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多余的“小三儿”

发表时间:2017年11月05日 作者:辉县雪梅点击: 收藏此文

半年前,科室里调来个二十五、六岁样子的女孩子,姓何,我们都叫她小何。平时,大家都各忙各的,谁也没太在意她。只是有一天上午,她突然红着眼睛来到我的办公室,坐在我一旁的沙发上哭着说:“姐,我心里太憋得慌,不说出来非把我给憋死了。”我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她问我:“姐,你说,我的父母既然不喜欢女孩儿,干吗生下我?生了我,又把我送人。见我聪明,又要回来。要回来,又不爱我,不是打就是骂。好不容易上完大学 ,找到工作,找了个疼爱我的婆家,可现在又必须要我……”说着说着就揉起了眼睛。

                  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农村家庭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我知道,在当时计划生育政策正紧的时候,一般生了两个女儿的家庭,在得知第三胎怀的是个女孩儿的时候 ,通常会做出两种选择,一是打胎流产,不让她来到人世间。二是生下来送人,留条活路给她。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属于后者。她有幸地活了下来,但活得凄苦。

她生下来没几天,就送给了三十里外爸妈的一个熟人。当时,给人家说的是寄养,按月给人家送钱。她寄养出去的第二年,她的爸妈又生了一个儿子。有了儿子后,她爸妈感觉孩子多负担重,就不想再把她接回来了,索性就给寄养她的那家人说,这女娃俺不要了,以后也不再给你们送钱了,你们好好对她,咱们两家以后互不见面,不影响孩子成长。寄养她的那家人因没有女儿,像得了宝贝一样爱护她,一家人视她为掌上明珠。好吃的都留给她,让她穿最好的衣服,整天打扮的像个小公主,让她上镇上最好的幼儿园,外人都说这闺女掉到福坑里了。可是在她六岁的那年冬天,亲生父母不知从哪儿听说她长得既漂亮又聪明,那时,亲生父母家因做生意发了财,日子过得较为富裕,在村里算的上首富。有了钱,又听说三女儿不仅漂亮还聪明过人,就找到当时养她的那家人,商量着将她要回来 。开始养她的那家人不同意,毕竟养出了感情舍不得。亲生父母见商量不通,就来硬的。她说那时她都记事了,去要她那天,家里一下子来了好多的人,吓得她躲在养父母家里屋床头上一堆被子里不敢出气,当他们拿着手电在床下照了照没人出去时,她因在被子里闷的太久了,想赶紧出来透气,结果从被子里往外拱的时候分不清方向,“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了,就是这“噗通”的一声,亲生父母他们又转回来用手电照到了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她,他们不顾那家人养了多年的份上,扔下些钱,抱起就走。

                  二

她回到亲生父母那个宽大明亮的新家,整天不敢大声说话,坐在饭桌上也不敢夹自己想吃的菜。连自己的衣服也都是自己洗,她说记得有一年冬天,自己洗羽绒袄,在冰冷的凉水里拽不动,就将大盆里的水倒到地上,然后拿起湿衣服往绳子上搭的时候,自己个子低,就站在一个小塑料凳子上使劲往上抛,结果用力过猛了,衣服没搭上绳子,自己却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的泥水里久久爬不起来。母亲见了不但没有赶紧把她拉起来,反而骂她弄脏了衣服。两个姐姐和弟弟欺负她,爸妈也不管。不光不管,还经常打她。她说我非常清晰地记得,刚到亲爸家的时候,爸爸经常会问一些可笑的问题,她回答的不合他的意,就会挨耳光。她说,一天,亲爸问她,是咱们家的楼房好还是他们家的平房好?她当时因为全家人都对她不好,就故意说平房好,刚说完,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就打到了脸上。亲爸再问,她还是倔强地说平房好,又是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打得她满眼噙泪,但就是不说楼房好。后来又有一次,亲爸问,说咱家的空调凉快呀还是他们家的电扇凉快?她因不喜欢亲生父母这个家就说电扇凉快。爸爸上前就两耳光,再问,还说电扇凉快,就又是两耳光,第三次再问,她学乖了,说空调凉快,爸爸才高兴地说这才是我的好闺女呢。那时候她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偷偷地想念疼爱自己的养父母。上初中的时候,她住校。每到周末她都胆颤心惊,害怕回家。养父母家的哥哥和她在一个学校。一次,她不想回家,就跟着哥哥回到了养父母的家,后来周一早上一到校,亲生父母就在学校等着呢,见了她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打,骂着问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回那个家了。

她自从到亲生父母家后,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都姐姐穿过的,到上了高中了也没有给买过一件羽绒服,穿的都是家人穿过的旧羽绒服到裁缝店里给翻新的。上高中那年,养母去学校看她时,给她买了一件黄色羽绒服,开始她不敢要,怕亲爸妈知道了会打她,可是她见同学们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心想只在学校里穿,不让亲爸妈知道,也是由于自己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收下了,好长时间也没敢拿出来穿。一天她没有衣服换洗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穿上了这件黄色的羽绒服,心想等自己洗过的衣服干了就赶紧换下来。可是不巧的是那天亲妈和大姐破天荒地去学校看她了,见她穿了件新衣服就问她哪来的?她开始不敢说,后来在亲妈的再三逼问下,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出来是养母买的,话音刚落,亲妈和大姐揪住她的头发就打了起来,骂她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要她东西了。当时正是学校吃中午饭的时候,好多人围着看,把她吓得抱着头蹲在洗碗池旁直哆嗦。

后来,她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有一年秋天,她没有衣服穿了,给在同城工作的二姐打电话,要她帮忙买件衣服,二姐去了,也帮她买了衣服,但走时又伸手问她要买衣服的钱,她只好将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二姐,她二姐还说“三儿”我可没有义务养你。她把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她二姐后,天黑了,天上又下起来大雨,又饥又饿还没回学校的路费,她躲到一个网吧里呆了一夜。后来,她发誓努力学习,争取获得奖学金,不向家里伸手要钱,自己照顾自己,以便早日脱离那个魔鬼家庭。她说到了也做到了,在大学里她真的是年年拿奖学金,还用自己省下来的钱给亲父母买小礼物,以讨他们欢心。

毕业后,她考上了公务员。本想自己有了工作,有了工资后就可以自食其力,再也不用让家人不待见了。可是自己的工资本到手里还没捂热呢,亲妈就要走了,说养活你这么大,回报的时候到了。从此她就只能每月从亲妈那里领200元的零花钱。她想都上班了,二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不能再穿得不象样子,给亲妈要钱买个衣服、化妆品,都会被骂乱花钱。她说我上班之前都没有用过化妆品。

