老师,总得感谢感谢我吧。杨冬梅不好拒绝,只好喝下一杯又一杯,头就大了。大狗叫着“小羊、小羊”,杨冬梅已经醉得不能说话。杨冬梅软软地被大狗抱到炕上,恍惚中觉得正有一头狗熊在自己胸脯上拱来拱去,不由一阵燥热。偏在这时,一块砖头从后窗砸进来,砸中大狗的后背,痛得哇哇大叫。

    第二天,等见到杨冬梅,大狗讪讪地说,实在对不起,昨晚喝多了。杨冬梅冷冷地说,你当一个小官,胆子就那么大,就不怕我告你?大狗就笑了说,你也不打听打听,在鸭塘村,老子就是土皇帝,我玩过的大姑娘小媳妇有多少?你躲得过初一,能躲得过十五?哼!

    杨冬梅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发生了“砖头事件”,大狗得罪的人太多,想不出是谁干的。杨冬梅却隐约感到,此事可能跟北顺有关。

    三年了,一张张招工表都没落在杨冬梅头上。知青点十几个人,前前后后差不多都走光了,只剩下杨冬梅一人。杨冬梅想,难道是大狗从中作梗使坏?她不敢想下去。妈妈来信说,你再回不了城,妈妈都要急疯了!

    一次次,有人给北顺提亲,北顺不是嫌弃女方个头矮,就是年龄大,不肯结婚。招娣倒是满心希望杨冬梅能留下来,给她当嫂子。这可能吗?妈妈有病,城里还有一份工作等着她,杨冬梅早就想回城了。

    最后一次招工表,终于送到杨冬梅手里了。杨冬梅捧着这张薄薄的却能改变自己命运的纸片,激动得要跳起来。

    杨冬梅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走进大狗的深宅大院。

    一步、一步……杨冬梅就像踩在自己的那颗通通直跳的心上。招工表要盖章,她不知道,那鲜红的印章,会不会是自己的鲜血染成。大狗要她的身子,青天白日,直来直去,根本连大门都不用关。

    看见大狗了,看见那张淫邪的肥脸了,杨冬梅紧紧闭上那双因忿怒而扭曲、涨红的脸。哈哈哈……淫邪的笑声声震屋宇,似乎就在一笑之间,她就死过一回,完成了一个女人的蜕变。

    不料,大狗眼前竟飘舞起一些碎片,就像飞舞的白蝴蝶,纷纷飘落。那是一张撕碎了的招工表,杨冬梅在挥手之间,同样也完成了一个女人的蜕变。她要告诉大狗,人与狗不可同日而语,人,就是一撇一捺写出来的,是顶天立地,是堂堂正正!

    那年冬天,县报上报道了女知青杨冬梅放弃城市优裕生活,扎根农村的事迹。

    事实上,杨冬梅不愿拿肉体作交换,宁愿留在农村,宁愿一辈子当农民。回家后,杨冬梅马上张罗着跟北顺办喜事。没有宾客,没有娘家人的祝福,一杯水酒,成就了一段姻缘。

    一年后,杨冬梅生下双胞胎,百媚和千娇,一双女儿,娇娇可爱。

    春天的妖娆从桃花开始,从冻土层中顽强钻出的嫩芽开始,从村后那棵老杨树枝桠上传出的第一声喜鹊叫开始。

    冬去春来,冰消雪融,杨冬梅家分了地,有了属于自己的地。当然这地,种的很艰难。不管丰年与歉收,都得交提留,出义务工,上交各种款项。杨冬梅明白,沉重的赋税,那分明是压在农民头上喘不过气来的大山呀!这大山一般沉重的赋税,只有靠政策这把巨手,才能从人们头顶上搬开。

    杨冬梅看到,村里有不少老弱病残户,无力耕种几亩责任田。还有些人常年外出打工,地又种不好。于是,杨冬梅就跟北顺商议,把这些人的土地全都租了过来。地一多,农活就多,杨冬梅提议雇人干。北顺就有了顾虑,说,雇人干活,这跟过去的地主有什么两样?杨冬梅就笑了,戳着他的脑门子说,干一天,一百元,谁不愿意干?你呀,都什么年代了,脑子还这么不开化!

胆子一大,种地多了,农机化作业,从几百亩,到几千亩,就连外村的地都敢承包。短短几年,杨冬梅迅速成立起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杨冬梅金谷园农场”,杨冬梅一下子声名鹊起。一年四季,麦子和玉米轮番耕作,每年净收入达一百多万。一到农忙,来农场打工的男男女女竟有一百多人。

    更让杨冬梅开心的是,百媚和千娇,各自在村里结了婚,都是她的好帮手。

    杨冬梅一高兴,把爸爸妈妈从城里请来,长住鸭塘村。爸爸说,农村的人老实厚道。妈妈说,还是农村的空气新鲜。杨冬梅笑着说,在农村,最开心的是自由,想干点啥干点啥。新打下的粮食先吃头一口,新鲜的瓜果蔬菜先吃头一口,城里人,馋掉你的牙!

    一连几年,杨冬梅都被大伙推选为村书记兼村主任。

    后来,儿子在镇上开了一家馒头店,大狗给儿子当帮手,每天骑着电动车,走村穿巷,为儿子卖馒头。馒头!馒头!电喇叭的声音,传出很远,杨冬梅在家里都能都听见。一到农忙,家里、地里,有那么多人干活,哪有功夫做饭?杨冬梅提议,要大狗每天来送馒头。北顺一听就烦,巴不得大狗早死呢,还吃他的馒头,宁肯跑远处要别人的,也不要大狗的。可杨冬梅不这么想,她就是要大狗看看,她杨冬梅不是一条任人宰割的羔羊,而是一个一撇一捺写出来的堂堂正正的人啊!

    大狗来了,瞧,白围裙、白套袖,滑稽吗?来到杨冬梅家,大狗敲一下门,并不多言,说一声,送馒头来了!有时碰上杨冬梅,点一下头,只说一声,你要的馒头,放下就走。有时还会说一句人话,冬梅,好样儿的!当然,杨冬梅也会奉送上一句,要不是遇上社会好,我杨冬梅早就死了!大狗讪讪地说,那是那是,你忙你忙,边说边走。

    有人给杨冬梅建议,干脆要大狗来给杨冬梅看大门,看看他能不能把脸藏进裤裆里,臊也要臊死他!杨冬梅笑一笑说,这,就够了。再说啦,我平时忙都忙死了,哪有闲工夫想别的?

    可不是,杨冬梅忙呀!忙村里的事,忙地里的事。这不,杨冬梅又当上了市人大代表,又要去市里开会。杨冬梅明白,自己肩上的胆子更重了,她要向市里建言建策,关于土地的梦,关于新农村的梦。

    如今的杨冬梅,尽管已经六十出头,两鬓斑白,身体已经明显发福,但看上去精神矍铄,面目和善,待人很有亲和力。透过那双含着笑意的好看的眼睛,依稀可以寻见,当年的杨冬梅是一位何等俊俏伶俐、聪慧过人的女孩……

    2015-3-28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金谷园的女人]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