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凯文的碎碎念

发表时间:2015年10月21日 作者:远航点击: 收藏此文

  

文凯文调侃说:我算是个狗屁官啊,我这样的人有什么架子好摆的呀!李莉说: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一)  

文凯文身高一米七,英俊潇洒,大学毕业在广州一家外企上班。  

他与一位同事合租了一套房,一厅两室一厨一卫生间一走廊一阳台,每月租金一千二百元。他天天挤公交,打卡上班,见客户,做报表等等,忙得要死。  

上班后的第一个春节前,他回到老家乡镇农村。老爸大声地说:“考公务员吧。公务员比你现在干的轻松,受人尊重,特别有尊严,也有面子。”老妈也唠唠叨叨:“考公务员吧。公务员稳定清闲,令人羡慕。妈也好给你介绍女朋友。”他说:“我再看一看吧。”  

上班后的第二个春节前,农历十二月二十日,他回到家里。老爸说:“你还是考公务员吧。你看,我们村里的麻瓜赖皮在乡镇当计生办主任,他父母亲总是在村里耀武扬威,感觉高人一等。”老妈说:“你考上公务员,我们也有面子。”他小声地说:“我过几天再决定考不考吧。”  

他的老爸老妈比什么都高兴,见人就说:“我儿子回来准备考公务员了。”与他小时候很要好的伙伴见到他就说:“苟富贵,勿相忘!”他感觉有点怪怪的。他的叔叔见到他就说:“你比麻瓜赖皮强多了。你一定可以考上公务员。”他只是苦笑。  

他没有埋怨老爸老妈。他知道,老爸老妈这是为他好。当天晚上,他失眠了。他翻来覆去,在思考同一个问题:不考吧,老爸老妈会遗憾一辈子,也会伤了他们那极其脆弱的心;考吧,如果考不上,别人会把这当作笑料大做文章,老爸老妈心里就会更加难受。一切皆有可能。  

偏偏有一天,老爸要他去镇派出所帮哥哥的大女儿把户口本上的名字改过来。他到达派出所办公室,因为听不明白多问了一遍,就受到了工作人员的白眼,觉得特别没有尊严。  

这时,进来一位所谓的镇政府官员,派出所工作人员立即起身,赔笑,又是递烟点火,又是倒茶让座。他想,有个熟人办事快这个不谈,能不能看到笑脸这个不说,至少不会看到半死不活的脸,这样就觉得自己受到了尊重。通过这件事情,他受到了刺激,于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考上公务员。  

(二)  

他想参加公务员备考全科联报培训,可是收费太贵了,要5800元。同村的麻瓜赖皮找到熟人帮助了他,给他打了个折,只收了他3800元。麻瓜赖皮告诉他,公务员考录比102:1。他觉得公务员很难考,必须要击败剩下的101个人,才可以被录取。他怎么样也要逼自己一把,否则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老爸老妈对他说:“一定要争气,考上公务员,光宗耀祖。”  

他没日没夜地看书,查资料,做题目,背题目。那段时间,是他最认真的日子。他最喜欢的就是那样的日子,生活简简单单,目标很明确,对未来充满了无限希望。他笔试成绩颇为可观。面试那天,他起得特别早,对着镜子刷牙,不知不觉地发现自己在笑,下楼梯的时候还哼起了歌儿。刚想打开车库门,却发现拿错了钥匙。  

有人告诉过他,上午面试前一定要吃早餐,否则反应会比较迟钝。他停下摩托车,走进云吞店,点了一碗云吞面,服务员马上端了上来。服务员刚刚走开,他就嚷嚷起来“对不起,这云吞面,我没法吃。”服务员重新给他上了一碗,他还是说:“对不起,这云吞面,我没法吃。”服务员只好叫来老板。老板毕恭毕敬地点点头说:“先生,这云吞是本店最拿手的,深受顾客欢迎,难道你......”他微笑着说:“我是说,筷子在哪里?”  

这时候,一少妇牵着一条宠物狗走进云吞店。她神气地对服务员说:“要是我替我的狗付钱,它能像我一样有个座位吗?”服务员只是微笑。凯文见此情景,不假思索地回答:“当然能啦!”少妇很是高兴,掏出钱包准备付钱。这时候,凯文接着说:“你付钱后,你的狗可以跟所有的客人一样有个座位。不过,它也要跟客人一样,不能把脚放到座位上去。”客人们不禁哈哈大笑,少妇羞得满脸通红。  

面试环节,他自我感觉良好。他告诉老爸老妈:“还有最后一个环节,就是组织考察。”据说,他老爸老妈瞒着凯文,拿了两万元去拜访麻瓜赖皮。麻瓜赖皮说:“这钱不是我要的,要送礼,请人喝酒,疏通疏通关系。我尽力而为帮助凯文。”不过,凯文一点也不知道有这么回事。  

他终于考上了公务员,换来了老爸老妈那灿烂的笑容,骄傲啊自豪啊。村里人一见到他,就说:“真厉害,了不起!”他的老爸老妈的朋友的孩子考了几年都没考上,也前来祝贺他,并向他取经准备再考。他心里那个美啊那个乐啊,最主要的还是有成就感,觉得付出有了很大的回报,  

