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驻马鞍山

发表时间:2016年10月08日 作者:一石点击: 收藏此文

    乡野的春,把我吸引来,酝酿一冬的清香从泥土中散发出来,黑黑的土地上,撒满点点新绿,还挂着清晨的露珠,在红红的朝阳下,闪烁着晶莹的珠光。

    已被城市那喧闹的空气呛得喘不过来气的我,贪婪地呼吸这田野的清香,听久违蓝天上小鸟的欢悦声。春风吹起春绿,吹响了春音,也吹醒了我这颗沉睡已久的童心。我尽情的奔跑,领略这春的惬意。顺山路而上,西山坡是一片沙果林,花儿拥挤着开满了枝头,如同美玉,那叶儿自然成了翡翠,真是翡翠相嵌着洁玉,美玉夹着翡翠,相映而艳。沙果花虽无牡丹艳丽,但成林而植,一阵风来,醉人的幽香扑鼻而来,好似浓酒一般,醉人心魂。

  过了山岗,马鞍山便呈现在眼前了。哦!是谁在这里谱写了春夏秋冬呢?牧歌顿起,虽不成章乐,但粗服不掩国色,歌中透出对自然的向往,浑厚朴实。站马鞍山上,极目远眺,顿时豁然开朗,草原上稀稀落落几棵白桦,似歌舞少女,羊群牧去,牛群牧来,犁耙翻开了新土,播下了春的希望。

    马鞍山,两峰齐生,两侧凸而中间凹,形似马鞍。顺山侧脊而下,路经一片山杏林,山杏树虽只有腰高但也别有一番情趣,树上开满粉白色的小花,染遍山坡,蜜蜂飞忙,蝴蝶纷绕,林中的达达香儿好像宝石一样点缀着漫山崖。马鞍山的南面便是石门沟,因沟的入口处两侧各有一奇石遥遥相对,好似石门柱,因而得名。沟内原是一片甸子草原,早已开荒为农了。沟尽处有两泉,当地人称龙眼,牧牛牧羊者便在这里饮牛羊;泉眼往西有一棵独柳,虽有蚂蚁在上面做巢,但树依然繁茂;泉眼的东南处有一小石崖,高宽各有三米左右,石崖上有一棵歪长的柞树,石崖下有水,虽不溢出,但出不干涸。因听当地人说小石崖处是经常有蛇的,所以我未敢上前细看,说来是一个小小的遗憾。石门沟底便是山脚了。

    日升而作,日落而息,一代又一代的农民在这片土地上重复着一样的事情。吆喝声、踏土声、锄头砍地声,相混一处。汗水浇灌的禾苗,郁郁葱葱。

  夏雨而至,常听人说东边日出西边雨,而马鞍山的雨则常是西边日落东边雨。阴而不暗,湿而不冷,雨珠充分暴露在阳光下,即使雨未停,彩虹也呈现在人们眼前。人们常常赞颂雨后的彩虹,可见过雨中的彩虹的人又有几何呢?

    雨后山中蘑菇、木耳纷纷露出油油的一芽,看那山路上,马车阮铃叮当,渐渐热闹起来,原来是到山中采这无声的美味。

  漫步于马鞍山的山坡上,天被柞叶遮挡着,时而从眼前飞过一只灰色的野鸽子,时而听见“嘎嘎”的野公鸡斗鸣声。刚刚长出的小山杏还是嫩嫩的,采摘一两个,滑入嘴中,虽不甜,酸酸的,但也十分爽口。我采来一朵芍药花,持在手中,坐在石头上小歇。哦!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尺喜,在石头下面有一个个小沙窝,里面“住”着一种叫作沙窝虫的小东西。沙窝呈倒圆锥形,深有1—2厘米,最大直径也超不出3厘米,这是一个个小陷阱。一只蚂蚁不小心掉入沙窝里,便被沙窝虫狠狠夹住,任蚂蚁百般挣扎也不肯松口。侥幸蚂蚁挣脱沙窝虫的夹钳,也是很难逃出沙窝的,因为沙窝坑壁是松动沙土,踩上去还会滑下来,更何况蚂蚁一旦脱离沙窝虫之口,沙窝虫便会在坑底扬起沙土洒在沙窝壁上,使沙窝壁更滑,蚂蚁便会重新被沙窝虫咬住,直至被拖进土里,被沙窝虫吃掉。我看了有些不忍,用了一个小木枝将蚂蚁连同沙窝虫一起挑了出来,蚂蚁自然是逃跑了,沙窝虫也被“暴光”了,是一种圆圆的、扁扁的、灰色的、长着夹子般嘴的,5毫米大的虫子。它先是一动不动地静呆了一会,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倒退着进入沙窝,钻进土里。

