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汉卖猪

发表时间:2017年11月16日 作者:杨跻点击: 收藏此文

1

夜深了,王老汉赤脚蹲在炕沿上,嘴里吧哒吧哒的抽着烟,屋子里弥漫着呛人的旱烟味。

老伴翻过身,见王老汉还蹲在炕沿抽烟,便轻声了句“他大,睡吧!”

“你先睡吧!我睡不着!”王老汉回了老伴一句,继续抽着烟。

老伴从炕上爬了起来,将外衣轻轻的披在了王老汉的肩上。

“又影响你了!”王老汉说完,回头望了老伴一眼,笑了笑,那种比哭还难看的笑意中,传出的是王老汉对老伴一种深深的歉意。

“听说猪又掉价了。”老伴不安的问。

王老汉轻轻的嗯了一下,算是对老伴的答复。

“要不,明天把猪卖了吧!”老伴小心翼翼的试探性着王老汉。

“我也想早点卖了,少贴赔些,可是,可是。”王老汉一连说了两个可是,便没有了下文。

“要不,明天去村部,问问韦民书记,让他帮咱拿个主意。”老伴小声建议。

王老汉嗯了一声,便将烟锅里的烟灰在炕沿磕掉,随手丢在了柜子上,脱掉外衣,就在炕上躺下。

黑暗中,王老汉大睁着双眼,望着黑咕隆咚的屋子,往事就像放电影似的,一幕幕出现在王老汉的脑海中。

2

屋漏偏遭连阴雨,王老汉的儿子出车祸没过半年,儿媳便撇下一家老小,离家出走。已经年迈体衰的王老汉,不得不挑起生活的重担。

王老汉清清楚楚的记得,那天他正在打扫猪圈,一个三十来岁的精干小伙子走了进来。

“师傅,这是王胜生的家吗?”

王老汉并没有回答小伙子的问话,只是抬起头,看了那小伙子一眼,“你是?”

“我是驻村第一书记,我叫韦民。”韦民爽快的自我介绍说。

王老汉轻轻的哦了一声,“找我有事吗?”

韦民从王老汉眼神里,看出了王老汉的迟疑,便开门见山的说:“是这样的,我听说你家的情况了,过来看看,看在这次贫困户的精准识别人,能不能把你家纳入贫困户。”

王老汉听罢,便热情的招呼韦民进屋,把家里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如实告诉了韦民。韦民听罢,心情也变得沉甸甸的,韦民安慰王老汉,“你放心,有党和政府在,就不会让你家的日子一直这么穷下去!”

韦民临出门,悄悄的将五百块钱放在桌子上。

3

在动态调整中,王老汉一家被顺利的纳入了贫因户,在初中上学的孙子,也享受到了助学补贴,儿子也享受到了低保和残疾补贴。王老汉一家人对韦民心怀感激,想表达一下心意。王老汉把自己的想法给老伴一说,便得到了老伴的支持。“咱给韦书记送点啥呢?”老伴问王老汉。

王老汉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送啥合适,突然,家里养的那只大红公鸡咯咯的从王老汉的面前跑过,王老汉忽然灵机一动,心想,就送那只大红公鸡吧!

那只大红公鸡,前段时间有个收鸡的人给出八十元,老伴都没舍得卖,王老汉担心老伴不同意,便试探性的说:“咱家也没有啥值钱的东西,要不,就把那只大红公鸡送给韦书记吧!”

“行。”老伴爽快的答应。

王老汉见老伴答应,便有意逗老伴,“我还怕你舍不得呢!”

“看你说的,不就是一只鸡嘛!我有啥舍不得呢!人家韦书记一个城里人,为了咱村的贫困户脱贫,天天住在村部,自己做饭,买菜还要去十公里外的镇上,条件多艰苦,咱把那只大红公鸡送给韦书记,全当是给韦书记改善生活了。”老伴说。

“明白就好。”王老汉说完,便准备去逮鸡。

老伴望着王老汉的背影,叮咛到,“杀好了给韦书记送去,省得韦书记不收。”

