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阴

发表时间:2015年10月27日 作者:南国伊豆点击: 收藏此文

            浮    光    阴

                文/伊豆

  光阴里每一步都是修行,不自知间,早已自度----雪小禅

     每一朵花,每一片叶,都是大地献出的一瓣心香吧?人世间因了这些朵儿叶儿,也就变得种种有情的吗?想起李清照的“叶叶心心,舒卷有余情”,整颗心都被浮在了春光里。如同走在鸟声如雨的花树下,眼前飘满春天的诗句。最喜的是那些伴着小花骨朵一起初绽的叶蕾,在晨光里张开新月般的小眼睛,感觉那一芽一芽的蓄着绒毛的叶脉都有着婴儿的乳香。

    在没有遇见这朵花之前,我是这么想着那些花儿的。叶叶心心,缠缠绵绵,心尖儿好似抵在一团无边柔软的棉花糖里,甜得快要融了,化了。我真想像邻居的小女儿那样,头顶别一枚绿油油的小叶子,骄傲地向全世界宣告:“我可爱的想要发芽了”。

    这样想的时候,这朵花就这样摇曳着走进了我的视线里来了。它红得似火,烈得似焰,花瓣上似乎还留着晨露滚过的轻响,细细长长的绿茎摇曳着一头状如菊花的花朵,柔丝似的花蕊从缱绻的花瓣里探出来,像一根根纤细而修长的手指,就这么伸展着举向天空,似乎想要放飞什么?

     是这朵花吗?除了一茎一花,再无任何枝枝叶叶的牵绊,似乎在不经意间又透着禅意的花?是它,令我美丽的表妹在电话里又哭又笑的?看到它的第一眼,我的心莫名地颤抖。尘世里,哪有这样心无旁骛,孤傲独立的花?

     这朵花,一定是属于表妹的花。原以为表妹是个喜欢做梦的人,或许,这只是她虚虚实实梦境中的一个?现在,它真真切切地站在明丽的秋光里,就在我刚刚走过的道旁,独自摇曳着。摇曳着,也摇醒了表妹心中的童话了吗?

      无忧无虑、无悲无喜,无牵无挂。这奇怪的花,谁也叫不出它的名字。我就暂且管它“女儿红”吧?最卑微的生命也需要一个名字啊。就像我办公室的一盆玉树旁长出来的那株小草,我不知道它从哪里来,在我八年前种下玉树的时候它就来了,每年每年,枯了又荣,荣了又枯,默默地相伴在玉树身旁。剑似的翠叶恰似一位颀长而娟秀的女子,来人每每忽略了美丽的玉树,却从不忘问我叶子的名字。“幸运草”。我这样回答着,虽然有点俗,但是它来到我的身边,的确是我的幸运啊。

    当你遇见花的时候,花也遇见了你。这便有了心动,有了眼泪,也有了记忆。也是一个偶然的遇见吗?应该是一个轻烟似纱的早晨吧,白衣胜雪的少女第一次看到这火把似的小花朵,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浓烈的花朵像是要开到云里去,少女采下那火红的花朵,一朵一朵仔细地插在瓶子里,摆成一个心形,少女坐在鲜花丛中,轻轻合上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闪一闪地,少女一定在做一个关于公主的梦吧?

    那少女就是我美丽的表妹。

    我想,这一定是浮在光阴之上,长在红尘之外的花吧?不记得是什么时候了,只记得那是一处高树深深的古刹,记忆里,那古刹高不可攀,四周悬崖壁立,大雾弥漫了山谷,明黄的古刹在雾海中若隐若现,一位身披袈裟,面目红润的僧人正坐在台门外的青石上打坐。我和表妹不敢惊动,正想绕道而行,不料大师忽而睁开眼睛,睿智的目光里盛放着无限的宁静和安详。大师看了表妹一眼,一个词语就这样从他的嘴里徐徐地飘起。

   那个词语徐徐飘起的时候,我美丽的表妹像是刚从飘满烟霞的水中走来,眼里蓄着一湖的蔚蓝。我不明白大师为何独独会对表妹说出了那三个禅机四伏的字的?那时候表妹还是青涩得如同晨露中的叶蕾,如何能猜透大师那深奥玄妙的偈语?欲问究竟,大师却飘然离去……

      所有的遇见,是偶然,更是必然吧?就如遇见他?同样是一个轻雾似纱的黄昏,表妹像一只纯白的飞鸟,划过清纯的湖面时,喑哑的六弦琴戛然而止,伴着琴音的是那一泓温情的清波,像是从表妹虚拟了多年的一个童话里流来。所有的童话,王子不都有这样一双忧伤而多情的眼睛吗?