                 四

上班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见她乖巧可爱,身世可怜,就倍加疼爱。男朋友父母见她落落大方,聪明懂事,待她像亲闺女一样,她重新体味到了家的温暖。她迫不急待地想逃离那个让她一想起来就感到恐惧的家庭。一年后,当男朋友去她家求婚时,她妈说她还太小,要等两年再说。男朋友刚走,她妈就狠狠地将她毒打了一顿,说她还没有给家里挣几个钱呢就想着赶紧出嫁,说养闺女就是个赔钱货。后来,男朋友家一再上门要求结婚,但她妈却说,结婚可以,没有一分钱的陪嫁。男朋友一家人见同意了,忙高兴地说,我们就喜欢你们这个闺女,我们不要陪嫁,你们什么也不用管,包括你闺女出嫁时的被子、褥子,我们也套好了给你们送过来。你们只管风风光光嫁闺女吧。当时在我们县城一带,男女结婚时,女方家最起码得陪送一辆10万元以上的车子。她妈一听说不要陪嫁,也就勉强答应了。

婚后几个月,她妈也不说把她工资本给她,她怀孕了需要花不少的钱,她老公在外地工作,没钱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向公婆要,就去找亲妈要自己的工资本,她妈一听说要工资本,不高兴地骂她是个白眼狼,说她嫁过去还没几天呢,就给婆家人近了,不和娘家人一心了,要了几次没要回。后来突然有一天,她妈给她打电话要她过去拿工资本,她高兴地去了,但拿到工资本后去银行取钱时,却发现本里只有几块钱。

逢年过节,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买最好的礼品回娘家,生怕爸妈不高兴。咱们中国的传统节日比较多,加上母亲节、父亲节和爸妈的生日等等,她都不敢忘,更不敢礼轻了。可是一次母亲节时,她因为有亲妈、养母、婆婆三个妈要孝敬,都买了同样的礼品。可是当她带着礼品到亲妈家时,姐姐们一看她拿来的礼品,不屑地说以后别买这些低档的东西了,直接给爸妈些钱就行了。她说她那天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一路上,她想不通,她说你们不爱我别生我呀,生了我,又送人,但人家辛辛苦苦养了我六年,我不能忘了人家的养育恩呀,母亲节了,你们(姐姐)都是只有妈和婆婆,而我有三个妈,那个照顾不到,我能心安?姐姐那样说,让她心痛不已。

后来,她的亲弟弟要结婚了,在农村因为没有房子,女方要求在城里买,她妈就要求三个闺女每人给她拿10万元。大姐婆家有生意,不是个事儿。二姐和二姐夫工作不错,也不是个事儿。就她参加工作一年多结婚,工资本还妈妈拿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有儿子,宝宝又吃着奶粉。老公在外地工作,工资仅够自己花。她实在拿不出钱来,就去给爸妈商量能不能少拿点儿,爸妈一口否决。刚参加工作,同学们都和她一样没钱,借不来。自己结婚没给婆家带一分钱的陪嫁,自己都觉得在婆家低人一等,实在不敢开口给公婆和老公说。她没有办法了,朋友给她支招,让她向她大姐借。她提心吊胆地发微信给大姐借钱,大姐却说自己在婆家不当家,借不了,还说口口声声爸妈养大咱们不容易,是该替老人分担的时候了。还问她你的工资了?她说我的工资给孩子买奶粉还不够。她姐听了,责怪她说,你真是一个不透气的大傻蛋,你儿子是你一个人的?他们家凭啥让你一个人出钱养?爸妈老了,用着你了,让你出点钱,你就哭穷,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爸妈真不该把你要回来。

她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说了整整一上午。最后她说,亲妈逼我出钱,亲姐都不借我,我大姐还我说我没良心,说我不该被要回来,我真想给他们说,不是我不该被要回来,而是根本就不应该生我这个多余的“小三儿”?干吗生了我,送人又要回?既然都不喜欢我,干吗不让我过我自己的生活?现在,我真的快要被他们逼疯了,我迟早会被他们逼死的!

半年前,科室里调来个二十五、六岁样子的女孩子,姓何,我们都叫她小何。平时,大家都各忙各的,谁也没太在意她。只是有一天上午,她突然红着眼睛来到我的办公室,坐在我一旁的沙发上哭着说:“姐,我心里太憋得慌,不说出来非把我给憋死了。”我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她问我:“姐,你说,我的父母既然不喜欢女孩儿,干吗生下我?生了我,又把我送人。见我聪明,又要回来。要回来,又不爱我,不是打就是骂。好不容易上完大学 ,找到工作,找了个疼爱我的婆家,可现在又必须要我……”说着说着就揉起了眼睛。

                  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农村家庭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我知道,在当时计划生育政策正紧的时候,一般生了两个女儿的家庭,在得知第三胎怀的是个女孩儿的时候 ,通常会做出两种选择,一是打胎流产,不让她来到人世间。二是生下来送人,留条活路给她。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属于后者。她有幸地活了下来,但活得凄苦。

她生下来没几天,就送给了三十里外爸妈的一个熟人。当时,给人家说的是寄养,按月给人家送钱。她寄养出去的第二年,她的爸妈又生了一个儿子。有了儿子后,她爸妈感觉孩子多负担重,就不想再把她接回来了,索性就给寄养她的那家人说,这女娃俺不要了,以后也不再给你们送钱了,你们好好对她,咱们两家以后互不见面,不影响孩子成长。寄养她的那家人因没有女儿,像得了宝贝一样爱护她,一家人视她为掌上明珠。好吃的都留给她,让她穿最好的衣服,整天打扮的像个小公主,让她上镇上最好的幼儿园,外人都说这闺女掉到福坑里了。可是在她六岁的那年冬天,亲生父母不知从哪儿听说她长得既漂亮又聪明,那时,亲生父母家因做生意发了财,日子过得较为富裕,在村里算的上首富。有了钱,又听说三女儿不仅漂亮还聪明过人,就找到当时养她的那家人,商量着将她要回来 。开始养她的那家人不同意,毕竟养出了感情舍不得。亲生父母见商量不通,就来硬的。她说那时她都记事了,去要她那天,家里一下子来了好多的人,吓得她躲在养父母家里屋床头上一堆被子里不敢出气,当他们拿着手电在床下照了照没人出去时,她因在被子里闷的太久了,想赶紧出来透气,结果从被子里往外拱的时候分不清方向,“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了,就是这“噗通”的一声,亲生父母他们又转回来用手电照到了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她,他们不顾那家人养了多年的份上,扔下些钱,抱起就走。

