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枣儿

发表时间:2015年10月24日 作者:陈希瑞点击: 收藏此文

大红枣儿 
 
   二大娘是我的邻居。 
   二大娘家有一棵高过墙头的大枣树,进入盛果期这些年,一到秋天,枣树上密密麻麻,一嘟噜一嘟噜的枣子压弯了枝头。枣子个头也不小,颜色各异,各有千秋,有的青绿,有的暗红,有的半绿半红,有的斑斑点点的红,就像画家随意的泼墨写意。如果放大开来看,简直像一件件精美绝伦的景德镇瓷器一样,真的是要红有红,要绿有绿,让人爽心悦目,叹为观止,感叹造物主的神奇。 
   遗憾的是,面对如此胜景,年过八十的二大娘手搭凉棚,只能远观,不能近瞧,更不能亲手采摘下一颗枣子来品尝一番。 
   二大娘在二大爷去世之后,得过一场偏瘫,险些要了她的命。治好以后,留下了偏瘫后遗症,那就是行走不便,每日只能靠着一张轮椅,步履蹒跚地门里门外活动一番。 
   村里人都知道,二大娘年纪轻、好家伙的时候,生性刁蛮,没理占三分,三房儿媳没一个敢招惹。即使三个儿子,一年到头,除了例行公事拿钱拿粮,也绝少跟她来往。 
   老大寿高生性懦弱,对老娘百依百顺。老娘喊头痛,寿高就说,是不是感冒了,赶紧去抓药。一见老娘饭吃得少,寿高肯定就会骂老婆,笨手笨脚连一顿饭都做不好。久而久之,二大娘就专捡这个软柿子捏,稍不如意,张口就骂。耍起横撒起泼来,敢躺在寿高的堂屋,一脚蹬翻了饭桌,打翻了饭碗。吓得大儿媳只会掩面而泣。这两年,小孙子小牛的两桩婚事先后是铁匠挑炉,散了伙,都认为跟二大娘不无关系。大孙子大牛早早分了家,平日里,大牛媳妇只跟婶子秋菊来往。 
   老二德高有儿有女,看上去小日子过得不错,谁知道他生就的一副花花肠子,见了女人就拉不动腿,跟邻居小媳妇打得火热。后来奸情败露,撇下老婆秋菊和两个儿女,两人远走高飞,从此杳无音讯。 
   老三福高自小惯坏了,生就一副匪脾气。曾口出狂言,要不是有父母管着,老子早就成土匪了。这样的家伙,哪个女人敢跟他?不用说是光棍一条。哎,也别说,鱼找鱼虾找虾,物以类聚,还真有一个外地娘们儿找上门儿来,成了他的压寨夫人,成就了这一对半路夫妻…… 
   丽日晴空中,大红枣儿炫耀在枝头,吸引的鸟雀赶来啄上几口,弄得四周的空气都变得香甜起来。 
   “啪嗒”,一个枣儿滚落在地上,在二大娘的眼前停住。二大娘弯下腰,伸手去抓,一抓没抓到,再抓还是没抓到。二大娘便取过拐棍,一拨拉,枣儿就滚过来。 
   二大娘捡起枣儿,在手上擦擦,张口吹吹,才肯入口。其实,红红的枣儿上,什么也没有,二大娘有洁癖。 
   二大娘有洁癖,在村里是出了名的。三房儿媳,哪家都有三两个孩子,一个都不给看,自个儿倒是干净了,大人孩子却生疏得很,都离得远远的。二大娘说过,等着这些小杂种给我养老送终,我还不是早就埋进黄土堆里了? 
   小孙子小牛上小学时,刚学会了一个成语,叫“种瓜得瓜”,不懂啥意思,二大娘也不懂是啥意思,就回家问父亲寿高。寿高瞅瞅二大娘,就说,等你长到你奶奶这么大的年纪,就知道是啥意思了。 
枣儿在二大娘瘪瘪的嘴里,翻过来,滚过去,就是不肯碎身。既是不肯碎身,也不好囫囵吞枣。二大娘只好把枣儿取出来,看了看,叹了口气。 
   二大娘起身,推着小小的三轮车,蹒跚着回到屋里。从锅灶后,取过石臼,把那颗枣儿放进去,锤碎,用羹匙挖进嘴。呵~~~,一股浓郁的香甜滋味顿时弥慢开来。 
   二大娘带着一股满意的神情,倚在炕头,迷迷糊糊,似睡未睡。 
   “啪”、“啪”……随着几声清脆的响声,二大娘清醒过来。透过窗户,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手持一根长长的杆子,正在打枣。 
   二大娘看清了,那是小牛。 
   小牛提着满满一塑料袋枣子,扛着杆子,心满意足地走了。 
   有天下午,二大娘正坐在太阳底下,眯着眼打盹。秋菊跟大牛媳妇来了,见了二大娘,说声“打个枣儿吃”,然后一个扶着,一个站在板凳上,一根杆子就在树上啪啪打起来,枣儿随即啪啦啪啦滚落一地。两人很快捡满了小篓子,嘻嘻哈哈,抬脚就走。 
   有天早晨,二大娘还没起床,屋外传来一阵啪啪的打枣声。透过窗户,寻声望去,只见压寨夫人踏着梯子,爬上墙头,挥动竹竿,在用力打枣。福高在树下,一颗颗捡起来,提着就走。 
   二大娘只觉得心头空落落的,凉凉的。 
   …… 
   一天早晨,听见有人敲门,我出去一看,原来是二大娘。只见她手里提着一些枣子,硬往我手里塞,边塞边急急说:“快拿着,这是我好不容易打下的枣儿,请你们尝尝!” 
   我连忙说:“这、这怎么好意思?” 
   “你这孩子,吃几个枣儿,有啥不好意思!再不吃,恐怕就没了!”二大娘边走边说,“进屋吧,进屋吧。唉唉,我一个孤老婆子,老了老了没人喜啦。我养的是些啥?是一群狼啊!” 
   望着二大娘远去的背影,一股难言的滋味儿涌上我心头…… 
   (字数:1816)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文凯文的碎碎念

下一篇:折腾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大红枣儿]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