(三)  

他在家乡乡镇当了一名公务员。刚上班时,总有以前的同学打电话问他的新工作,再表示一番羡慕,也有很多人来借书取经,总之是极大地满足了他的虚荣心。上午八点上班,打开电脑,挂上QQ用于传送文件,基本不聊天,除了遇到老同学和好朋友,问一句过得怎么样,回一句还那样。炒股,下棋,看看新闻,上网购物,但大多数时间是没有什么事情的。上午或下午下班之后,如果没有人请吃饭或者不回家吃饭,也会到政府食堂吃饭,吃饭也分三六九等,领导坐在小房间,中层坐包间,基层在大厅。不过,这个本也无可厚非。  

他原以为公务员清闲,可是和他想的很不一样。有时候,被人呼来喝去,看人脸色。公务员也不是那么好当的。有时候写材料,写报表,各种各样的加班。原想着还有灰色收入,可实际并没有多少钱。原先想着好找女朋友,结果,进去两年,根本没有上升空间,还是一个小文员。月收入两千多元,奖金一年近一万元,没有别的灰色收入。  

三年之后,他借了一笔钱给哥哥买了一辆小型巴士,父亲是售票员,嫂嫂在家带一岁多的女儿,大女儿三岁多了。  

随后,他被提拔为党政办副主任。他很清楚,一般的公务员要想出人头地,不亚于登天。一个科员要提为副科需要三年。如果一个年轻人没有很好的机遇或有很硬的后台,估计一辈子最多能捞个正科或处级也就到巅峰了。  

他经常一周有两三天时间在外喝酒应酬。公家出钱他出胃,吃喝为了本单位。有时为了一个项目,在饭局上,他拼了命也得陪人家喝个痛快,项目能不能拿到,得看人家喝得高不高兴,喝酒喝到胃痉挛,第二天还得爬起来照常上班。  

单位也有潜规则。偶尔也有人来找他办事送几百块钱的,本来也是很穷的人。他不收钱,那人就不走。他只好威胁说:“如果给钱,这事我就不办了。”那人才拿着钱走了。看到那人衣服很破旧的样子,他很心酸。也有人送他一罐花生油的。他有些感动,也很无语。最后,他又把这些东西送回去了。  

在这样一个官本位的国家里,人们对于官有着本能的崇拜,官员若是不摆架子就是好官了。他下乡跟老百姓打交道,老百姓经常会说凯文一点架子也没有,聊天很随意的,是个好官啊。  

凯文调侃说:我算是个狗屁官啊,我这样的人有什么架子好摆的呀!  

(四)  

凯文告诉老爸老妈:“周六有个女同事叫曼妮,想来我们家玩玩。”曼妮只是带着好奇心想到同事家看看,并没有与他谈恋爱。凯文真没有想到,他的家人却郑重其事,请了好多亲朋好友来吃饭,实际上是来帮忙相亲的。  

他与曼妮一到家门口,就有一大堆人迎接。虽然精明的他一一介绍,曼妮觉得如果跟他一样称呼,未免太荒唐,只是点点头又显得不够尊重对方,好不尴尬。吃饭的时候,他的家人,尤其是老妈不停地往曼妮碗里夹菜。其中有一样菜,曼妮非常怕吃,可是他老妈却认为是一道好菜,弄得曼妮吃又吃不下,扔又不好扔。  

曼妮突然有事情,想离开他家回单位,但他家的全体成员,都热情高涨地在为招待曼妮忙活着,这个时候曼妮走也不是,留也不好,尴尬之情溢于心间。他不得不送曼妮回到单位。  

随后,陆续有人上门主动提亲,但总是不能让他的老爸老妈如意,随便找个借口就婉言谢绝了。那些女孩子,要么是身高不够,要么是学历不够。最重要的一点是,不是拿国家工资的。他的老爸老妈反复对他说:“首选公务员,其次是老师、医生。”  

他的另外一位女同事为他相中一家,那女孩子叫珍琪,各方面的条件都比较好,大学毕业,在外乡镇一所村小当老师。他的同事牵线搭桥,安排两人见面。他对珍琪颇有好感,而珍琪对英俊潇洒的他也一见倾心。交往几天后,他提出想见见珍琪的家人。珍琪很爽快地答应了。  

他与那位女同事刚到珍琪家,发现她家已经聚集了一大伙前来相亲的人,女眷特别多,才坐定,就有一女眷,张开大口,进行三代以内方方面面的现实和历史审查。当着那么多陌生人的面,有些该回避的,却无法回避,也只好作出明确的回答,让他尴尬得不知所措。珍琪的家人,都在为他的到来而忙里忙外,他想去当个帮手,珍琪的妈妈却不要帮忙。再后来,那位女同事了解到,珍琪的家人确确实实有遗传病史。当他知道这个情况后,就找理由婉言拒绝了。他伤透了珍琪的那颗心。  