                  二

她回到亲生父母那个宽大明亮的新家,整天不敢大声说话,坐在饭桌上也不敢夹自己想吃的菜。连自己的衣服也都是自己洗,她说记得有一年冬天,自己洗羽绒袄,在冰冷的凉水里拽不动,就将大盆里的水倒到地上,然后拿起湿衣服往绳子上搭的时候,自己个子低,就站在一个小塑料凳子上使劲往上抛,结果用力过猛了,衣服没搭上绳子,自己却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的泥水里久久爬不起来。母亲见了不但没有赶紧把她拉起来,反而骂她弄脏了衣服。两个姐姐和弟弟欺负她,爸妈也不管。不光不管,还经常打她。她说我非常清晰地记得,刚到亲爸家的时候,爸爸经常会问一些可笑的问题,她回答的不合他的意,就会挨耳光。她说,一天,亲爸问她,是咱们家的楼房好还是他们家的平房好?她当时因为全家人都对她不好,就故意说平房好,刚说完,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就打到了脸上。亲爸再问,她还是倔强地说平房好,又是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打得她满眼噙泪,但就是不说楼房好。后来又有一次,亲爸问,说咱家的空调凉快呀还是他们家的电扇凉快?她因不喜欢亲生父母这个家就说电扇凉快。爸爸上前就两耳光,再问,还说电扇凉快,就又是两耳光,第三次再问,她学乖了,说空调凉快,爸爸才高兴地说这才是我的好闺女呢。那时候她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偷偷地想念疼爱自己的养父母。上初中的时候,她住校。每到周末她都胆颤心惊,害怕回家。养父母家的哥哥和她在一个学校。一次,她不想回家,就跟着哥哥回到了养父母的家,后来周一早上一到校,亲生父母就在学校等着呢,见了她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打,骂着问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回那个家了。

她自从到亲生父母家后,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都姐姐穿过的,到上了高中了也没有给买过一件羽绒服,穿的都是家人穿过的旧羽绒服到裁缝店里给翻新的。上高中那年,养母去学校看她时,给她买了一件黄色羽绒服,开始她不敢要,怕亲爸妈知道了会打她,可是她见同学们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心想只在学校里穿,不让亲爸妈知道,也是由于自己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收下了,好长时间也没敢拿出来穿。一天她没有衣服换洗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穿上了这件黄色的羽绒服,心想等自己洗过的衣服干了就赶紧换下来。可是不巧的是那天亲妈和大姐破天荒地去学校看她了,见她穿了件新衣服就问她哪来的?她开始不敢说,后来在亲妈的再三逼问下,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出来是养母买的,话音刚落,亲妈和大姐揪住她的头发就打了起来,骂她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要她东西了。当时正是学校吃中午饭的时候,好多人围着看,把她吓得抱着头蹲在洗碗池旁直哆嗦。

后来,她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有一年秋天,她没有衣服穿了,给在同城工作的二姐打电话,要她帮忙买件衣服,二姐去了,也帮她买了衣服,但走时又伸手问她要买衣服的钱,她只好将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二姐,她二姐还说“三儿”我可没有义务养你。她把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她二姐后,天黑了,天上又下起来大雨,又饥又饿还没回学校的路费,她躲到一个网吧里呆了一夜。后来,她发誓努力学习,争取获得奖学金,不向家里伸手要钱,自己照顾自己,以便早日脱离那个魔鬼家庭。她说到了也做到了,在大学里她真的是年年拿奖学金,还用自己省下来的钱给亲父母买小礼物,以讨他们欢心。

毕业后,她考上了公务员。本想自己有了工作,有了工资后就可以自食其力,再也不用让家人不待见了。可是自己的工资本到手里还没捂热呢,亲妈就要走了,说养活你这么大,回报的时候到了。从此她就只能每月从亲妈那里领200元的零花钱。她想都上班了,二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不能再穿得不象样子,给亲妈要钱买个衣服、化妆品,都会被骂乱花钱。她说我上班之前都没有用过化妆品。

                 四

上班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见她乖巧可爱,身世可怜,就倍加疼爱。男朋友父母见她落落大方,聪明懂事,待她像亲闺女一样,她重新体味到了家的温暖。她迫不急待地想逃离那个让她一想起来就感到恐惧的家庭。一年后,当男朋友去她家求婚时,她妈说她还太小,要等两年再说。男朋友刚走,她妈就狠狠地将她毒打了一顿,说她还没有给家里挣几个钱呢就想着赶紧出嫁,说养闺女就是个赔钱货。后来,男朋友家一再上门要求结婚,但她妈却说,结婚可以,没有一分钱的陪嫁。男朋友一家人见同意了,忙高兴地说,我们就喜欢你们这个闺女,我们不要陪嫁,你们什么也不用管,包括你闺女出嫁时的被子、褥子,我们也套好了给你们送过来。你们只管风风光光嫁闺女吧。当时在我们县城一带,男女结婚时,女方家最起码得陪送一辆10万元以上的车子。她妈一听说不要陪嫁,也就勉强答应了。

婚后几个月,她妈也不说把她工资本给她,她怀孕了需要花不少的钱,她老公在外地工作,没钱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向公婆要,就去找亲妈要自己的工资本,她妈一听说要工资本,不高兴地骂她是个白眼狼,说她嫁过去还没几天呢,就给婆家人近了,不和娘家人一心了,要了几次没要回。后来突然有一天,她妈给她打电话要她过去拿工资本,她高兴地去了,但拿到工资本后去银行取钱时,却发现本里只有几块钱。

逢年过节,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买最好的礼品回娘家,生怕爸妈不高兴。咱们中国的传统节日比较多,加上母亲节、父亲节和爸妈的生日等等,她都不敢忘,更不敢礼轻了。可是一次母亲节时,她因为有亲妈、养母、婆婆三个妈要孝敬,都买了同样的礼品。可是当她带着礼品到亲妈家时,姐姐们一看她拿来的礼品,不屑地说以后别买这些低档的东西了,直接给爸妈些钱就行了。她说她那天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一路上,她想不通,她说你们不爱我别生我呀,生了我,又送人,但人家辛辛苦苦养了我六年,我不能忘了人家的养育恩呀,母亲节了,你们(姐姐)都是只有妈和婆婆,而我有三个妈,那个照顾不到,我能心安?姐姐那样说,让她心痛不已。