“就你能行。”王老汉一边说着,一边向那只大红公鸡撵了过去。

4

韦民一直牵挂着王老汉一家,那天从镇上开完会,韦民便直奔王老汉家。

韦民把会上县扶贫办关于产业扶持的政策一五一十的全给王老汉说了,动员王老汉在家里发展养猪。王老汉听后,心想,养猪虽然是个好事,自己也能干得动,但近几年,受市场波动影响,养猪户有赔有赚,自己可是赚得起赔不起,心里犹豫不决,一直没有表态。

韦民见状,知道王老汉心里有所顾虑,“这事也不着急,你先考虑考虑,考虑好了找我,资金的事你不用操心,我来帮你想办法。”韦民说完,将一百元折起悄悄的压在了凳子腿下,便起身告辞。

韦民刚一出门,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啃声的老伴便埋怨起王老汉,“你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人家韦民书记也是为了咱家好,你怎么就不答应呢?”

“我也是知道韦书记是为了咱家好,可是,我不是担心市场不稳,咱忙活了半天,岂不是白忙活了嘛!”对于老伴的不理解,王老汉显得有些委屈。

“扶贫办不是每头猪还补贴300元嘛,就是赔,也赔不到哪儿去!咱不能负了韦书记的一片好心。”老伴不满的责备着王老汉。“你一个大男人,怎么做起事来,像个女人似的,犹柔寡断。”

面对老伴的责备,王老汉嘿嘿一笑,“听你的还不行吗?”

“这还差不多。”老伴说完,收拾凳子准备进屋。

“唉,这凳子腿下怎么有一百元?”老伴望着压在凳子腿下那张折起来的百元钞票,惊讶的喊。

“肯定是韦书记付的上次公鸡钱吧!”

“那你还不快给韦书记还回去?”

“人早走了,改天吧!”王老汉说。

5

王老汉用韦民帮他从信合贷来的二万元,买了二十头小猪后,剩余的钱用来买饲料。

王老汉望着一天天长大的猪嵬,仿佛那就是堆堆正在一天天变多的钞票,心里乐滋滋的。王老汉一边育猪,一边忍不住吼几声秦腔,那嗓音不全的腔调,惹来老伴的一阵阵嘲笑。坐在太阳下晒着太阳的王胜生,望着父母开心的样子,脸上也涌上了微笑。

自从自己出了车祸,不但把家里的所有积蓄花光,还背上了外债,媳妇的离家出走,更是雪上加霜,沉重的生活压力像阴云似的笼罩在一家人的心头,家里的气氛压抑得快要让人窒息。精准帮扶,让一家人重新看到生活的希望。

王胜生望着父母脸上难得的笑容,心情顿时也轻松了许多。

“王叔,得是有啥喜事?”走进院子的韦民,对着正在猪圈忙活的王老汉说。

王老汉停下手里的活,急忙招呼韦民,“韦书记,啥风把你给吹来了?”

“没有吹风,我是闻声而来。”韦民和王老汉开着玩笑。“在村道里远远就听见你的声音了,不过,唱的还不错!”

听到韦记对自己唱腔的肯定,王老汉一脸的得意,“老婆子,听听,韦书记都说我唱的好,你还说我不着腔调。”说完,像个孩子似的,朝韦民笑了笑。

老伴听到韦民来了,便端了一杯茶走了出来,“韦书记来了!”说着,把杯子递到韦民的手中。

王胜生把轮椅摇了过来,“韦书记,快坐。”

“不坐了,我过来就是给你们打声招呼,最近养猪合作社,要统一给猪打疫苗,可别忘记。”韦民说。

“这么点小事,你打个电话就行了,还要亲自跑一趟!”王老汉说完,从兜里掏出一百元,硬往韦民手里塞。韦民躲闪着,“我们是有纪律的,不能收群众的土特产。那钱是你送我公鸡的钱。”韦民说完,逃也似的从王老汉家里跑了出来。王老汉望着远云的韦民,无奈的摇了摇了头。

6

眼看猪一天天变大,市场行情一直很好,王老汉整天乐呵呵的,时不时的吼几声秦腔。

这天,王老汉正在猪圈忙活,村里的会计走了进来,“王哥,大老远的在村道里就听见你唱戏,听着还怪美的,我看下次你可以报名参加秦腔大赛了,说不定还能拿个奖什么的,也让咱村人跟着你荣耀荣耀。”

王老汉用手指了指会计,“你个哈怂,还笑话哥呢!”

