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零的落叶

发表时间:2017年12月27日 作者:慧眼点击: 收藏此文

送好友老王进关闸,照例握手告别,他突然搂着我,带着哭腔说:“我已经没有家了!”然后,哭着飞步登车去了。他媳妇见状,尴尬地追了上去,后面是啥情景,就不知道了。
  检票员见状,很惊讶,问:“怎么了?”
  “没什么!”我违心地说。突然变故,也让我发懵,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仔细回味老王的一贯行为,就不觉得刚才举动唐突。
  老王本次回老家,目的是冬至日祭扫父母,并立碑。约好临走时,在市里相聚,并送他们乘火车南下。
  送别午宴前,老王媳妇悄声地说:“我家老王有点不对劲!”
  然后,与老王媳妇一道到达饭店停车场,打开放在汽车后备箱里的两个行李袋。行李袋里,几大本发黄的相册,内中有他儿时的照片及父母各个年龄段照片,两套老人穿过的旧衣服,一付旧老花镜,一根发红的竹拐杖,估计是其父母遗物。一套已经很旧,想必是儿时穿过的童装。三布袋泥土,估计是从老家不同的地方挖的。几小袋玉米、芝麻及花卉种子等等,看后止不住眼睛发潮。
  可以理解好友的心情。我俩是死党,前后上大学。毕业后,我转辗许多地方,后回到家乡工作定居。他因专业限制,留在南方大城市里工作,并成家定居。他家三代单传,近年父母先后离去,唯一的女儿已经到美国留学定居,指不定,还要随女儿到异国养老。父母都走了,家乡已经没有什么至亲,今后回老家的日子肯定不多。
  应该说,他生活很幸福美满。妻子是同事,也是学有所成,而且是南方都市的本地人,兄弟姐妹多,有依有靠。但无论如何都不把工作地方当成他的家,认为根在故乡。所以,平日里,积极参加家乡公益活动,甚至打算若干年退休以后,申请回家当义工。老家的房子,更是记在心上。每次回家,不住宾馆而住家里,买菜做饭,宴请邻居,似乎是告诉路人,这家还在。经常听到他唠叨,父母不在了,家散了,老家的房子是唯一的精神寄托,一定要保留下来,如果老家的房子都没有了,估计灵魂都归不了故里。
  恋家很痛苦,他可以说有点病态。每当节日来临或休息日时,总能接到他的电话。要求不多,就是讲讲最近家乡发生了什么事,季节景致等等。应他要求,回老家时,有意识地留一些影像。每次看到影像资料后,他都要三番五次地盘问细节。有次,他爱人来电话说:“怎么说呢,看到发来的影像里出现父母墓地时,他竟然对着屏幕长跪不起!”想想,都令人唏嘘。
  外人看来,他在大都市里风光地生活,我则在小城里平淡度日。不过心中的感受只有自己知道,起码我有归宿感,而他脑海满满是这辈子都无法解掉的乡愁。
  记住为生活外出奔波的人,记住这冬日里四处飘零的落叶。
  
                             二0一七年十二月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飘零的落叶]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