  雾起了,站在马鞍山上,犹如仙境一般,潮而不湿,润而不腻。林中的景色好似在梦中体现,懵懵撞撞地走去,猛然一张蛛网拦住去路,上面挂满了雾珠,蜘蛛网变成了珍珠网,用手一弹,水珠坠地,蛛网恢复了原有的弹性。

  风吹稻浪起,雀欢叽叽鸣,叶落草枯已,一片黄金地。庄稼散发出成熟的磬香,路边的红沙果伸手可得,上山摘杏核,采榛子挖药者络绎不绝。我最喜爱的是那榛子,坐在山石上“咯嘣咯嘣”一个个地嗑开,是一种很好的亨受,吃没了随手又可采几个再磕,最后咬的牙痛不能再咬了,还是没吃够,便用石头一个个砸开吃,吃够了又可采一袋回家中。

    虽不巍峨,但也挺拔,虽无奇峰,但有韵峦,如静卧少女,展露优美曲线,马鞍山,好美哦!我为你发出由衷的感叹!那柞叶把你染的殷红,红到万里,万里无边。远远望去,蓝天上的白云也被你的容颜而留恋,久久不能离去。夕阳西下,为你披上一层金纱,红泛金霞,霞染天际云,天红地红,天地相连成一片,令我久久留恋。

    马鞍之下必有马,我虽没有找到形如马的山,但我毫无遗憾,因为这里我找到了马的精神,飞腾前奔,一日千里,向着更加美好的生活前进。

乡野的春,把我吸引来,酝酿一冬的清香从泥土中散发出来,黑黑的土地上,撒满点点新绿,还挂着清晨的露珠,在红红的朝阳下,闪烁着晶莹的珠光。

    已被城市那喧闹的空气呛得喘不过来气的我,贪婪地呼吸这田野的清香,听久违蓝天上小鸟的欢悦声。春风吹起春绿,吹响了春音,也吹醒了我这颗沉睡已久的童心。我尽情的奔跑,领略这春的惬意。顺山路而上,西山坡是一片沙果林,花儿拥挤着开满了枝头,如同美玉,那叶儿自然成了翡翠,真是翡翠相嵌着洁玉,美玉夹着翡翠,相映而艳。沙果花虽无牡丹艳丽,但成林而植,一阵风来,醉人的幽香扑鼻而来,好似浓酒一般,醉人心魂。

  过了山岗,马鞍山便呈现在眼前了。哦!是谁在这里谱写了春夏秋冬呢?牧歌顿起,虽不成章乐,但粗服不掩国色,歌中透出对自然的向往,浑厚朴实。站马鞍山上,极目远眺,顿时豁然开朗,草原上稀稀落落几棵白桦,似歌舞少女,羊群牧去,牛群牧来,犁耙翻开了新土,播下了春的希望。

    马鞍山,两峰齐生,两侧凸而中间凹,形似马鞍。顺山侧脊而下,路经一片山杏林,山杏树虽只有腰高但也别有一番情趣,树上开满粉白色的小花,染遍山坡,蜜蜂飞忙,蝴蝶纷绕,林中的达达香儿好像宝石一样点缀着漫山崖。马鞍山的南面便是石门沟,因沟的入口处两侧各有一奇石遥遥相对,好似石门柱,因而得名。沟内原是一片甸子草原,早已开荒为农了。沟尽处有两泉,当地人称龙眼,牧牛牧羊者便在这里饮牛羊;泉眼往西有一棵独柳,虽有蚂蚁在上面做巢,但树依然繁茂;泉眼的东南处有一小石崖,高宽各有三米左右,石崖上有一棵歪长的柞树,石崖下有水,虽不溢出,但出不干涸。因听当地人说小石崖处是经常有蛇的,所以我未敢上前细看,说来是一个小小的遗憾。石门沟底便是山脚了。