“看你说的,我怎么是笑话,我那是欣赏,欣赏,懂吗?”

“欣赏个屁呢!我还不知道你,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说。”王老汉着急要干活,不想和会计一直斗嘴,便直接了当的说。

“按镇上的的要求,对养猪殖户的产业发展情况要进行入户核实,张榜公示后,上报县扶贫办,统一按产业扶持标准给发养殖补贴。”会计说完,拿出一张表,放在了王老汉的面前,让王老汉填。

就在王老汉填写的间隙,会计走到猪圈,挨着猪圈一个一个数了一遍。会计刚数完,王老汉的表也填完了。王老汉把表给了会计。

会计接过表,看了看,觉得无误后,拿着手机在王老汉的面前晃了晃,又用手指了指猪圈,“王哥,你站在这里,我给你要拍照片呢!”

王老汉按会计的要求,在每个猪圈的门口,都和猪圈里的猪一一合影后,会计拿着表,就像凯旋而归的将军,满意的离开了王老汉的家。

7

眼看着猪一天天育肥,王老汉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最近市场波动比较大,一天一个价,王老汉有些担心,价格这么一路掉下去,多半年的辛苦算是白费了。

王老汉想出栏一些肥猪,但养猪的产业补贴也没有发下来,王老汉担心把猪卖了,上面再来复查,圈里没有猪,产业补贴泡汤了。王老汉为这事,脸上笼罩着一层愁云,晚上熬煎的睡不着觉,人似乎也瘦了一圈。

老伴看着日渐消瘦的老王汉,心疼得要命,每顿饭给王老汉加个鸡蛋。王老汉看到碗里的鸡蛋,很生气,怒骂老伴是个“败家子”。老伴心里憋屈,辩解说:“我怎么就败家了?还不是担心你身体吃不消,给你增加点营养,你至于这么上纲上线吗?”

老伴的话,让王老汉自觉有愧,便安慰老伴,“对不起,我也是着急上火,你就不要往心里去了!”

“我要是往心里去,早就跟你散伙了。”老伴说完,看了王老汉一眼,“要不,你去找韦书记讨个主意。”

“对呀!我怎么就这茬给忘了呢!”王老汉说完,对老伴伸出大拇指。

老伴嘿嘿笑了,脸上泛起了红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

8

王老汉找到韦民,啰哩啰索的说了大半天,韦民总算是听明白了。

韦民安慰王老汉,“别着急,马上就给你落实。”

韦民说完,就拨通了镇主管扶贫的贾副镇长的电话,把王老汉的担心事的说给了贾副镇长。贾副镇长答应的倒也痛快,说这事需要向县扶贫办请示,一有消息,就立马告诉韦民。

王老汉见事情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解决了,高兴的握住韦民的手,“韦书记,谢谢你。”

“不客气,有事就来找我。”韦民对王老汉说。

王老汉的脸上才有一丝的笑意,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村部大院。

9

几天过去了,王老汉还没有得到韦民的消息,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王老汉每天望着在圈里悠闲散步的猪,感觉自己还不如猪过的快乐。王老汉望着埋头进食的猪,心里倒是生出一股羡慕之情。王老汉长长的唉了一声,嘴里发出人皮难背的感慨。

晚上,王老汉蹲在炕沿上,一锅接一锅的抽着旱烟,整个屋里弥散着呛人的烟味。

咳、咳、咳,随着身体剧烈颤动,王老汉不住的咳嗽着。“他大,少抽些吧!”

“没事,老毛病了。”

“要不,明天再去找找韦书记?”

“咋了,还要找韦书记?”

“不找咋办呀!”

“我都不好意思再去了,咱尽给韦书记添麻烦!”

“韦书记是个好人,不会怪你的。”

“行,那我明天再去找找。”

10

韦民一看到王老汉,便明白了来意。“王叔,我给你打电话再催催!”