后来,她的亲弟弟要结婚了,在农村因为没有房子,女方要求在城里买,她妈就要求三个闺女每人给她拿10万元。大姐婆家有生意,不是个事儿。二姐和二姐夫工作不错,也不是个事儿。就她参加工作一年多结婚,工资本还妈妈拿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有儿子,宝宝又吃着奶粉。老公在外地工作,工资仅够自己花。她实在拿不出钱来,就去给爸妈商量能不能少拿点儿,爸妈一口否决。刚参加工作,同学们都和她一样没钱,借不来。自己结婚没给婆家带一分钱的陪嫁,自己都觉得在婆家低人一等,实在不敢开口给公婆和老公说。她没有办法了,朋友给她支招,让她向她大姐借。她提心吊胆地发微信给大姐借钱,大姐却说自己在婆家不当家,借不了,还说口口声声爸妈养大咱们不容易,是该替老人分担的时候了。还问她你的工资了?她说我的工资给孩子买奶粉还不够。她姐听了,责怪她说,你真是一个不透气的大傻蛋,你儿子是你一个人的?他们家凭啥让你一个人出钱养?爸妈老了,用着你了,让你出点钱,你就哭穷,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爸妈真不该把你要回来。

她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说了整整一上午。最后她说,亲妈逼我出钱,亲姐都不借我,我大姐还我说我没良心,说我不该被要回来,我真想给他们说,不是我不该被要回来,而是根本就不应该生我这个多余的“小三儿”?干吗生了我,送人又要回?既然都不喜欢我,干吗不让我过我自己的生活?现在,我真的快要被他们逼疯了,我迟早会被他们逼死的!半年前,科室里调来个二十五、六岁样子的女孩子,姓何,我们都叫她小何。平时,大家都各忙各的,谁也没太在意她。只是有一天上午,她突然红着眼睛来到我的办公室,坐在我一旁的沙发上哭着说:“姐,我心里太憋得慌,不说出来非把我给憋死了。”我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她问我:“姐,你说,我的父母既然不喜欢女孩儿,干吗生下我?生了我,又把我送人。见我聪明,又要回来。要回来,又不爱我,不是打就是骂。好不容易上完大学 ,找到工作,找了个疼爱我的婆家,可现在又必须要我……”说着说着就揉起了眼睛。

                  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农村家庭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我知道,在当时计划生育政策正紧的时候,一般生了两个女儿的家庭,在得知第三胎怀的是个女孩儿的时候 ,通常会做出两种选择,一是打胎流产,不让她来到人世间。二是生下来送人,留条活路给她。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属于后者。她有幸地活了下来,但活得凄苦。

她生下来没几天,就送给了三十里外爸妈的一个熟人。当时,给人家说的是寄养,按月给人家送钱。她寄养出去的第二年,她的爸妈又生了一个儿子。有了儿子后,她爸妈感觉孩子多负担重,就不想再把她接回来了,索性就给寄养她的那家人说,这女娃俺不要了,以后也不再给你们送钱了,你们好好对她,咱们两家以后互不见面,不影响孩子成长。寄养她的那家人因没有女儿,像得了宝贝一样爱护她,一家人视她为掌上明珠。好吃的都留给她,让她穿最好的衣服,整天打扮的像个小公主,让她上镇上最好的幼儿园,外人都说这闺女掉到福坑里了。可是在她六岁的那年冬天,亲生父母不知从哪儿听说她长得既漂亮又聪明,那时,亲生父母家因做生意发了财,日子过得较为富裕,在村里算的上首富。有了钱,又听说三女儿不仅漂亮还聪明过人,就找到当时养她的那家人,商量着将她要回来 。开始养她的那家人不同意,毕竟养出了感情舍不得。亲生父母见商量不通,就来硬的。她说那时她都记事了,去要她那天,家里一下子来了好多的人,吓得她躲在养父母家里屋床头上一堆被子里不敢出气,当他们拿着手电在床下照了照没人出去时,她因在被子里闷的太久了,想赶紧出来透气,结果从被子里往外拱的时候分不清方向,“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了,就是这“噗通”的一声,亲生父母他们又转回来用手电照到了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她,他们不顾那家人养了多年的份上,扔下些钱,抱起就走。

                  二

她回到亲生父母那个宽大明亮的新家,整天不敢大声说话,坐在饭桌上也不敢夹自己想吃的菜。连自己的衣服也都是自己洗,她说记得有一年冬天,自己洗羽绒袄,在冰冷的凉水里拽不动,就将大盆里的水倒到地上,然后拿起湿衣服往绳子上搭的时候,自己个子低,就站在一个小塑料凳子上使劲往上抛,结果用力过猛了,衣服没搭上绳子,自己却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的泥水里久久爬不起来。母亲见了不但没有赶紧把她拉起来,反而骂她弄脏了衣服。两个姐姐和弟弟欺负她,爸妈也不管。不光不管,还经常打她。她说我非常清晰地记得,刚到亲爸家的时候,爸爸经常会问一些可笑的问题,她回答的不合他的意,就会挨耳光。她说,一天,亲爸问她,是咱们家的楼房好还是他们家的平房好?她当时因为全家人都对她不好,就故意说平房好,刚说完,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就打到了脸上。亲爸再问,她还是倔强地说平房好,又是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打得她满眼噙泪,但就是不说楼房好。后来又有一次,亲爸问,说咱家的空调凉快呀还是他们家的电扇凉快?她因不喜欢亲生父母这个家就说电扇凉快。爸爸上前就两耳光,再问,还说电扇凉快,就又是两耳光,第三次再问,她学乖了,说空调凉快,爸爸才高兴地说这才是我的好闺女呢。那时候她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偷偷地想念疼爱自己的养父母。上初中的时候,她住校。每到周末她都胆颤心惊,害怕回家。养父母家的哥哥和她在一个学校。一次,她不想回家,就跟着哥哥回到了养父母的家,后来周一早上一到校,亲生父母就在学校等着呢,见了她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打,骂着问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回那个家了。

她自从到亲生父母家后,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都姐姐穿过的,到上了高中了也没有给买过一件羽绒服,穿的都是家人穿过的旧羽绒服到裁缝店里给翻新的。上高中那年,养母去学校看她时,给她买了一件黄色羽绒服,开始她不敢要,怕亲爸妈知道了会打她,可是她见同学们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心想只在学校里穿,不让亲爸妈知道,也是由于自己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收下了,好长时间也没敢拿出来穿。一天她没有衣服换洗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穿上了这件黄色的羽绒服,心想等自己洗过的衣服干了就赶紧换下来。可是不巧的是那天亲妈和大姐破天荒地去学校看她了,见她穿了件新衣服就问她哪来的?她开始不敢说,后来在亲妈的再三逼问下,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出来是养母买的,话音刚落,亲妈和大姐揪住她的头发就打了起来,骂她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要她东西了。当时正是学校吃中午饭的时候,好多人围着看,把她吓得抱着头蹲在洗碗池旁直哆嗦。