    我相信,一位内心拥有湖泊的人,一定会得到杨柳的垂青。从此,多情的小河在琴声里欢快地歌唱,连含情不语的风,也变得娇羞起来。后来,“王子”轻轻握紧表妹的手,深情地看着表妹像风铃草一样亮晶晶的眼神,说,“看到你,心陡然安宁下来了”。为什么那么不安呢?表妹之前没问,之后也从未问起。表妹从不喜欢追根究底。

     要不是今天遇见这朵花,那三个字连同当年飘过那个山谷的烟霞一样被我淡忘了。多年以后的今天,我依然不明白“浮光阴”这三个字的含义。可是,漂浮着,总是轻盈的吧?我一厢情愿地认为,轻盈的都是离美丽最近的。让人轻易地想起长谷的风,飘逸的云朵以及飞翔的雪花。总之,这是一个令一颗年轻的心扇动翅膀的动词。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很少触碰这些令人心动的文字,我是害怕这个动词背面隐着那对忧伤的眼睛吗?原本,每个人都是一位扇动翅膀的天使。只是,在尘世里走得久了,那些薄羽在时光的打磨下,折了,断了。

     幸福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那个人成了飘渺的孤鸿影。目送他远去的背影,表妹没有挽留,也没有转身,表妹执意把自己站成了岸上的枯枝。是谁打碎了童话呢?童话打碎的时候,也打碎了表妹的心了吗?是否当年大师的一语成谶?或许,表妹原本就如这样一朵,浮在光阴之上,浮在时间之上,浮在尘世之上的花儿?

      阳光,打开了花朵;雨点,浇醒了诗行;岸,收藏了浪花。那么,表妹一直在寻找它吗?不然,今天遇见了它,为何那样喜出望外,那样抑制不住的泪流满面?或者它一直就没有远离过,就像远去的光阴里一点微弱的烛火,一直亮在表妹的记忆里?

      火红的花朵再次点亮表妹的记忆,记忆它,还因为它没有名字吗?我知道表妹与他只是抱着各自的岸,守着自己的本真,守着自己的天涯。多年以后,那个身影一直在清越的钟声里浮沉,那清寂苍凉的钟声,一下一下,似远远近近的鼓点撞击着表妹的心扉,也滴落在表妹清浅的梦里,一下一下,从未停止,如同表妹的眼泪从未晾干过一样。

       或许,两条脾性相投的河流总是想通的吧?一个依然是白衣胜雪,一个依然是静水一般,依然像是从很远很远的童话里流来。两个人的目光随着脚步相对而行,一步、二步,三步……脚下的路好长好长,长得仿佛是从前世走到今生一样的漫长。突然,走着的两个人在相距一步之遥的地方却木然的站住了,像木头一样深深地钉在了地上。

     就这样收住脚步吧,尽管只是一步之遥。一步之遥,已是万丈红尘!人世间最大悲伤不是死别,而是生离!

     入静了多少春花秋月?历练了多少白驹过隙?或许,还需要更多的白驹过隙,才能将岁月打磨成一种真空,一种妙有的真空吧?光阴里每一步都是修行,不自知间,早已自度,这是雪小禅说的。我也想对表妹说,做一朵自己吧。就像这朵花儿一样,浮在光阴之上,就不会被红尘淹没,也不会被俗世吞噬。怀一颗谦卑的心,把自己当成一个婴儿,从我中流露出来的往往是偏面的,因为在修行的路上,我们还很小很小……

      后来,我终于从朋友那里知道了这朵花的名字———彼岸花。我没有告诉表妹,但是我知道这是一朵真正属于表妹的花。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和叶永不相见。

     有一种花,让你笃信她的存在。却,永不相见,永不再见!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又见池塘风起

下一篇:女儿打工在深圳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浮光阴] 的评论,总共:21条评论
游客:宋汉国  2017-10-10 21
很哲理,细腻温婉
会员:宋汉国  2017-10-10 20
很哲理,细腻温婉
游客:南国伊豆  2016-9-5 19
感谢张强老师一如既往的关注与点评,祝中秋节快乐!
会员:南国伊豆  2016-9-5 18
感谢张强老师一如既往的关注与点评,祝中秋节快乐 !
会员:张强  2016-8-19 17
拜读佳作,问候伊豆老师!
1、人世间最大悲伤不是死别,而是生离!
2、入静了多少春花秋月?历练了多少白驹过隙?或许,还需要更多的白驹过隙,才能将岁月打磨成一种真空,一种妙有的真空吧?光阴里每一步都是修行,不自知间,早已自度,这是雪小禅说的。
3、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和叶永不相见。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