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洗马潭

发表时间:2018年02月05日 作者:周明军点击: 收藏此文

             美丽洗马潭

                           □周明军
        (一)
    洗马潭是我的家乡
也是我毕业参加工作的第一站
    洗马工商所是接纳我上班的第一个单位
如今所制撤销,房屋改造,转卖给了私人
    所址旁边是一条小溪,资水的上游
    冬天的水流依然较大
潺潺之声
    让我回想起30年前在溪里摸鱼的经历
麻鱼机发出的电流
还将一位同事击倒在溪水里,有惊无险
如今溪还是这条溪,人还是这个人
但溪水永远流去,人老回忆年少
    自工商所旧址过公路桥
新修篮球场一个,旁边是农村小舞台,还正在修缮,也许春节的龙灯歌舞将在这里表演
    我沿溪溯源而上
踩在长满嫩草的田地上
我想会有怎样的美景让我
再次感动
               (二)
    洗马潭只是个美丽的名字
潭,早已不见了
名字的由来是与三国的诸葛亮有关
他在这里洗过马而叫洗马
唐代时,洗马还是个小官名
洗马有多姓氏,但易、周、肖三姓为多
自古也出名人雅士
皇帝老师有二:易良俶和易中明
留下许多故事
我讲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为啥?不信?
我是《洗马潭》一书的最早编著者之一
我还担任过该县市4年史志办主任
在洗马工商所上游五百米处
留有一桥墩,就是诸葛桥原址
下10米修有石拱桥,我站在桥上往上看
是我初中母校洗马中学
也是易氏宗祠所在地
园内两株桂花树有上百年了
据说是第一任校长易声显栽的
    易声显的父亲易贤汉是我外婆的父亲易贤清的亲哥。易声显是我母亲的大舅公,听说易声显是解放后作为土豪地主坏分子被枪杀了的。我的三舅公易声堂武汉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新疆伊梨军区教官,文革后遣回老家,平反后在洗马中学和黔阳四中教英语。我小时候常到中学给舅公送菜,但我到中学读书时舅公调四中去了。至于在上海的满舅公易声龙去年已经过世了,我曾经多次撰文记述过他,2014年我陪同《怀化日报》记者到上海采访了他,后报纸以整版篇幅《万水千山只等闲一一访原上海市农委纪委书记易声龙》介绍了他。
    还有我洗马中学许许多多德高望重的老师们,他们都是洗马潭的人才和骄傲。

如今物是人非,英容宛在,只好在故地悠思,凭怀吊想矣!
    走到一篷楠竹处,围墙深院,只好摸着竹子跳下,沿石阶向上,进一农家花园,美丽无比,卵石铺路,亭台榭屋。然围墙高深,栅栏围门,只好跳上阳台,沿着细心出院。想不到乡下富户之家也如此风景,新农村典范啊!
    在溪边花岗岩围栏边,抬起头往乡政府看去,在山顶上有一新修烈士纪念塔,竣工不久,由于20年前塔被雷电击毁一直没有复修,在前几年我对重修塔事也多次撰文呼吁,今成正果,心安理得。唯五位打匪烈士安息长眠,我真心安了!
    微信不能多言,又写之此了。
                   (三)
我不想复制我写过
许多关于洗马潭的文字
今天在老家在洗马潭
我围绕我工作过的洗马市场
自溪水向上又向下行走
在洪江市十大名吃之一的洗马第一锅面店——我亲妹妹家里吃了晚饭后
再一次步行在熟悉的溪水边
小别墅越来越多
只是我家三十多年一点没变
溪边的一株杨柳树长得苍老枝瘦,顿时想起一句唐诗来:
长安街上多繁树,
惟有垂杨管别离。
    当年在树下洗衣洗菜,留下绿荫凉风,美不自在。如今再次相逢,老态龙钟,顿生别离沧桑之感。还有那透明洁净的
    溪水里一定也没有了可爱的鱼了
我是不是正如柳树一般了
也是不是再也找不到鱼的乡愁了?
回到家乡   但
真的有
看不完的风物
听不厌的乡音
吃不够的美食
想不尽的故事
写不足的微信
唯愿家乡父母和亲人们
长乐未央
平安健康


(编辑:作家网)

上一篇:邂逅老石臼

下一篇:感悟春天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美丽洗马潭]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总访问量:
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主办 ICP/IP备案号:京ICP备11028287号-1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羊肉胡同甲三十号 邮编:100034 电话:010-66557885 传真:010-66557885 主编信箱:536265197@qq.com QQ:279649982