后来,她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有一年秋天,她没有衣服穿了,给在同城工作的二姐打电话,要她帮忙买件衣服,二姐去了,也帮她买了衣服,但走时又伸手问她要买衣服的钱,她只好将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二姐,她二姐还说“三儿”我可没有义务养你。她把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她二姐后,天黑了,天上又下起来大雨,又饥又饿还没回学校的路费,她躲到一个网吧里呆了一夜。后来,她发誓努力学习,争取获得奖学金,不向家里伸手要钱,自己照顾自己,以便早日脱离那个魔鬼家庭。她说到了也做到了,在大学里她真的是年年拿奖学金,还用自己省下来的钱给亲父母买小礼物,以讨他们欢心。

毕业后,她考上了公务员。本想自己有了工作,有了工资后就可以自食其力,再也不用让家人不待见了。可是自己的工资本到手里还没捂热呢,亲妈就要走了,说养活你这么大,回报的时候到了。从此她就只能每月从亲妈那里领200元的零花钱。她想都上班了,二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不能再穿得不象样子,给亲妈要钱买个衣服、化妆品,都会被骂乱花钱。她说我上班之前都没有用过化妆品。

                 四

上班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见她乖巧可爱,身世可怜,就倍加疼爱。男朋友父母见她落落大方,聪明懂事,待她像亲闺女一样,她重新体味到了家的温暖。她迫不急待地想逃离那个让她一想起来就感到恐惧的家庭。一年后,当男朋友去她家求婚时,她妈说她还太小,要等两年再说。男朋友刚走,她妈就狠狠地将她毒打了一顿,说她还没有给家里挣几个钱呢就想着赶紧出嫁,说养闺女就是个赔钱货。后来,男朋友家一再上门要求结婚,但她妈却说,结婚可以,没有一分钱的陪嫁。男朋友一家人见同意了,忙高兴地说,我们就喜欢你们这个闺女,我们不要陪嫁,你们什么也不用管,包括你闺女出嫁时的被子、褥子,我们也套好了给你们送过来。你们只管风风光光嫁闺女吧。当时在我们县城一带,男女结婚时,女方家最起码得陪送一辆10万元以上的车子。她妈一听说不要陪嫁,也就勉强答应了。

婚后几个月,她妈也不说把她工资本给她,她怀孕了需要花不少的钱,她老公在外地工作,没钱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向公婆要,就去找亲妈要自己的工资本,她妈一听说要工资本,不高兴地骂她是个白眼狼,说她嫁过去还没几天呢,就给婆家人近了,不和娘家人一心了,要了几次没要回。后来突然有一天,她妈给她打电话要她过去拿工资本,她高兴地去了,但拿到工资本后去银行取钱时,却发现本里只有几块钱。

逢年过节,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买最好的礼品回娘家,生怕爸妈不高兴。咱们中国的传统节日比较多,加上母亲节、父亲节和爸妈的生日等等,她都不敢忘,更不敢礼轻了。可是一次母亲节时,她因为有亲妈、养母、婆婆三个妈要孝敬,都买了同样的礼品。可是当她带着礼品到亲妈家时,姐姐们一看她拿来的礼品,不屑地说以后别买这些低档的东西了,直接给爸妈些钱就行了。她说她那天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一路上,她想不通,她说你们不爱我别生我呀,生了我,又送人,但人家辛辛苦苦养了我六年,我不能忘了人家的养育恩呀,母亲节了,你们(姐姐)都是只有妈和婆婆,而我有三个妈,那个照顾不到,我能心安?姐姐那样说,让她心痛不已。

后来,她的亲弟弟要结婚了,在农村因为没有房子,女方要求在城里买,她妈就要求三个闺女每人给她拿10万元。大姐婆家有生意,不是个事儿。二姐和二姐夫工作不错,也不是个事儿。就她参加工作一年多结婚,工资本还妈妈拿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有儿子,宝宝又吃着奶粉。老公在外地工作,工资仅够自己花。她实在拿不出钱来,就去给爸妈商量能不能少拿点儿,爸妈一口否决。刚参加工作,同学们都和她一样没钱,借不来。自己结婚没给婆家带一分钱的陪嫁,自己都觉得在婆家低人一等,实在不敢开口给公婆和老公说。她没有办法了,朋友给她支招,让她向她大姐借。她提心吊胆地发微信给大姐借钱,大姐却说自己在婆家不当家,借不了,还说口口声声爸妈养大咱们不容易,是该替老人分担的时候了。还问她你的工资了?她说我的工资给孩子买奶粉还不够。她姐听了,责怪她说,你真是一个不透气的大傻蛋,你儿子是你一个人的?他们家凭啥让你一个人出钱养?爸妈老了,用着你了,让你出点钱,你就哭穷,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爸妈真不该把你要回来。

她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说了整整一上午。最后她说,亲妈逼我出钱,亲姐都不借我,我大姐还我说我没良心,说我不该被要回来,我真想给他们说,不是我不该被要回来,而是根本就不应该生我这个多余的“小三儿”?干吗生了我,送人又要回?既然都不喜欢我,干吗不让我过我自己的生活?现在,我真的快要被他们逼疯了,我迟早会被他们逼死的!半年前,科室里调来个二十五、六岁样子的女孩子,姓何,我们都叫她小何。平时,大家都各忙各的,谁也没太在意她。只是有一天上午,她突然红着眼睛来到我的办公室,坐在我一旁的沙发上哭着说:“姐,我心里太憋得慌,不说出来非把我给憋死了。”我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她问我:“姐,你说,我的父母既然不喜欢女孩儿,干吗生下我?生了我,又把我送人。见我聪明,又要回来。要回来,又不爱我,不是打就是骂。好不容易上完大学 ,找到工作,找了个疼爱我的婆家,可现在又必须要我……”说着说着就揉起了眼睛。

                  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农村家庭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我知道,在当时计划生育政策正紧的时候,一般生了两个女儿的家庭,在得知第三胎怀的是个女孩儿的时候 ,通常会做出两种选择,一是打胎流产,不让她来到人世间。二是生下来送人,留条活路给她。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属于后者。她有幸地活了下来,但活得凄苦。

