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定远”的灵魂祈祷

发表时间:2018年01月02日 作者:吴宝泉点击: 收藏此文

                                              我为“定远”的灵魂祈祷


       在天高云淡的初秋里,青岛市市北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组织“五老”( 老干部、老战士、老专家、老教师、老模范)志愿者,到威海刘公岛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参观学习,受益匪浅,思绪万千。

       在许多中国人的记忆里,都升腾着120年前黄海波涛中那缕缕黑烟,那是一场极为惨烈的侵略与反侵略的激烈海战,那是一场人类历史上现代钢铁军舰的殊死较量。听着导游的讲解,甲午海战那惨烈的画面又一次呈现在我的面前。当年历经5个多小时的浪里拼杀,北洋水师不畏倭敌、誓死抗击,但终以毁5舰伤4舰、800余名官兵魂归大海的悲惨,丧失了黄海制海权……

       我们知道,黄海大战的失利,使倭寇吞并中国的野心像潮水一般膨胀。它们猛兽般地扑向威海港,元气大伤的北洋水师腹背受敌、孤立无援,血战中连舰带人沉没大洋。腐朽无能的清王朝,失去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傲慢”的虚伪再也撑不起颤抖的臂腕。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不仅割让了宝岛台湾,两亿多两白花花的银子也装入了倭寇的兜囊。甲午战争是中国人内心深处永远的伤痛,我们固然不能淡忘。更不能忘记的是,那些以身殉国的民族英雄,慷慨赴死、惊泣鬼神的悲壮。我们永远铭记,“致远号”管带邓世昌率舰直冲“吉野”,最后与爱犬同沉大海的英雄壮举;我们永远铭记,总兵刘步蟾毅然下令炸沉伤舰,而后自杀与舰共亡的大义凛然;我们永远铭记,官兵们把中雷搁浅的战舰当作“水炮台”,继续与敌英勇搏杀直至弹药告罄的壮烈场面;我们永远铭记,当战舰已经沉没,官兵们仍然一手抓住桅杆、一手扣动扳机向敌人射出最后一颗子弹……这些英雄的群体,代表着我们中国军人的铮铮气节,是我们长江黄河勇敢血性的基因,更是中华民族永远屹立于世界东方的钢铁脊梁!          

       一支敌我实力距离不大的北洋水师为什么被打得一败涂地?一个“泥足巨人”的天朝帝国为什么屈服于“蕞尔小帮”?驻足于中国甲午战争博物馆的面前,我感慨万千。思绪中,一再用假设的“如果”来做一番反思溯源:如果当年的清政府能够保持忧患的清醒,及早识破倭寇“国运相搏”的觊觎之心,而不是整日沉湎于“天朝上国”的梦幻;如果当年的清政府放眼世界矢志改革、重资铸剑,而不是把国库里大把的银两耗费在慈禧太后庆寿的奢华上;如果当年的清政府以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为重,而不是不顾国家安危腐朽奢靡、相习成风,为一己私利搞派争党伐的“窝里斗”;如果当年的清政府积极防御、主动迎战,而不是息事宁人、屈膝乞怜,把希望寄托于与倭寇一样贪婪的列强……如果没有这么多的“如果”,甲午战争就不会有如此不堪的悲惨,泱泱中华也就不会烙下永远也挥之不去的阴影与创伤。腐败无能的政权必然孵化堕落废弛的军队,一个任人唯“系”只认“主子”而不知为何而战的军队;一个用战舰运物资做生意处处以利己营私为能事的军队;一个舰上晾衣裤把操练当演戏、没有丝毫战斗精神和战斗力的军队;一个互不配合支援、只知单打独斗,不懂联合协和、不会战略战术的军队,这样的军队能打胜仗吗?能指望这样的军队在关键时刻挽救国家的危亡吗?

       如今,甲午战争的硝烟早已散去,但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历史罪恶的“孽根”仍如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军国残梦”的幽灵仍在游荡。不仅不忏悔战争给邻国造成的伤害,反而在极力粉饰狰狞丑恶的嘴脸,不断地挑战着人类的正义与善良。参拜甲级战犯鬼灵,解禁“集体自卫权”,推动修改“和平宪法”,企图让历史的车轮倒转;他们磨刀霍霍,在东海不断制造紧张事端……面对“军国主义”复活,我们切不可重犯老祖宗们“不以倭人为意”的傲慢,绝对不让甲午战争的悲剧重演,只有用我们强大起来的力量,把我们的人民军队全面建设成世界一流军队,才能彻底摧毁军国主义的梦幻!        

       是的,当我看到“定远馆”的第一眼,刺痛我心、震撼我灵魂的是庭馆布满弹孔的两扇门板,那一个个被穿透的弹孔,多像一只只惊恐的泪眼呀。我看到“定远”的灵魂在泣血,我听见“定远”的灵魂在呐喊——中华民族要强!中国军队要强!

       120多年过去了,尚有许多中国人至今还不知道,就在那场海战之后,一些沉醉于“军国梦”的日本人,用打捞上来的北洋水师军舰“定远号”残骸,别有用心地建起了一座“定远馆”。一根根被切割的钢筋,变成庭馆的支柱;一块块布满弹孔的铁甲,变成庭馆的墙壁和门板。曾经令侵略者望而胆寒的定远舰,就是这样,被肢解组装猥琐在弹丸孤岛的一隅,像一个被凌辱的赤裸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展示着侵略者曾经“胜利的荣光”。“定远”的灵魂在泣血,“定远”的灵魂在呐喊!而今,她也只能以低沉的呻吟,痛苦地述说着当年不堪回首的悲壮。

      “定远”,你在诉说,我在倾听。面对刘公岛上庄然肃穆的雕像,我握紧右拳,举过头顶,为你的灵魂祈祷,发愿!请放心,您未竟的事业,我们接班,您遗憾的凤愿,我们来圆。中华民族任人宰割的历史已经一去不返,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一定会实现!


(编辑:作家网)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我为“定远”的灵魂祈祷]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