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窝

发表时间:2018年01月13日 作者:蔡志杰点击: 收藏此文


小的时候,我是那么喜欢掏鸟窝,养鸟雀。虽然,在那个物质高度匮乏的年代,常常面临饿肚子的不爽快遭遇。但,那些不爽快的事,是会被小孩子的天真率性,玩兴浓厚冲淡的。

除了读书上学,我们可以挎上菜筐,满山遍野寻找野菜,可以下河堵水,踩泥塘。可以砍柴火割猪草。也可以弹杏核打老虎。可以打瓦撂石头,也可以煽宝滚铁环。总之,没有玩具可以自己制造玩具。没有快乐可以自行制造快乐。办法总比困难要多。

而那么多的童年生活里,提起让人兴致最高的事情。居然是挖雀雀,掏鸟窝。似乎在我们那时的心目中,快乐的事有很多,而挖雀掏鸟窝那件事,在所有快乐中,应占最大的份额。换句话说,什么让人高兴的事,都比不过挖雀这事更当紧,更让人感觉到乐子多。虽然,父母亲反对,怕被跌着摔着。村里年长者忠告,烂窟窿里蛇多。甚至有人说,有个小孩挖雀时,一条蛇直接就冲着嘴,钻进了人肚子里。

再多的反对和劝告,阻止不了鸟雀对我们的诱惑。

你看,不是我一个。所有的娃娃都是那么个,上初小的娃娃爱着雀,上高小的娃娃也爱着。连那些没收裆,小鸡鸡露外面的碎圪旦娃娃,也要撵着看着。

走到谁家烂窑破墙胯,看那檐下石窟窿有没有雀出没。走到河滩,看那些石堆上有没有雀落着。砍柴割草,瞅那高高的土崖。放学路上,见一棵大树,也要转圈看一遍,上面有没有鸟窝。心里想着掏鸟窝的事,眼里关注的是哪儿会有鸟住着,连那做梦都是鸟的事。

你别以为那是杀生害命,很残酷的事。我们心里并没伤害它的初衷,相反,只要求它活。通过我们的喂养,活的好,才是我们最终的目的。在我们心里,宁可自己饿着,也不能让鸟雀饿着。所以,暑假放学,差不多天天晌午不睡觉,捏着一只玻璃瓶,在老草湾,流泥滩转悠着。捉那扁旦,蝗虫,给鸟准备那食物。即便,谁一时忘了给鸟雀备食。大人也会骂着催促,喂上你毛大大【骂人的话,意即长毛的爹。】,要饿死它呀?

    除了吃,还要照顾它喝,照顾它的睡眠和休息。放炕上,拿升子扣了。怕猫儿吃掉它,前炕怕凉着,后炕又怕太热。放中炕还要垫些羊毛旧棉絮,把那鸟雀包着。

    死一只鸟雀是很伤心的事。会让人有好些天闷闷不乐。死了的麻雀,会拿一只火柴盒盛敛了,很庄重的安葬它,也让它和人一样,入土为安的。

    那时的挖雀娃娃里,老皮子最勤快,最吃苦。有时,他扛一架梯子,让我们扶着他上去。有时,他会带了镢头绳索,捆紧自个,让我们许多小孩上面拽着他。他会下半崖上掏那鸟窝。因为他大,都上了高小啦!

    鸟多了,各有各的择窝标准,各有各的作窝样式。老脑雀和麻雀,还有水雀雀的窝最好看。像一个个做工精细的窝头壳壳。外面细草织了,里面羊毛鸟绒铺了,暖和又舒服。喜鹊的稍微差些,最懒的是那些鸽子。半崖上,找个土窟窿,扒啦出个土卜卜,就下蛋,孵那小鸽鸽。

    人生如梦,转眼多半生就过。当我回首往事,依稀还有许多童年记事,泛起心头。我曾写过一首诗,有关童年记忆和鸟窝的,附上算是拙文的作结吧:《童年是一只精致的鸟窝》

当我从城乡之间的

动脉上经过

回到魂牵梦绕的故乡

村口

满脑子装的是秋日雨后

太阳顺着牛背爬上

东边山头

牧童的歌声中跑过

撵狼的花狗

还有一声声柳笛声在

小河口此起彼伏

石砭上老榆树的高梢头

喜鹊正在搭窝

崖磘渠的土崖上鸽子

咕咕叫窝

还有那些老石头滩里诱人的

五色石头

跌哨口一群玩水孩儿

自浆了泥鳅

当搭载着理想的眼触上

现实的肌肤

我才知道童年仅仅是手上

托过的一只鸟窝

因为我看到的老榆树

在无声中孤守

本来清清的小河躲进

野蛮的水草里头

闪烁梦想的五彩石离开

老石滩头

捞过石子的大坑一个个

死水不流

而我故乡里的人依然没

走向富裕

当现实的指头戳破了

记忆的时候

我知道自己只能带着记忆

走进城市里头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喵 喵

下一篇:庐山雪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鸟窝]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