她生下来没几天,就送给了三十里外爸妈的一个熟人。当时,给人家说的是寄养,按月给人家送钱。她寄养出去的第二年,她的爸妈又生了一个儿子。有了儿子后,她爸妈感觉孩子多负担重,就不想再把她接回来了,索性就给寄养她的那家人说,这女娃俺不要了,以后也不再给你们送钱了,你们好好对她,咱们两家以后互不见面,不影响孩子成长。寄养她的那家人因没有女儿,像得了宝贝一样爱护她,一家人视她为掌上明珠。好吃的都留给她,让她穿最好的衣服,整天打扮的像个小公主,让她上镇上最好的幼儿园,外人都说这闺女掉到福坑里了。可是在她六岁的那年冬天,亲生父母不知从哪儿听说她长得既漂亮又聪明,那时,亲生父母家因做生意发了财,日子过得较为富裕,在村里算的上首富。有了钱,又听说三女儿不仅漂亮还聪明过人,就找到当时养她的那家人,商量着将她要回来 。开始养她的那家人不同意,毕竟养出了感情舍不得。亲生父母见商量不通,就来硬的。她说那时她都记事了,去要她那天,家里一下子来了好多的人,吓得她躲在养父母家里屋床头上一堆被子里不敢出气,当他们拿着手电在床下照了照没人出去时,她因在被子里闷的太久了,想赶紧出来透气,结果从被子里往外拱的时候分不清方向,“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了,就是这“噗通”的一声,亲生父母他们又转回来用手电照到了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她,他们不顾那家人养了多年的份上,扔下些钱,抱起就走。

                  二

她回到亲生父母那个宽大明亮的新家,整天不敢大声说话,坐在饭桌上也不敢夹自己想吃的菜。连自己的衣服也都是自己洗,她说记得有一年冬天,自己洗羽绒袄,在冰冷的凉水里拽不动,就将大盆里的水倒到地上,然后拿起湿衣服往绳子上搭的时候,自己个子低,就站在一个小塑料凳子上使劲往上抛,结果用力过猛了,衣服没搭上绳子,自己却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的泥水里久久爬不起来。母亲见了不但没有赶紧把她拉起来,反而骂她弄脏了衣服。两个姐姐和弟弟欺负她,爸妈也不管。不光不管,还经常打她。她说我非常清晰地记得,刚到亲爸家的时候,爸爸经常会问一些可笑的问题,她回答的不合他的意,就会挨耳光。她说,一天,亲爸问她,是咱们家的楼房好还是他们家的平房好?她当时因为全家人都对她不好,就故意说平房好,刚说完,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就打到了脸上。亲爸再问,她还是倔强地说平房好,又是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打得她满眼噙泪,但就是不说楼房好。后来又有一次,亲爸问,说咱家的空调凉快呀还是他们家的电扇凉快?她因不喜欢亲生父母这个家就说电扇凉快。爸爸上前就两耳光,再问,还说电扇凉快,就又是两耳光,第三次再问,她学乖了,说空调凉快,爸爸才高兴地说这才是我的好闺女呢。那时候她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偷偷地想念疼爱自己的养父母。上初中的时候,她住校。每到周末她都胆颤心惊,害怕回家。养父母家的哥哥和她在一个学校。一次,她不想回家,就跟着哥哥回到了养父母的家,后来周一早上一到校,亲生父母就在学校等着呢,见了她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打,骂着问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回那个家了。

她自从到亲生父母家后,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都姐姐穿过的,到上了高中了也没有给买过一件羽绒服,穿的都是家人穿过的旧羽绒服到裁缝店里给翻新的。上高中那年,养母去学校看她时,给她买了一件黄色羽绒服,开始她不敢要,怕亲爸妈知道了会打她,可是她见同学们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心想只在学校里穿,不让亲爸妈知道,也是由于自己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收下了,好长时间也没敢拿出来穿。一天她没有衣服换洗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穿上了这件黄色的羽绒服,心想等自己洗过的衣服干了就赶紧换下来。可是不巧的是那天亲妈和大姐破天荒地去学校看她了,见她穿了件新衣服就问她哪来的?她开始不敢说,后来在亲妈的再三逼问下,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出来是养母买的,话音刚落,亲妈和大姐揪住她的头发就打了起来,骂她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要她东西了。当时正是学校吃中午饭的时候,好多人围着看,把她吓得抱着头蹲在洗碗池旁直哆嗦。

后来,她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有一年秋天,她没有衣服穿了,给在同城工作的二姐打电话,要她帮忙买件衣服,二姐去了,也帮她买了衣服,但走时又伸手问她要买衣服的钱,她只好将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二姐,她二姐还说“三儿”我可没有义务养你。她把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她二姐后,天黑了,天上又下起来大雨,又饥又饿还没回学校的路费,她躲到一个网吧里呆了一夜。后来,她发誓努力学习,争取获得奖学金,不向家里伸手要钱,自己照顾自己,以便早日脱离那个魔鬼家庭。她说到了也做到了,在大学里她真的是年年拿奖学金,还用自己省下来的钱给亲父母买小礼物,以讨他们欢心。

毕业后,她考上了公务员。本想自己有了工作,有了工资后就可以自食其力,再也不用让家人不待见了。可是自己的工资本到手里还没捂热呢,亲妈就要走了,说养活你这么大,回报的时候到了。从此她就只能每月从亲妈那里领200元的零花钱。她想都上班了,二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不能再穿得不象样子,给亲妈要钱买个衣服、化妆品,都会被骂乱花钱。她说我上班之前都没有用过化妆品。

                 四

上班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见她乖巧可爱,身世可怜,就倍加疼爱。男朋友父母见她落落大方,聪明懂事,待她像亲闺女一样,她重新体味到了家的温暖。她迫不急待地想逃离那个让她一想起来就感到恐惧的家庭。一年后,当男朋友去她家求婚时,她妈说她还太小,要等两年再说。男朋友刚走,她妈就狠狠地将她毒打了一顿,说她还没有给家里挣几个钱呢就想着赶紧出嫁,说养闺女就是个赔钱货。后来,男朋友家一再上门要求结婚,但她妈却说,结婚可以,没有一分钱的陪嫁。男朋友一家人见同意了,忙高兴地说,我们就喜欢你们这个闺女,我们不要陪嫁,你们什么也不用管,包括你闺女出嫁时的被子、褥子,我们也套好了给你们送过来。你们只管风风光光嫁闺女吧。当时在我们县城一带,男女结婚时,女方家最起码得陪送一辆10万元以上的车子。她妈一听说不要陪嫁,也就勉强答应了。

婚后几个月,她妈也不说把她工资本给她,她怀孕了需要花不少的钱,她老公在外地工作,没钱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向公婆要,就去找亲妈要自己的工资本,她妈一听说要工资本,不高兴地骂她是个白眼狼,说她嫁过去还没几天呢,就给婆家人近了,不和娘家人一心了,要了几次没要回。后来突然有一天,她妈给她打电话要她过去拿工资本,她高兴地去了,但拿到工资本后去银行取钱时,却发现本里只有几块钱。

