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与风势

发表时间:2018年01月29日 作者:王明旭点击: 收藏此文

常常希望感受到风,特别是风中带点凉。这样的感觉,在北京的清晨遇到过,在内蒙古呼和浩特遇到过,在俄罗斯伏尔加河畔遇到过,在奥地利莱奥本遇到过。有时偶尔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我似乎能感觉到风的存在。我在想,这风是否真的有着无形翅膀,不然任凭自然的影响,怎么会让人只是经历地域或是刹那的舒爽。正因为有了这样的一问,我仿佛知道了风真的就有一双翅膀了。如果风有翅膀,那这翅膀是风的一部分,还是就是风。其实我不需要太过弄清楚这个问题,因为风有了翅膀,不仅是代表一种形状的固化,也不仅是代表一种飞翔的能力,而是风有了灵魂,可以由着自己的思想而飞。有思想的东西,是最让人难以捉摸透的。却可在弄懂和明白之后,有了更多的理解和思考。

现在,我迫切的想闭上眼睛,任凭风复绕我的身边。带着我的思念,带着风儿清清触动肌肤的快感,把这一切打包带向远方。可真的就如此简单吗?不,没有了风,一切的浪漫与期待都只是笑料。说白了,我需要首先满足在有风的环境中。可要是需要在风的环境中,更多的是在户外。一种置身户外的环境,没有心灵片刻的休息,还能如此有诗意的感受风,那绝对是需要一种境界和操守的。我相信我至少现在还难以具备这样的条件。风在飘,不管是带着怎样的翅膀舞动世界的氛围,我都承认着风的灵性。

若多年的人生苦读,最后尘埃落在了我想待的有山有水的地方。这是命运造就,还是偶然的机缘巧合。世界选择了我来到惠州,不管是风的指引,还是梦想的指引,我知道这里绝对有我无法忘却的带着历史回味的远古记忆。我清晰的记得,远古的那一抹柔情,已经搅乱了我的身心。风的翅膀在动情的煽动,就像水的柔波碰撞岸边沃土。

我还是习惯的望向窗外,宽大的玻璃把夜晚的黑映衬的无比真实。如果不是远处点点万家灯火的点缀,我望向的这一片天就是沉沉的夜色。是翅膀就应有拍打大地的声音,是梦想就应有搏击长天的壮响。可我只是想静静的看着这夜色,无论这夜如何的变化,万变不离其宗的静,已经很好的诠释了夜的本色。如果不是因为这里隔绝了马路的声响,我又怎么能有如此的雅兴把这静感知。走过了世界的宽度,跨越了大洋的世界,也不能称之为叫做夜的东西。因为再静的夜,有梦想的期待,数数时间也就是十几个小时的飞程。如果风的速度能够更快,说不定这个时间会更短。

也许一种见识,换来了一种对某种期待的坚守和执着,我希望待天空重新白云朵朵,人世的沧桑也会消失她的影子,换来世界对她的新的渴望。

唠叨了风的世界,不知道风还在吗?一味的期待风带走自己的气息,把远方思念,可远方的风,能够煽动鲲鹏般的翅膀带来我所期待的一种弥漫的清雅吗?其实风已经给了我很多,我没有必要苛求风给予我所需要的东西。我知道,当生命的浮船承载历史的重担时,风也没有过多的选择,毕竟风并不是某个人的专利。再有灵魂和思想的风,也受缚于大自然给予的风势。风势即使存在不合适,可风势就是风势,没有哪一种风,可以逃脱风势的掌控。可带着翅膀的风也是这样的吗?我还真的不知道。(日月石)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又见雪花飘

下一篇:一滴水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风与风势]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