王老汉尴尬的笑了笑,“唉,总是给你添麻烦。”

“看你说的这叫啥话嘛,你能麻烦我,说明信任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再说了,我要是不当这个第一书记,你就是想麻烦我,也麻烦不上,是不是?”韦民嘿嘿一笑,宽慰着王老汉。

韦民的话,着实让王老汉心里踏实了许多。

王老汉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韦民打电话催问这事。

韦民挂了电话,一脸的愧意,仿佛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王老汉的事似的,“王叔,刚才贾副镇长说他也催县扶贫办了,这事还是没消息,要不,你再等等。”

王老汉见状,一脸的愁云。

王老汉无奈的摇了摇头,长长的叹了口气,“唉,再等,不知道又要等几天,这猪价一天比一天低,再等下去,这大半年就白辛苦了。”

望着王老汉弯得像大虾似的背,韦民心里生出一种怜悯之情,便喊住了王老汉,“王叔,要不这样吧!”

王老汉回过身来,“韦书记,怎么了?”

韦民把心一横,便自做主张,“王叔,有人来收猪,能出栏的你就卖,万一到时再核查,我帮你做证。”

王老汉不解的望着韦民,“这行吗?”

“行,有什么不行的,共产党讲究的是实是求事,总不能因为有些人的拖拉作风,让你大半年的辛苦付之东流吧!”韦民安慰着王老汉。

韦民的话,让王老汉就像得到了上方宝剑似的,布满皱纹的脸笑得就像一朵盛开的菊花似的,王老汉高高兴兴的离开了村部。

韦民望着王老汉的背影,似乎有些后悔,觉得自己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冲动。

11

王老汉刚把圈里的猪全部卖完,猪价一下子每斤又掉了二块多钱。

王老汉庆幸自己听了老伴的话,庆幸自己找了韦书记,庆幸韦书记为自己做了主,要不,再那样等下去,这大半年的辛苦,不但没有赚到钱,还得赔钱。

王老汉晚上依旧蹲在炕沿上抽烟,不过,前几天的一脸愁云就像风扫残云似的一扫而光,脸上满是喜滋滋的表情。

“他大,要不明天买些东西去看看韦书记吧!”老伴望着笑容满面的王老汉说。

“当然了,要不是韦书记替咱做主,咱等上面的通知精神,估计这次要赔大了。”王老汉说。

“那就好好的谢谢韦书记。”老伴说。

王老汉轻轻的点了点头。

12

韦民刚把资料准备好,县扶贫办的检查组就到了。

县扶贫的汪主任,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询问韦民。韦民面对汪主任的提问,一一对答如流,汪主任甚是满意。

汪主任看完资料,对韦民的工作提出表扬。并对陪同检查的镇主管副镇长贾仁,扶贫干事冯子说:“要是你们真上都能把资料做到韦书记这样,那不管哪级来检查验收,都不会出麻达。”

贾副镇长就像鸡捣米似的,不停的点头,并对汪主任承诺,“我们明天就在这里开全镇第一书记现场会,要求全镇都能达到韦书记这个标准。”

“好,到时我也要组织全县的第一书记,到这里来开现场会,要是全县各村的资料能达到这个程度,我们在考核中,才能心里有底。

汪主任和贾副镇长同时向韦民竖起了大拇指。

韦民笑了笑了,“你们也不用表扬我,我有个具体事还要向你们请示。”

“说,啥事?”汪主任倒也痛快。

韦民便把王老汉前几天卖猪的事给汪主任一五一十的说了。汪主任一听是这事,便解释到:“你说的情况我们也知道,但是为了杜绝弄虚作假,我们得把各户的情况逐一检查,毕竟咱们扶贫办人力有限,核查得有个过程。”

“但这个过程有些太漫长了,而且发展产业都是各村核查公示过的,并且有照片为证。”韦民说。

“是的有些长,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汪主任面对韦民的穷追不舍,有些招架不住。不停的向陪同的贾副镇长求救。

贾副镇长见状,便上前劝韦民,“你反映的情况汪主任知道了,汪主任还要到别的镇村检查,你就等消息吧!”

韦民一见汪主任要走,便挡住了汪主任的路,“汪主任,我反映的事,你还没有解决呢?”