逢年过节,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买最好的礼品回娘家,生怕爸妈不高兴。咱们中国的传统节日比较多,加上母亲节、父亲节和爸妈的生日等等,她都不敢忘,更不敢礼轻了。可是一次母亲节时,她因为有亲妈、养母、婆婆三个妈要孝敬,都买了同样的礼品。可是当她带着礼品到亲妈家时,姐姐们一看她拿来的礼品,不屑地说以后别买这些低档的东西了,直接给爸妈些钱就行了。她说她那天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一路上,她想不通,她说你们不爱我别生我呀,生了我,又送人,但人家辛辛苦苦养了我六年,我不能忘了人家的养育恩呀,母亲节了,你们(姐姐)都是只有妈和婆婆,而我有三个妈,那个照顾不到,我能心安?姐姐那样说,让她心痛不已。

后来,她的亲弟弟要结婚了,在农村因为没有房子,女方要求在城里买,她妈就要求三个闺女每人给她拿10万元。大姐婆家有生意,不是个事儿。二姐和二姐夫工作不错,也不是个事儿。就她参加工作一年多结婚,工资本还妈妈拿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有儿子,宝宝又吃着奶粉。老公在外地工作,工资仅够自己花。她实在拿不出钱来,就去给爸妈商量能不能少拿点儿,爸妈一口否决。刚参加工作,同学们都和她一样没钱,借不来。自己结婚没给婆家带一分钱的陪嫁,自己都觉得在婆家低人一等,实在不敢开口给公婆和老公说。她没有办法了,朋友给她支招,让她向她大姐借。她提心吊胆地发微信给大姐借钱,大姐却说自己在婆家不当家,借不了,还说口口声声爸妈养大咱们不容易,是该替老人分担的时候了。还问她你的工资了?她说我的工资给孩子买奶粉还不够。她姐听了,责怪她说,你真是一个不透气的大傻蛋,你儿子是你一个人的?他们家凭啥让你一个人出钱养?爸妈老了,用着你了,让你出点钱,你就哭穷,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爸妈真不该把你要回来。

她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说了整整一上午。最后她说,亲妈逼我出钱,亲姐都不借我,我大姐还我说我没良心,说我不该被要回来,我真想给他们说,不是我不该被要回来,而是根本就不应该生我这个多余的“小三儿”?干吗生了我,送人又要回?既然都不喜欢我,干吗不让我过我自己的生活?现在,我真的快要被他们逼疯了,我迟早会被他们逼死的!

半年前,科室里调来个二十五、六岁样子的女孩子,姓何,我们都叫她小何。平时,大家都各忙各的,谁也没太在意她。只是有一天上午,她突然红着眼睛来到我的办公室,坐在我一旁的沙发上哭着说:“姐,我心里太憋得慌,不说出来非把我给憋死了。”我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她问我:“姐,你说,我的父母既然不喜欢女孩儿,干吗生下我?生了我,又把我送人。见我聪明,又要回来。要回来,又不爱我,不是打就是骂。好不容易上完大学 ,找到工作,找了个疼爱我的婆家,可现在又必须要我……”说着说着就揉起了眼睛。

                  一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许多农村家庭重男轻女思想严重。我知道,在当时计划生育政策正紧的时候,一般生了两个女儿的家庭,在得知第三胎怀的是个女孩儿的时候 ,通常会做出两种选择,一是打胎流产,不让她来到人世间。二是生下来送人,留条活路给她。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就属于后者。她有幸地活了下来,但活得凄苦。

她生下来没几天,就送给了三十里外爸妈的一个熟人。当时,给人家说的是寄养,按月给人家送钱。她寄养出去的第二年,她的爸妈又生了一个儿子。有了儿子后,她爸妈感觉孩子多负担重,就不想再把她接回来了,索性就给寄养她的那家人说,这女娃俺不要了,以后也不再给你们送钱了,你们好好对她,咱们两家以后互不见面,不影响孩子成长。寄养她的那家人因没有女儿,像得了宝贝一样爱护她,一家人视她为掌上明珠。好吃的都留给她,让她穿最好的衣服,整天打扮的像个小公主,让她上镇上最好的幼儿园,外人都说这闺女掉到福坑里了。可是在她六岁的那年冬天,亲生父母不知从哪儿听说她长得既漂亮又聪明,那时,亲生父母家因做生意发了财,日子过得较为富裕,在村里算的上首富。有了钱,又听说三女儿不仅漂亮还聪明过人,就找到当时养她的那家人,商量着将她要回来 。开始养她的那家人不同意,毕竟养出了感情舍不得。亲生父母见商量不通,就来硬的。她说那时她都记事了,去要她那天,家里一下子来了好多的人,吓得她躲在养父母家里屋床头上一堆被子里不敢出气,当他们拿着手电在床下照了照没人出去时,她因在被子里闷的太久了,想赶紧出来透气,结果从被子里往外拱的时候分不清方向,“噗通”一声掉到了地上了,就是这“噗通”的一声,亲生父母他们又转回来用手电照到了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她,他们不顾那家人养了多年的份上,扔下些钱,抱起就走。

                  二

她回到亲生父母那个宽大明亮的新家,整天不敢大声说话,坐在饭桌上也不敢夹自己想吃的菜。连自己的衣服也都是自己洗,她说记得有一年冬天,自己洗羽绒袄,在冰冷的凉水里拽不动,就将大盆里的水倒到地上,然后拿起湿衣服往绳子上搭的时候,自己个子低,就站在一个小塑料凳子上使劲往上抛,结果用力过猛了,衣服没搭上绳子,自己却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的泥水里久久爬不起来。母亲见了不但没有赶紧把她拉起来,反而骂她弄脏了衣服。两个姐姐和弟弟欺负她,爸妈也不管。不光不管,还经常打她。她说我非常清晰地记得,刚到亲爸家的时候,爸爸经常会问一些可笑的问题,她回答的不合他的意,就会挨耳光。她说,一天,亲爸问她,是咱们家的楼房好还是他们家的平房好?她当时因为全家人都对她不好,就故意说平房好,刚说完,一个火辣辣的耳光就打到了脸上。亲爸再问,她还是倔强地说平房好,又是一个火辣辣的耳光,打得她满眼噙泪,但就是不说楼房好。后来又有一次,亲爸问,说咱家的空调凉快呀还是他们家的电扇凉快?她因不喜欢亲生父母这个家就说电扇凉快。爸爸上前就两耳光,再问,还说电扇凉快,就又是两耳光,第三次再问,她学乖了,说空调凉快,爸爸才高兴地说这才是我的好闺女呢。那时候她每天晚上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偷偷地想念疼爱自己的养父母。上初中的时候,她住校。每到周末她都胆颤心惊,害怕回家。养父母家的哥哥和她在一个学校。一次,她不想回家,就跟着哥哥回到了养父母的家,后来周一早上一到校,亲生父母就在学校等着呢,见了她不问青红皂白就是一顿打,骂着问她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回那个家了。