    日升而作,日落而息,一代又一代的农民在这片土地上重复着一样的事情。吆喝声、踏土声、锄头砍地声,相混一处。汗水浇灌的禾苗,郁郁葱葱。

  夏雨而至,常听人说东边日出西边雨,而马鞍山的雨则常是西边日落东边雨。阴而不暗,湿而不冷,雨珠充分暴露在阳光下,即使雨未停,彩虹也呈现在人们眼前。人们常常赞颂雨后的彩虹,可见过雨中的彩虹的人又有几何呢?

    雨后山中蘑菇、木耳纷纷露出油油的一芽,看那山路上,马车阮铃叮当,渐渐热闹起来,原来是到山中采这无声的美味。

  漫步于马鞍山的山坡上,天被柞叶遮挡着,时而从眼前飞过一只灰色的野鸽子,时而听见“嘎嘎”的野公鸡斗鸣声。刚刚长出的小山杏还是嫩嫩的,采摘一两个,滑入嘴中,虽不甜,酸酸的,但也十分爽口。我采来一朵芍药花,持在手中,坐在石头上小歇。哦!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尺喜,在石头下面有一个个小沙窝,里面“住”着一种叫作沙窝虫的小东西。沙窝呈倒圆锥形,深有1—2厘米,最大直径也超不出3厘米,这是一个个小陷阱。一只蚂蚁不小心掉入沙窝里,便被沙窝虫狠狠夹住,任蚂蚁百般挣扎也不肯松口。侥幸蚂蚁挣脱沙窝虫的夹钳,也是很难逃出沙窝的,因为沙窝坑壁是松动沙土,踩上去还会滑下来,更何况蚂蚁一旦脱离沙窝虫之口,沙窝虫便会在坑底扬起沙土洒在沙窝壁上,使沙窝壁更滑,蚂蚁便会重新被沙窝虫咬住,直至被拖进土里,被沙窝虫吃掉。我看了有些不忍,用了一个小木枝将蚂蚁连同沙窝虫一起挑了出来,蚂蚁自然是逃跑了,沙窝虫也被“暴光”了,是一种圆圆的、扁扁的、灰色的、长着夹子般嘴的,5毫米大的虫子。它先是一动不动地静呆了一会,确认没有任何危险后,倒退着进入沙窝,钻进土里。

  雾起了,站在马鞍山上,犹如仙境一般,潮而不湿,润而不腻。林中的景色好似在梦中体现,懵懵撞撞地走去,猛然一张蛛网拦住去路,上面挂满了雾珠,蜘蛛网变成了珍珠网,用手一弹,水珠坠地,蛛网恢复了原有的弹性。

  风吹稻浪起,雀欢叽叽鸣,叶落草枯已,一片黄金地。庄稼散发出成熟的磬香,路边的红沙果伸手可得,上山摘杏核,采榛子挖药者络绎不绝。我最喜爱的是那榛子,坐在山石上“咯嘣咯嘣”一个个地嗑开,是一种很好的亨受,吃没了随手又可采几个再磕,最后咬的牙痛不能再咬了,还是没吃够,便用石头一个个砸开吃,吃够了又可采一袋回家中。

    虽不巍峨,但也挺拔,虽无奇峰,但有韵峦,如静卧少女,展露优美曲线,马鞍山,好美哦!我为你发出由衷的感叹!那柞叶把你染的殷红,红到万里,万里无边。远远望去,蓝天上的白云也被你的容颜而留恋,久久不能离去。夕阳西下,为你披上一层金纱,红泛金霞,霞染天际云,天红地红,天地相连成一片,令我久久留恋。

    马鞍之下必有马,我虽没有找到形如马的山,但我毫无遗憾,因为这里我找到了马的精神,飞腾前奔,一日千里,向着更加美好的生活前进。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回眸走过的岁月

下一篇:老家的这条街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情驻马鞍山]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