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杏

发表时间:2016年09月29日 作者:武斌点击: 收藏此文

晚上坐在家里沙发上打开微信,看见一个朋友给我发来一堆熟的黄杏图片,让人垂涎欲滴。看了多遍,于是就想起了小时候偷杏的情景,不禁哑然失笑,继而一阵苦笑。

现在很多人谈到“偷”就难以启齿,可在我们小的时候,每个家庭的生活都很艰难,“偷”成为我们小孩玩乐的一部分,只是填饱肚皮而已,抓的人和被抓的人都是一笑了之。我们小孩偷几个杏满足自己的肚皮能算是“偷”吗?只是一场小小的游戏而已。

其实我们小时“偷”的东西很多,如西瓜、甜瓜、桃、杏、李子,只是“偷杏”是最具有挑战性的,最刺激的玩乐。因为杏树高,且离村庄远,非一个人所能完成。而且杏核是我们小孩子玩乐的工具和“筹码”,拥有杏核的多少,以此显示自己在伙伴们中的地位。

一过三月,杏树开了粉红色的花,在我们当地是最早开花的果树。“一枝红杏出墙来”的意境唤醒了春天,也提醒我们褪去了棉衣,迎接一个万物复苏的美好时节。渐渐地,杏花枯萎了,小小的青杏挂满了枝头,一个个愣头愣脑地,好奇地打量着整个世界,似乎一切对它们也很新鲜。它们你推我挤,在枝头上打起架来,或是一阵北风吹来,它们像蹦蹦车一样撞击。根据适者生存的自然生存法则,它们部分被淘汰掉,落在地下。于是我们就开始捡着吃,涩涩的,酸酸的,口味极难吃,但足以撩起我们对生活不懈的追求。我们期盼它落到地上,又希望它快快长大。

经过三个月,它们由小到大,由青色变成青黄,最后变成红黄色。六月初,它们就彻彻底底地熟了,赶在麦黄的季节前,赶在炎热的季节前。它们把最美的一面挂向枝头,红的黄的,使人眼前亮堂起来,令人目不暇接,它又把夏天唤到我们面前。村东的杏子沟的杏熟了,杏香在微风中飘荡着,只飘到村中来。终于把我们小孩子的心勾向了杏子沟。

杏子沟是朝阳沟的西南延伸部分,没有围墙,全是靠自然的地势保护着这片杏林。当然沟中不仅种有杏树,最多的是苹果树,其次是桃树、李子树……因为我们仅仅注意到杏子的成熟,而且杏树均生长在贫瘠的崖地里,处在这片果园的边缘,也就是说更利于我们“偷”摘。因为它距离果园主人休息的地方最远,因为杏树在当时管理不够,长的也不入主人的“法眼”,它们没有被灌溉,也没有被施肥,任其自由生长。但对于现在城里人的观点,就是纯天然果品。只有我们这些每天感到饿的小孩感兴趣,所以这片果园被我们称为杏子沟。杏子成熟的季节,我们的步子不由自主移向了杏子沟。

偷杏我们一般选择在中午。因为刚进入夏季,人在中午是极度困乏的时候,一般看果园的人要选择午休。但还是最讨厌看果园的狗,虽然它也困乏,但视力极为好,能远远看到我们向杏树靠近。这个时候,我们希望看果园的狗都睡死过去。偷杏也是一个团体协作的活,一个人极难完成。因为一个人望风,一个人上树去摘,两个人是最佳组成。人多了反受其累,出村的时候我们就要走小路,不能让大人看见,否则在麦黄的季节一般没有我们小孩的事,有的只是做些偷窃祸害庄稼的事。人一多,目标就大。我们一般选择麦田中小路行进,近果园边就要俯身,像电影中的解放军。直到到达杏树边,就按计划一个人望风,一个人上树摘杏。

我通常是和邻居的薛昌合作完成偷杏的。因为我们两家挨着近,两人支应一声就开始行动。到果园的杏树崖边,经常是我上树他望风,因为我爬树的功底非同一般,身手敏捷。通常我们带一个鏺草用的小筐,爬树的时候随手带上,挂在树枝上,便开始摘杏,聚集几个就放到筐内。通常我们也只摘三四十个,够我们俩一次吃个饱就行了。动作极为迅速,然后溜下树,和薛昌俯身离开杏子沟。

找一片桐树林,当然距离杏子沟有很远了,我们就坐在树下,分享我们的劳动成果。我们俩开始抢吃又红又黄的杏儿,当时也没有洗手,完全颠覆了现在讲卫生的习惯。偷来的杏吃起来特别甜香,那真是一个爽,真有大快朵颐之感。我们吃了自己的胜利成果,如果剩下几个,就挖个坑埋在树下,等明天再来吃。因为我们不敢带回村里,害怕大人们看见。就是杏核也不敢立刻带回去,放在桐树林中阳光能晒到的地方,等它晒干了再带回去。然后和小伙伴们玩“弹杏核”的游戏,说不定还能赢一堆的杏核回来。

“弹杏核”的游戏贯穿在我的童年时代,因为杏核易于保存,所以一年四季春夏秋冬我们都玩,就如同“打纸包”的游戏,我们个个都喜欢。“弹杏核”一方面考验我们远距离的击打准确程度,就如同现在体育项目的高尔夫,可以说是浓缩版的高尔夫。另一种考验我们力道的准确,在一个小坑里,把杏核击打出来。击打的杏核一般是很大的,而且一般希望它比较沉重,我们一般就是在杏核上挖一小洞,取出里面的杏仁,用比重较大的保险丝放进去,然后用融化的沥青把小洞封住,就可以进行“弹杏核”的游戏。我是其中的高手,每每要赢好多杏核回来,自豪上几天。当然,还有一种“抓杏核”的游戏,但那更接近女孩子玩的,用手掌边抓地上的杏核边接空中掉下的杏核,口中还唱着配合玩耍的歌,倒是挺有节奏感。但竞争性不强,也没有输赢杏核的刺激,所以我们男孩子通常不喜欢。

这就是属于我们的欢乐时光,而这样的时光是由我们不屑的“偷”换来的!多么可悲,又多么可叹!也许在当时生活条件好的情况下,我们也不可能以此来满足自己的肚皮,满足自己的馋欲。权当我的解释,是告别那段苦难的岁月。

既然是“偷”杏,也有可能被抓。虽然是相视一笑,但也不免尴尬。害怕他们告诉老师或者父母,那不免得到一顿责骂或挨打。我可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啊,无论如何不能在同学面前丢脸。不过经常在果园主人追到我们前,我会狡猾地把“杏”倒入麦田中,等追到我们死不认账,也可以侥幸过去。但最后一次偷杏,我们就被抓了个现行,因为不知何时狗就站在杏树下,我根本逃不掉。因为跑,被狗重重咬了一口,于是只有老老实实呆在原地,等到杏树主人来到象征性惩罚我们,给他们锄地,随后我们灰溜溜回家了。一连几天,我总在担心果园的主人把这件事告诉我的父母和老师,心里惴惴不安害怕老师和父母的责骂和挨打。果园的主人最终是没有告诉父母和老师,但我心里的煎熬持续了很多天。从此我再也没有冒险去偷杏了,那给我的教训是很深刻的。

这件事让我记忆尤深,虽然侥幸地说那时的“偷”只能算是一种游戏,而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偷窃。但给我的教育相当大,从此面对任何事情我都要权衡再三,考虑到它是否合情合理合法,真正做到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2016年9月13日于成都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偷杏]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