菊香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01日 作者:辉县雪梅点击: 收藏此文

军民在病房里醒过来的一瞬间,看到妻子菊香腰系围裙,带着袖头,头发凌乱,一脸疲惫的躬身站在自己的床前,两只沾满了白乎乎面粉的手正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胳膊,惊恐地望着自己,问个不停。

半年前,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打破了军民一家三口原本还算幸福的平静生活。

军民和菊香从一个偏远的小山村,来到了儿子上大学的城市里打工,他们租住在一个老旧的小区六楼上,军民开出租,菊香在一家超市上班,儿子周末也能回家团聚,一家三口日子虽不怎么富足,但也开心快乐。

但自军民开车出事后,虽经治疗,生活能够自理,可从此军民再也站不直了腰、下不去了楼。这场车祸不但彻底摧毁了军民再等两年在城里首付买房的梦想,还让军民变得多疑了。前天晚上,九点半多的时候,菊香给军民烫脚的时候,菊香的电话响了,菊香迟疑了一下,看了军民一眼,拿起电话走进了阳台。军民隐约听到菊香说,好,十点到一点半……。昨天晚上,也是九点半多的时候,菊香给军民端来了烫脚水,军民一面烫脚,一面看电视,菊香对正看电视的军民说,我出去一趟,给儿子打点钱,要交啥费了,说着就拿着雨伞出了门,踏入了茫茫的雪夜中。军民左等右等,直到凌晨一点了也不见菊香回来,就打她手机,可菊香的电话却在餐桌上响了,行动不便的军民只好自己先睡了。

这天晚上,菊香侍候军民烫过脚后,就不停地催促他赶快睡觉,军民见菊香累了一天了,就没有反驳,两人早早地睡下了。听着窗外白乎乎的雪粒扑簌簌的打在窗玻璃上,军民没有一点儿睡意,很想问菊香这两天晚上去哪儿了?可当他见菊香均匀地一起一伏的鼾声响起时,就心疼地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军民闭上了眼睛,慢慢地睡着了。可当他被尿憋醒想起来小便时,翻身一摸,身旁没有了妻子,他摁亮了床头灯,眯眼瞅了一下小闹钟,刚过午夜十二点。军民心想,几天了,半夜三更的下这么大的雪,到底干啥去了?嫌我残了干不了重活了?怕我累赘,想甩我?不会是外头有人了吧?他再也睡不着了,索性披衣起床到阳台,点燃了一支烟,盯着自家窗户正对着小区门口那明亮的灯光下漫天飞舞的雪花发呆。突然一束晃眼的灯光从小区门口扫射进来,由远及近,缓缓地停在了自家的楼下,一个中年男子从驾座位置下来,打着伞把一个从副驾座上下来的一个女人送进了楼道,他分明清清楚楚地看清了那个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菊香。军民顿时怒火中烧,恶狠狠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两个字“婊子”。没等菊香进屋,他就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钻进了被窝。菊香开门、进门、收伞、换鞋的声音不断地塞进他的耳朵。他想起来揍她,可一想到自己身体这个样子,猛地一拉被子蒙住了头,哽咽起来。不一会儿,他又听到菊香走近他床前的脚步声,又感觉有人给他掖了掖被角,随后又听见菊香走进儿子房间的脚步声,接着就是“啪”的一声开灯声,和“啪”的一声关灯声,之后再没有了一点儿声音,夜恢复了宁静。军民在静悄悄的夜里,黑咕隆咚的被窝里暗骂,妈的,连睡也不想和我一起睡了。唉!军民长叹一声,泪涌双眼。军民躺在床上像烙饼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心想明天我一定弄清你到底干啥去了?

一夜几乎没有怎么合眼的军民在黎明时分进入了梦乡,梦见自己跟踪菊香走进了一个深山老林,山林里漆黑一片,各种稀奇古怪的叫声,使他不寒而栗,而菊香却像没事人似的走得飞快,自己追也追不上,喊也喊不出,正着急的时候,不知被什么东西缠住了脚,动也动不得,抬头一看菊香不见了,吓得他在黑暗的夜色中拚命乱抓。突然,他听到了菊香的喊声,快起来,吃饭了。他疲惫地睁开双眼,见自己正紧紧地抓住菊香的胳膊,一身的冷汗。 

到了晚上,军民在妻子给他烫过脚后,就上床睡了。九点半多的时候,军民听见菊香悄悄地开门出去了。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拧亮台灯,拨通了一个小弟兄的电话说,下楼了,打着把黑伞,给我盯好了,看她上哪儿去了,一到就给我回话。一刻钟左右,军民的手机响了,电话里说,哥,嫂子进了你们小区旁边那个小学对过的一个包子铺了,开始还亮着灯,嫂子一进,不一会儿灯就灭了。军民一听脑袋“嗡”地一声就大了,把手机朝地上一摔,恶狠狠地骂道,狗娘养的,看老子不撕了你……他腾地一把撂开被子,下床准备去找菊香算账,可是当他下了床,颤颤巍巍摇晃到门口,打开门时一刹那,他愣了,看着楼梯发起了呆,他忽然记起自车祸以来自己还没有下过楼呢,六楼啊,咋下?军民彻底崩溃了,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失声痛哭。心想自己连楼都下不去,还去……不如死了心静。他扭身走进了厨房,拧开了燃气阀门。他的小兄弟给他汇报情况时,电话突然断了线,觉着不对劲,就开车直奔他家。一口气上六楼,在门口就闻到了呛人的燃气味,进屋就发现了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军民,第一反应就是燃气中毒,随即冲进厨房关掉燃气阀门,抱起军民就送进了医院,后又联系上了菊香。

当菊香系着围裙,两手沾满了面粉,一头冲进病房一把抓住军民的一支胳膊时,军民已被抢救过来了,菊香上气不接下气,惊慌地问,咋回事,怎么能燃气泄漏呢?啊?你没事吧,吓死我了,说着用手捂住了胸口,站直了身子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了,冲进来一个慌慌张张的中年男人,一进门就喘着粗气说,菊香,我给你送来2000块钱,手边就这些。军民闻言,虚弱的歇底斯里地怒吼,滚,滚出去,不要脸的狗男女。菊香、中年男子一听,不仅一愣。霎时,明白过来什么的男子,愤怒地大步走到军民床头,“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军民的脸上,军民楞楞地凝视着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用食指指着军民的鼻子郑重地说,不许你这样侮辱人,菊香为了你,白天上班做家务照顾你,每天晚上还要去我的包子铺包包子,听清楚了是晚上十点到一点半。男子顿了顿又提高了嗓门鄙夷地说,在你睡了的时候,哥们,你还寻死觅活地找事儿,你还是个男人吗?

菊香听了这话,默不作声地走出了病房,坐在门外的长椅上,掩面而泣。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王老汉卖猪

下一篇:母亲出国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菊香] 的评论,总共:3条评论
游客:赵维峰  2017-12-31 3
文章在读后感到制造的误解包袱,不舒心,有点太多的沉重感,不温馨。
游客:赵维峰  2017-12-31 2
一个小小的包子铺老板,在危难之际,给了别人老婆一点辛苦挣钱的机会,又是年轻女人,为啥老婆打电话要离开丈夫,那个老板在很清楚他们的处境下,打了女人丈夫一耳光,暴露出自私和不怀好意的离间作用。
游客:匿名  2017-12-21 1
猜疑,虚荣,是丈夫的狭隘;辛苦,操劳,为啥不告诉丈夫?可伶可敬或者其他?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