她自从到亲生父母家后,从来没有穿过一件新衣服,都姐姐穿过的,到上了高中了也没有给买过一件羽绒服,穿的都是家人穿过的旧羽绒服到裁缝店里给翻新的。上高中那年,养母去学校看她时,给她买了一件黄色羽绒服,开始她不敢要,怕亲爸妈知道了会打她,可是她见同学们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心想只在学校里穿,不让亲爸妈知道,也是由于自己实在是太喜欢了,就收下了,好长时间也没敢拿出来穿。一天她没有衣服换洗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穿上了这件黄色的羽绒服,心想等自己洗过的衣服干了就赶紧换下来。可是不巧的是那天亲妈和大姐破天荒地去学校看她了,见她穿了件新衣服就问她哪来的?她开始不敢说,后来在亲妈的再三逼问下,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出来是养母买的,话音刚落,亲妈和大姐揪住她的头发就打了起来,骂她说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要她东西了。当时正是学校吃中午饭的时候,好多人围着看,把她吓得抱着头蹲在洗碗池旁直哆嗦。

后来,她考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有一年秋天,她没有衣服穿了,给在同城工作的二姐打电话,要她帮忙买件衣服,二姐去了,也帮她买了衣服,但走时又伸手问她要买衣服的钱,她只好将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二姐,她二姐还说“三儿”我可没有义务养你。她把身上仅有的一百元钱给了她二姐后,天黑了,天上又下起来大雨,又饥又饿还没回学校的路费,她躲到一个网吧里呆了一夜。后来,她发誓努力学习,争取获得奖学金,不向家里伸手要钱,自己照顾自己,以便早日脱离那个魔鬼家庭。她说到了也做到了,在大学里她真的是年年拿奖学金,还用自己省下来的钱给亲父母买小礼物,以讨他们欢心。

毕业后,她考上了公务员。本想自己有了工作,有了工资后就可以自食其力,再也不用让家人不待见了。可是自己的工资本到手里还没捂热呢,亲妈就要走了,说养活你这么大,回报的时候到了。从此她就只能每月从亲妈那里领200元的零花钱。她想都上班了,二十四、五岁的大姑娘了,不能再穿得不象样子,给亲妈要钱买个衣服、化妆品,都会被骂乱花钱。她说我上班之前都没有用过化妆品。

                 四

上班后,有人给她介绍了一个男朋友,男朋友见她乖巧可爱,身世可怜,就倍加疼爱。男朋友父母见她落落大方,聪明懂事,待她像亲闺女一样,她重新体味到了家的温暖。她迫不急待地想逃离那个让她一想起来就感到恐惧的家庭。一年后,当男朋友去她家求婚时,她妈说她还太小,要等两年再说。男朋友刚走,她妈就狠狠地将她毒打了一顿,说她还没有给家里挣几个钱呢就想着赶紧出嫁,说养闺女就是个赔钱货。后来,男朋友家一再上门要求结婚,但她妈却说,结婚可以,没有一分钱的陪嫁。男朋友一家人见同意了,忙高兴地说,我们就喜欢你们这个闺女,我们不要陪嫁,你们什么也不用管,包括你闺女出嫁时的被子、褥子,我们也套好了给你们送过来。你们只管风风光光嫁闺女吧。当时在我们县城一带,男女结婚时,女方家最起码得陪送一辆10万元以上的车子。她妈一听说不要陪嫁,也就勉强答应了。

婚后几个月,她妈也不说把她工资本给她,她怀孕了需要花不少的钱,她老公在外地工作,没钱的时候,她不好意思向公婆要,就去找亲妈要自己的工资本,她妈一听说要工资本,不高兴地骂她是个白眼狼,说她嫁过去还没几天呢,就给婆家人近了,不和娘家人一心了,要了几次没要回。后来突然有一天,她妈给她打电话要她过去拿工资本,她高兴地去了,但拿到工资本后去银行取钱时,却发现本里只有几块钱。

逢年过节,她都会尽自己最大的能力买最好的礼品回娘家,生怕爸妈不高兴。咱们中国的传统节日比较多,加上母亲节、父亲节和爸妈的生日等等,她都不敢忘,更不敢礼轻了。可是一次母亲节时,她因为有亲妈、养母、婆婆三个妈要孝敬,都买了同样的礼品。可是当她带着礼品到亲妈家时,姐姐们一看她拿来的礼品,不屑地说以后别买这些低档的东西了,直接给爸妈些钱就行了。她说她那天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一路上,她想不通,她说你们不爱我别生我呀,生了我,又送人,但人家辛辛苦苦养了我六年,我不能忘了人家的养育恩呀,母亲节了,你们(姐姐)都是只有妈和婆婆,而我有三个妈,那个照顾不到,我能心安?姐姐那样说,让她心痛不已。

后来,她的亲弟弟要结婚了,在农村因为没有房子,女方要求在城里买,她妈就要求三个闺女每人给她拿10万元。大姐婆家有生意,不是个事儿。二姐和二姐夫工作不错,也不是个事儿。就她参加工作一年多结婚,工资本还妈妈拿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又有儿子,宝宝又吃着奶粉。老公在外地工作,工资仅够自己花。她实在拿不出钱来,就去给爸妈商量能不能少拿点儿,爸妈一口否决。刚参加工作,同学们都和她一样没钱,借不来。自己结婚没给婆家带一分钱的陪嫁,自己都觉得在婆家低人一等,实在不敢开口给公婆和老公说。她没有办法了,朋友给她支招,让她向她大姐借。她提心吊胆地发微信给大姐借钱,大姐却说自己在婆家不当家,借不了,还说口口声声爸妈养大咱们不容易,是该替老人分担的时候了。还问她你的工资了?她说我的工资给孩子买奶粉还不够。她姐听了,责怪她说,你真是一个不透气的大傻蛋,你儿子是你一个人的?他们家凭啥让你一个人出钱养?爸妈老了,用着你了,让你出点钱,你就哭穷,你真是个没良心的东西,爸妈真不该把你要回来。

她坐在我的办公室里说了整整一上午。最后她说,亲妈逼我出钱,亲姐都不借我,我大姐还我说我没良心,说我不该被要回来,我真想给他们说,不是我不该被要回来,而是根本就不应该生我这个多余的“小三儿”?干吗生了我,送人又要回?既然都不喜欢我,干吗不让我过我自己的生活?现在,我真的快要被他们逼疯了,我迟早会被他们逼死的!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柿子树

下一篇: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我是多余的“小三儿”]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