“韦书记,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固执,我刚才都给你说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嘛!”汪主任对韦民拦住自己的路,显然有些生气,说出来的话,语气生硬的能把人噎死。

“你一个没办法就完事了,可是对于贫困户来说,他们一直在等你们核查,结果猪价一掉再掉,造成的损失谁来补偿。”韦民对于汪主任的态度很是看不惯,提出的问题更加尖锐,语气也更加锐利。

“我还有事,不跟你说了,你就等消息吧!”汪主任黑着个脸,生气的说完,用手去掀挡在自己前面的韦民。

“你下基层就是来解决问题的,问题还没有解决,你就想溜,门都没有。”韦民说完,用自己魁梧的身体挡住了汪主任的路。

“韦民,你这个人怎么样?”汪主任铁青着脸,生气的用颤抖的手指着韦民,大声呵斥着韦民。

13

王老汉端着老伴一大早烙好的油饼,向村部走去。

王老汉走到村部,看到院子里站着一帮子人,停下了脚步,远远的站在一边,向人群张望。

王老汉听到人群中有人大声叫着韦民的名字,王老汉心里咯噔一下子就悬了起来,是不是韦民犯了什么错,被领导训斥。王老汉竖起耳朵,听着人群中吵杂的声音。王老汉踮起脚,向着人群的方向伸长了耳朵,仔细的聆听着人群有关韦民的声音。

王老汉听了半天,也没有听清,便忍不住的向人群走去。

村主任看到王老汉,朝王老汉挥了挥,“一边去,这里没有你的事。”

“我是来给韦书记送油饼的。”王老汉面对村主任的霸道,不服气的说。

14

韦民听到王老汉的声音,便向王老汉招了招手,“王叔,你过来。”

王老汉像个听话的孩子似的,走了过去。韦民把王老汉拉到了汪主任跟前,“汪主任,你来听听贫困户心里是怎么想的。”

汪主任气得脸红脖子粗,面对韦民的不依不挠,心里恨得要死,但也没有办法。面对咄咄逼人的韦民,只好硬着头皮应付。“老乡,你说说。”

王老汉困惑的看了韦民一眼,“让我说啥?”

“就说你为了等扶贫办核查你养猪的事,你损失了多钱的事。”韦民提醒着王老汉。

“噢,原来是这事,那我就说说。”王老汉扳起指头,算了一笔账,“要是我能早十天卖的话,每斤能多卖个一块多钱,每头猪按二百斤算,十八头就是三千六百斤,总共下来能多卖四千多块钱。后来猪价一路下跌,我实在撑不住了,去找韦民书记,幸亏韦书记给我做主了,让我先卖猪,核查的事他给我做主。否则的话,要是按现在的价卖,至少要损失九千元左右。这大半年的辛苦就白费了。”平时在生人面前说话有些结结巴巴的王老汉,没有想到自己今天话说得这么顺流。王老汉说完,征询着韦民的意见,“韦书记,我这样说行吗?”

“行,没有事了,你可以走了。”韦民说。

“这是你大婶给你烙的油饼,你留着吃吧!”王老汉说完,就从人群中往外走。

“这位老乡,你先别走。”县委张书记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村部,拉着王老汉的手,来到人群中间。

张书记拉着王老汉的手,动情的说,“老乡,你给我们上了一堂生动的课呀!”张书记紧握着王老汉的手,一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王老汉哪里见过这个阵势,显理有些局促不安。

汪主任看到张书记,脸红得像个刚下了蛋的鸡屁股似的,一脸的狼狈相。

张书记走到了韦民面前,紧握着韦民的手,“韦民同志,谢谢你,我代表全县的所有贫困户,谢谢你。”张书记说到了,深深的向韦民鞠躬。

韦民被张书记的行为,一下子搞得很拘谨,脸色刷的变得通红通红。

张书记拉着韦民的手,“正因为你心里装着群众,时时处处才会设身处地的为群众着想,我们的精准帮扶,不能只停留在嘴上,而是要落实在行动上。尽管你擅自做主,但你是为了群众利益,并不是为数了争权夺利。你的擅自做主,为群众挽回了近万元的,这样的主做好的,我们在处理事关群众利益的问题上,不能死搬硬套,而是要灵活处置。我要为你点赞,我要为你的行为请功,要号召全县的第一书记向你学习。”

张书记的话音刚落,人群中就响了雷鸣般的掌声。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苦乐年华

下一篇:菊香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王老汉卖猪]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