(五)  

那年县里举办庆祝国庆女子篮球比赛,每个镇派一个队参加。那个镇,他带队。他最大的收获就是,他与来自山东农村在县第一人民医院上班的女孩李莉相遇。两人一见钟情,相互乘势打量着对方的容貌、身材、体态、举止等。人生的感情或许就是如此。两个素不相识的人,却在不经意之间,被看不见的红线牵了,两颗心碰撞在一起。

当天晚上,他与白衣天使李莉走入幽静茶座,外堂古色古香,弦音缭绕。他们找了个两人的小包厢,灰暗的灯光隔着一个茶几,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清香。谈话间,点一壶茶香四溢的人参乌龙。揭开壶盖便有一阵特殊香气扑鼻而来。先闻香再品味,满口生香,回味甘美。他绅士般的给她倒了一盏清茶,看那清澈的茶水,好比纯净透明的爱情,让她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他回到家,把相遇的情况告诉了老爸老妈。经过几个月的交往,双方的家长都欣然同意。他的老爸老妈便提出向李莉家提亲,建议在明年国庆节结婚。李莉的家人郑重其事地对他说:“彩礼五斤百元人民币。”  

未来丈母娘给予他的压力太大了,他为彩礼钱而困惑,遂与李莉商量。李莉说:“按照当地规矩,五斤百元人民币,这是最一般的彩礼钱,这是装点门面的工具。如果少了,会让家人很没有面子。”他知道,幸福婚姻与彩礼无关。  

他不得不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老爸老妈。  

他的老妈说:这可怎么办?  

他的老爸说: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彩礼只有自行车、缝纫机、收音机和手表。人们形象地称其为蹬蹬、转转、听听和看看。  

他的老妈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彩礼就变成了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和风扇。  

他的哥哥说: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彩礼稍微有调整,分别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和彩电。  

他的嫂嫂说:2000年后,彩礼就慢慢变成了房子、车子、票子和保险。  

他的老妈说:父母亲将女儿辛辛苦苦养大后嫁出去,希望通过收取一定的聘礼来保障自己的老年生活,这是可以理解的。  

他的老爸说:这可怎么办?  

他说:“大家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筹够彩礼钱。”  

面对高昂的彩礼,他显然倍感压力。他对李莉说:“你再与家人协商一下吧,最好能把数目降低一点。”  

李莉说:“我已经同家人说过几遍了,他们不妥协,不降价。”  

其实,李莉也知道,丰富的彩礼无法奠定幸福婚姻的基础。真心相爱,同心同德才是一段感情美满的关键。只有真正明白爱情与婚姻的真谛是两个人的幸福长久,才能成为婚姻竞技场上最大的赢家。  

他非常理解李莉家人的做法。他通过努力,请同学好友帮忙,终于筹够了彩礼钱。他没有买房子,也没有买车子。他与李莉也在预定的日子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六)  

他们的第一个孩子终于呱呱坠地,第一声啼哭是来到人间的宣言。向全世界宣告:她,就是生命。他们给孩子取名为文莉。有了孩子的感觉真好。  

文莉长到两岁多的时候,凯文的老爸对凯文说:“你哥哥两个女,你一个女,你与李莉应该考虑再生一个男孩。”  

他的老妈说:一个小孩子,太寂寞了。再说,传宗接代是大事情。  

他回答说:如果再生一个又是女呢?再说,违反计划生育会被开除公职的。  

他的老爸说:假离婚就可以了,绝对行得通。  

他说:其实一个小孩就够了,生男生女都一个样。  

他的老爸说:我们是过来人,一定要有一个男孩,否则当你五、六十岁的时候再回过头来看看,你就会感到非常遗憾的。  

他说:我与李莉商量商量吧。  

李莉说: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其实,李莉根本不想再生。因为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她想到,孕期老公有可能出轨,夫妻感情没有时间沟通,对爸爸***关注会减少,对第一个孩子的关注会减少,如果生第二个甚至第三个都是女孩呢?她其实也担心,假离婚如果变成真离婚呢?因此,她不与老公谈多生一个孩子所付出的精神成本,只与老公谈所付出的物质成本。

李莉说:“先计算一下,一个孩子出生到大学毕业,需要花费多少人民币?”  

李莉与老公拿出一张草稿纸和一台计算器。他们用了近一个小时,计算出一个孩子出生到大学毕业,各项付出人民币如下:怀孕11600元,生产2600元,产后至上幼儿园45254元,幼儿园65000元,小学阶段103610元,中学阶段166000元,大学阶段98870元。以上合计近50万元人民币。  

他一看到这个结果,他无奈地对妻子说:“在这个房奴、车奴、卡奴、学奴、活奴的时代,每个家庭都面临着教育难、住房难、就医难、交通难、就业难的窘境,我不敢生第二胎了!”  

如果爸爸妈妈给压力,怎么办呢?他与李莉陷入了沉思之中。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翘尾蚁耍无赖

下一篇:大红枣儿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文凯文的碎碎念]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