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冬,心事重重(组诗)

发表时间:2018年01月02日 作者:吴宝泉点击: 收藏此文

    初冬,心事重重(组诗)

        

石桥,古树。冬的透雕,镂空 

斑斑枫叶,丛丛丹红

具象的田野,农人游着心事 

一尾一尾游来水声、笑声 

  

银色的霜露,凝雅,聚琼

晚秋庄稼风韵了饱满的收成 

冬藏,急促有力,粮食雀跃

谁能如此一丝不挂的舞蹈、欢腾 

房前的月光,心事重重

各种防寒服,温暖着寒夜的初冬

偶尔,麻雀、喜鹊惊起 

枝头一闪,就是一串坠地的冰凌 

  

风如剪刀。树,顿时秃头、谢顶

虔诚,列队向远处传递心声 

四季之末,从一根白发伊始

故乡回青返绿,我的父辈返老还童 

    入冬了,笑傲颜色

眺望,年轮沧桑的暮色

用一滴水的光芒相互折射

阳光接吻黎明

一次次惊醒古板的村落

如今,灿烂的日子猝然老了

再也提不起如水的情节

那条井边的绳子,磨亮石径

帮助小溪逃遁霜降的润泽

谁说,天边又是夕阳夕下

春播、夏长、秋收、冬蛰

冬季既然张口吐出节气

情缘,就不会闭嘴,收回承诺

    野菊花,诠释一种精神

 

是谁的一颗颗,飘泊的心

在心灵的墙角扎下根

灿烂出一片黄叶

捡拾起那些苦涩的欢欣

没有人注意她的存在

享受不到阳光蜂蝶的温存

只有朝夕相处的蟋蟀

蛰伏,低吟浅唱,为她扶琴

菊花,跻身山涧境地

饱尝了从绿到黄的艰辛

她以自己的生存方式

诠释着一种信仰,一种精神

为一方被遗忘的角落

默默绽放着独特的风韵

看到她,增添一抹温馨

于是,我突然想起了父老乡亲

     触摸冬天

我不是城市的灌木

是故乡村口的那棵老树

枫叶,做着庄严的手势

倾尽全力追逐儿时的身躯

任风的牙齿咬碎衣衫

我牢牢抱紧故乡的愁楚

 故乡的音符  

从炊烟悠长的村落、山头

纵横交错的沟沟坎坎,回首

执笔书写古朴的象形文字

风撞击后的袅袅余音

横贯日月,点燃蒲草举起火炬

水纹,牵着暗夜的河床

凭空怒放鸥鸟的音符

蜗牛无忧无虑

潮起潮落,抽象展翅飞舞

成排的白杨眼睛孤独

影子独立斜阳、虫鸣无语

兀自飘落沉溺无限

我的诗句弥留冬眠之处

掩面而成归根的落叶

一眼刺破天空追逐

从未失去深度的呼吸

席卷一切深邃,语言跋涉脚步

    故乡,我邮寄一份吉祥

当年,离开冬季的故乡

我卸下脸谱怀揣诗和远方

行走在另一条追梦的路上

寻着被风吹散的思绪

心灵的图标,为我高歌引航

 灯塔,站在云雾缠绕的山顶

再也无法照亮那些曾经、过往

用心装扮的生旦净末丑

无论落寞,无论辉煌

已将闹剧演到了尾声、收场

 一条长长的山路,跋涉沧桑

父辈汗水和眼泪堆积山的脊梁

沿着长满青苔的足印

枫叶老了,染红脉络的夕阳

赤裸的初心,在羞涩中安放

是的,无需再装扮众多的角色

烂熟于心的台词,童声琅琅

尘封在记忆里,小心翼翼

委托心无旁骛的阳光和月亮

替代我,邮寄一份如意、吉祥

 晚秋,想起了乡村的玉米垛

梦中,驻足、凝眸、追忆──

沉默的秋黄圆圆垛起

我仿佛听了到蛐蛐缕缕絮语

好似感悟到了那些圆圆的故事

心,徜徉在垛垛秋韵里

色彩被晚秋浓化了

无论枫叶,抑或果实

被汗水浸润,随秋色远去

村庄的小院收藏了乡野的馈赠

让日月金灿生辉,景色熠熠

我想,暮秋是农人的自豪

一座座金色粮垛在心中囤积

爱怜,掬起落日余晖

就看见几瓣,抑或一轮

远眺,春华秋实尽收眼底

晚秋,想起了乡村的玉米垛

垛垛相连,赓续儿时的记忆

黄色的尖端,举起秋阳杲杲

捉迷藏的游戏虽无定论

金子般的童心相约乡愁,不离不弃

   枫叶落红  

没有人相信,我能

爱怜地掬起落日的夕阳

在暮秋时节

沾着细雨,游走阡陌、村庄

曾经的翠绿,如今潮红般明亮

随岁月皲裂面颊,卸妆

分娩乡愁,吹皱秋水

留下父母那片苍茫浩阔的秋黄

于是,我想起了桃红柳绿

和着多情的蒹葭,荡漾

那如花的腰身,从拔节到成熟

依然需要过程缓慢的酝酿

或许,娇艳的必定娇艳

抑或,沧桑的终究沧桑

日和夜的交替,惊醒梦幻

让我拾起落红,如柿,坚守信仰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新岁感怀

下一篇:新年诗篇(组诗)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初冬,心事重重(组诗)]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