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

发表时间:2016年11月04日 作者:杨红君点击: 收藏此文

                                                                                          

     父亲出生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小时候由于家境贫穷,家里弟妹多,作为长子的父亲,念到小学二年级就被迫辍学离开了学堂,小小年纪,体质单薄的父亲便和父母亲一道挑起了家庭生活的重担,吃尽了苦头。

     十五岁时,父亲参加了县里的工作队,成为了工作队的一名卫生员。在工作队工作期间,父亲随同工作队常年累月奔赴于交通闭塞,工作条件和工作环境都十分艰苦的广大农村,长期的爬山涉水,父亲走遍了全县的山山水水、沟沟坎坎、大小村寨,而无怨无悔。

    后来,已经参加工作多年的父亲,为了增强自己的专业知识,提高自身的业务技能,便到了卫生学校深造,接受了更高一级的专业学习和教育。在卫校求学期间,父亲是班长,是学校最优秀的“五好生”,由于父亲成绩优异,又具有社会实践经验,毕业之际,学校领导并找父亲谈话,做父亲的思想工作,盛情要求父亲留校工作,但最终都被父亲婉言谢绝了,父亲依然坚持自己的选择,放弃了优越的工作环境和发展机会,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我们那个当年贫穷落后,缺医少药的小镇,当了一医生。

     在我的记忆中,父亲一生都是勤俭节约,艰苦朴素,对我们兄弟几个,要求极其严格,父亲从来不贪图小便宜,做人做事历来都是清清白白,干干净净,两袖清风。对待工作,父亲历来都是兢兢业业,以身作则,从来不会以权谋私,更不会计较个人的利益得失,在困难面前更不会叫苦叫累。

     记得1984年冬季征兵之际,父亲被组织临时抽调去负责全县应征人员的体检工作,父亲昔日的一位好友,想送儿子报名参军,因体检不合格,便想通过走后门,让父亲高抬贵手,手下留情,通融通融,但最终还是遭到了父亲的严词拒绝。为了这件事,父亲的这位好友便和父亲闹翻了脸,扬言从此不再往来。当时,我们都认为父亲这样做太不值得了,但事后父亲却一本正经的告诉我们:为部队选拔输送体魄健全的人才,是我们医务工作者义不容辞的职责,捍卫祖国的钢铁长城,是一件国家大事,开不得半点玩笑,把关不严,那是对党、对人民不负责任的集中表现,那是对历史的犯罪……一转眼,三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我一回想起当年父亲所说过的这番话,我才真正明白了父亲当年说这番话的良苦用心,理解了父亲当年说这番话时的心情。

     父亲由于一向秉公办事,具有高尚的职业道德和敬业精神,从而深受群众的爱戴和好评,加之父亲在当地卫生系统享有一定的威望,1985年,当县里成立食品卫生监督所时,父亲便首当其冲的被组织上列为首要人选,担负起了食品卫生监督所所长的重担。由于父亲天生就是遵纪守法、铁面无私、爱憎分明、坦率耿直的秉性,走马上任后,父亲工作起来并非一帆风顺,相反则十分被动,稍不留神就会得罪一些当今权贵、得罪一些三亲六戚,父亲的周围似乎布满了重重机关,父亲每每向前迈出一步,都要付出常人难与想象的诸多艰辛。父亲的升迁不但没有给我们带来好运,相反,则给我们这个家庭带来了不少的麻烦,给我们全家平静安宁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痛苦,母亲整日更是为父亲的安全提心吊胆,忧心忡忡,同时父亲也受尽了不少的委屈,遭受了许多不公平的待遇,一夜之间,父亲也似乎苍老了许多。

     姑妈是小镇上有名的“豆腐西施”,为了解决家里的生计问题,在小镇开了一家豆腐坊,有一年,因卫生检查不合格,便被六亲不认的父亲罚了款,父亲当即便被亲戚朋友唾骂。所有的这一切,父亲都独自一人,在心里默默的承受着、忍受着,然而,令父亲最为难过的,还是那年发生在县城里的那起食物中毒事件了。

