粪点子灰星子

发表时间:2016年03月13日 作者:苏宝大点击: 收藏此文

 

  在我十多岁的时候,有一件事件至今让我终身难忘。

  

  那天我在邻居家的厕所上方便时,被父亲发觉到了。本是件很平常不过的小事,诸不知,等我解决了问题轻轻松松回到了家,却被父亲劈头盖脑狠狠训斥了一顿:你个吃家饭,拉野屎的家伙。我听后不能理解,辩解道:不就是上了趟别人家的厕所吗?咋啦?父亲反驳道:你知道五谷是怎么长出来的吗?我说,知道,靠太阳水分和泥土呀。父亲恼火了。没肥料能长出个屁庄稼来吗?看把你字都白白地识到头脑里去了!你没学过“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吗?庄稼能在地里长出果实来,全靠的是“粪点子、灰星子”。你倒好,把肥料拉到别人家的厕所里去了。

  

  父亲为了惩罚我那天的“吃家饭、拉野屎”的滔天罪行,让我晚上放学归来,必须得拾满一畚箕的鸡粪、狗粪来作为我补偿自己流失到别人家厕所里的肥料。我哪儿能拾到那么多的鸡粪狗粪去。我倒是偷偷跨进到别人家的猪圈里,快速地扒了大半畚箕的猪粪,然后再到村庄的巷子里拾些鸡屎狗粪覆盖在猪粪上面,才算是蒙混过关交了差。那一次是我有生以来,被父亲训斥得最委屈也是最难忘的一次。但打那以后,我才知道了父亲把肥料当成了宝贝一样来看待。

  

  小时候目睹过生产队里的会记和几位身强力壮的社员们常常抗着个长长的大秤,到我们家的猪圈里来,一条一条将我们家饲养的每头大肥猪逐一过秤,然后会计会把猪的数量、斤两一一记到账本上去。称得我家的每头肥猪“哇哇”直叫。再在我家的肥猪屁股上狠狠地摔上几巴掌,大声喝道:杀了吃,滚蛋去!猪逃之夭夭躲到了墙的一角。然后夸我父亲,猪长得肥呀大呀什么的,就往下家去了。

  

  那时候我就不能明白,猪是我家养的,他们常常来称我家的猪到底干嘛。后来,母亲告诉了我。称猪的目的,就是谁家的猪养得越多、越重,年底谁家的工分和分红将会得到的越多。母亲又解释,猪虽然是自家养的,但粪坑里的猪粪必须得留给集体。到了规定的时间,生产队会派劳力统一去每家每户将猪粪挑到集体的庄稼地里浇灌。谁家要是偷了粪坑里的肥料来浇灌到自家门前屋后的自留地上,逮着是要罚款并扣工分的。我也见过几次父亲在夜里偷偷挑过几担自家粪坑里的猪粪浇到瘦弱的自留地上来浇菜、浇瓜。

  

  但每年也会有那么的几天时间自家粪坑里的猪粪是有自主权的。那几天,父亲总是不停地将每头的猪喂得特别的饱,让猪们不停地吃,不停地拉屎。为的就是在这段有限的时间内,能积聚更多一点自家用的肥料。

  

  后来父亲不知道听谁说的,城里人家家把厕所建在了家里,方便了后,就被自来水冲进了下水道,流进了河里。父亲听后觉得城里人这样做不可思议。后来,父亲去了趟扬州城里我妹妹的家。住了几天后他才发现是真的。城里人方便后,摁一摁坐便器上面的按钮,只听见一阵“哗啦啦”的水流声,就被卷走了。父亲蹲在我妹妹家的坐便器旁,左看看、右看看,研究了老半天,他发现自己方便了后,手在上面轻轻一摁,瞬间就没了。回来后,告诉了村里的老人们,觉得城里的人把好好的肥料都浪费了,挺可惜的。并说,城里人只晓得将白花花的米饭捧在手上吃,却不知道庄稼是怎么长出来的。

  

  以前,我倒常见到村子上的农人们乐呵呵地挑着副粪担,精神抖擞地甩动着胳膊,那肩膀上的扁担发出有节奏的“嘎吱、嘎吱”的声响,他们在田埂上欢乐地奔跑着。他们看着被自己浇灌得绿油油的庄稼,到了收获时,颗粒饱满,产量丰收,脸上都乐开了花。

  

  如今,父亲去世多年了,他做梦万万也不会想得到,随着农村近几年物质经济的飞速发展,人们的生活居住条件得到了大力的改善。乡下人家现在早不再养猪了,猪圈一天一天的在少,厕所也被拆了。在砌新房时,家家建起了卫生间化粪池,本是件无可置疑的好事。但粪便都进了化粪池,进了下水道,流淌到了河里去了。既污染了环境也把上好的农家肥料给白白地浪费掉了。

  

  可这几年,村上的卢炳监和葛玉怀俩位老人却闲不住了,他们都七十多了,却各自力所能及地种着他们的一亩二分地,便主动担当起村里的保洁员。他们最看不惯的是,如今的人们把肥料都白白地用自来水冲到了河里去了。他们俩老人现在只要看到哪家的化粪池要满了,准会主动揭开池子上那个笨重的水泥盖子,将粪水一桶一桶挑到自家的责任田里去。据他们俩位老人说,他们种的庄稼多年就没有施过一两的化肥。但他们种出来的蔬菜打出来的粮食,又是谁家也比不了的。他们的庄稼远远地望去,绿油油的肥嫩有力。由于我家早就不种庄稼了,每年我准会到他们俩位老人的家中买上几百斤的新稻子,然后拿到村里的小米厂辗出来的大米再煮出来的米饭,盛在碗里颗颗米粒通体透亮得喷香。而煮出来的米粥,上面均有一层厚厚的米油,看了准会让人增加食欲。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怀念土灶

下一篇: 春日长岛行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粪点子灰星子] 的评论,总共:2条评论
会员:苏宝大  2016-7-19 2
引用 匿名 发表于2016-7-6 11:39:30的评论内容
您好,我是国土资源报副刊编辑,想选用一下这篇稿件,看到请与我联系。王诒卿01066557889
首先感谢您王诒卿老师将这篇文稿准备选登《国土资源报》副刊。再次谢谢!!


我的联系地址:江苏省兴化市永丰供电所

邮编:225744

苏宝大 收
游客:匿名  2016-7-6 1
您好,我是国土资源报副刊编辑,想选用一下这篇稿件,看到请与我联系。王诒卿01066557889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