     1985年8月的一天下午,我们县城一家不算上档次,但装修相对豪华的餐厅发生了一起食物中毒事件,接到群众报案后,父亲并组织带领食品卫生监督所的同事赶到了案发第一现场,展开了取证调查工作。检验报告出来后,令父亲及他的同事们惊叹不已的是,引发这起食物中毒的根源,不是别的,而是食用了死猪肉所导致的。随后,父亲并对业主下达了停业整顿、经济处罚、通报批评的处理通知书。父亲这样一来,可涌了马蜂窝,因为业主不是一般的、普通的个体户,而是位高权重的劳动就业局局长的老婆。为了顾及自己的脸面,局长大人便大驾光临,登门拜访,请求父亲挽开一面,给个面子,并许诺如家里有什么困难需要帮助,尽管吩咐,他愿效犬马之劳……然而,一向秉公执法,从来就不会轻易搞全权交易,从来不委曲求全的父亲则不买他的帐,不给任何情面,义正严词的拒绝了他提出的要求,并严格按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进行了严厉处罚。父亲,也为此而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然而,令全家人最为伤心、最为痛心的事还是发生了。经过一番精心的努力,9月,姐姐终于以优异的成绩顺利通过了全县的招工录用考试,全家人都为姐姐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然而,当姐姐兴高彩列的跑到劳动局去领取报到通知书时,则告知,姐姐的名额已经被人顶替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令全家人都感到非常失望,十分气愤,姐姐更是痛不欲生,伤心的哭得死去活来,当父亲赶到劳动局想问明原因时,劳动局局长不耐烦的告诉父亲:你女儿尽管考了高分,按政策也符合用工要求,但是我们要权衡优先考虑一些特殊家庭子女的就业需求,所以,你女儿就被淘汰了……

     父亲终于明白了,就是因为自己过分的坚持原则,不会权衡处理人际关系,才使女儿失去了就业的机会。父亲也因为自己连累了家里的正常生活,耽误了姐姐的前程而感到十分的痛苦,而姐姐,也顺理成章的就成为了一名名副其实的待业青年。

     1990年,由于长期过度的劳累工作,父亲的身体已不如往年,便光荣的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

     二十多年来,我一直在外地工作,离家很远,很少有时间回家。去年春节之后,我回了一趟老家,此时的父亲已经是七十九岁的高龄了,看上去比过去苍老了许多,两鬓已布满了丝丝银发,父亲患了严重的眼疾,视力也在日益下降。临行前,我答应父亲,等我处理完公司的事务,立马就陪同父亲到省城大医院去做检查,去治疗。然而,回到公司后,我又投入到了紧张繁忙的工作中去了,一直到了八月份,总算有了点空余时间,便陪同父亲到省城去做检查。在医院,医生告诉我,由于时间拖得较长,父亲的眼疾已错过了最佳的治疗时间,现在送医院接受治疗,已经为时过晚了。听了医生的话,我心里不禁涌起一阵阵莫名的心痛,仿佛有千万颗钢针在刺痛着我的心,为此,我感到十分内疚,时时在内心深处谴责自己,我要是早点抛开单位上那些繁杂的俗务,早些陪同父亲来接受治疗,或许还能还父亲一个光明的世界,幸福的晚年,然而,一切都因我而无法挽回了。为此,我难过了很久很久。父亲不仅培养我成长,教我如何做人,还供我上大学,多年来,父亲在我身上倾注的心血,父亲对我的养育之恩,今生今世,我是永远也无法弥补了,因为,我欠父亲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现在,虽然父亲离我很远,我不能陪伴在父亲身边,再次接受父亲的谆谆教诲;尽管父亲退休后,也没给我们兄弟几个积攒什么财富,但父亲干一行、爱一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精神;父亲忠于党,忠于人民,顾大家舍小家,舍己为人的高尚品德;父亲廉洁奉公,无私奉献的工作作风,永远都在鼓励着我,鞭策着我,去勇敢的面对每天的生活和工作!

     



     作者: 杨红君 (1997年毕业于云南民族学院旅游管理专业大学,迄今为止,已公开在美国《中外论坛》、香港《华夏纪实》、《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旅游报》、《中国民族报》、《中外文化交流》、《文化月刊》、《传记文学》、《寻根》、《中国生态旅游》、《大西南月刊》、《绿叶》、《人与自然》等海内外60余家刊物公开发表诗歌、散文、小说、论文等900余篇,摄影作品600余幅,在CSSCI核心刊物上公开发表学术论文40篇,在全国性各类征文大赛中获奖三十余次,2016年1月,被国家旅游局授予“2015中国好导游”荣誉称号。作品曾入选中英文双语对照,并公开出版发行的《2013中欧可持续旅游发展论坛文集》,《中国旅游业发展前沿理念与实践案例》,《中国民俗学会第八届代表大会暨2014年年会优秀学术论文集》,多篇学术论文被国际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IPCD)全文收录,被中国重要会议论文全文数据库(CPCD)全文收录。现为中国文学人类学研究会会员;中国旅游文学委员会委员;云南省旅游景区协会副秘书长;现供职于中国.云南元谋旅游经营有限公司.元谋新华浪巴浦土林风景区任总经理职务,手机:13987883489; E-mail: yhj0504@126.com;  QQ:763298963  邮编:651367) ;研究方向:民族学、人类学,旅游文化 、旅游文学、旅游地学


(编辑:紫藤)

上一篇:堂妹

下一篇:鸿嘉星城:鲁中的好江南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父亲] 的评论,总共:1条评论
会员:周明军  2017-2-8 1
父爱如山,子文感人。
孝心盈盈,情满拳拳。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